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08章 被拨通的空号
  “唉?老宋,那个失踪的案子办得怎么样了?人家家属可是天天都来问。”老宋,是郊区派出所的老民警了。早上一上班,就被接待室的同事拉住问起案情来。接待室的长椅上,两个老人正彼此搀扶着坐在那里。一见到老宋,他们连忙起身用充满了期望的眼神看了过来。说起来他们的年龄其实也不大,还不到50岁。不过长久在农村做农活的人,面相上自然没有养尊处优的人那么面嫩。

  “暂时还没有什么进展,不过请你们相信,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侦办这个案子的。路远,两位也不用每天都往所里跑。有了任何进展,我们会打电话通知你们的。”老宋最见不得的就是人家眼中的那种期望,因为从警了20年,他心里清楚到底有多少案件到最后是不了了之的。每一次封存卷宗,他的心里就如同窝了一团火似的。甚至有几次,他还跟上司为了案子该不该搁置而产生了争执。他的这种性格,也是导致他至今还是一个民警的原因之一。他太较真了,用现在的话说,认真就是输了。

  劝走了那对家属,老宋走到桌前缓缓坐下。他将卷宗打开,又一次从头浏览起了整个案情。如同昨天一般,整件案子进行到宾馆就戛然而止。在这之前,关于失踪者去过的所有地方,他都亲自进行过走访和调查。调查的结果,是毫无异常。因为几乎这个姑娘到过的地方,都有人或者是监控视频可以证明她平安地离开了。唯一不能的证明的,并且遗留下姑娘随身物品的,就是那家宾馆。对了,还有姑娘最后通话的那个号码。那个诡异的空号。

  “待会所长来了你跟他说一声,就说我去宾馆查案了。”老宋决定再去一次宾馆,不管有没有新的发现,他觉得既然起了这个念头,还是跑一趟比较心安。万一这一次找到了突破口呢?老宋拉开抽屉,将桌上的卷宗扔进去,然后起身对同事嘱咐了一句。

  “你又跑啊?按我说算了吧老宋,这都多少天了,一点进展也没有。现如今失联的事情还少么,每一桩都照你这么查,我们还休不休息了。”同事闻言摇摇头,扔给老宋一支烟说道。老宋这种人,搁在20年前那绝对会是警队的模范。可是现在不同了,他这么认真负责,让别人还怎么在单位混下去?人说没有好的就体现不出坏的来,可是老宋这个好的,就如同是一根刺在不停地逼近着同事们组成的这个气球。同事们害怕哪一天,他这根刺会把气球给扎漏了气。要么说如今在单位认真负责的人都难混呢,因为你会跟老宋那样,成为旁人眼中的那根刺。这种人在单位大多会有两个结果,一个是到最后同流合污。二个则是从单位滚蛋。

  “没办法,我这个人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穿了这身衣裳,总该对得起它才行。”老宋看着同事笑了笑,然后走到警容镜前整理了一下警服和警帽,这才迈步往门外走去。他的脾气改了许多,要是放在几年前,同事说这种话他就不是对着他笑了。他始终认为,自己的这份职业不仅仅只是一份职业。在有些时候,他所从事的工作会是别人眼中的一根救命稻草,又或者是最后的一丝希望。

  R!oU^

  “注意安全啊!”看着老宋匆匆而去的背影,同事摇摇头喊了一声。

  “宋警官您又过来了啊?”宾馆的服务员看见老宋踏进门来,连忙迎上来打着招呼。对于开宾馆的人来说,警察是他们极其不愿意打交道的人之一。开宾馆,尤其是在非旅游城市开宾馆,指望入住率创收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不开点偏门,谁特么有那个闲情逸致花100好几十去住店?

  “把110房间打开,我再去看看。”老宋对于这里边的弯弯绕心里其实明白得很,连老百姓心里都有数的事情,身为一个20年警龄的老警察会不知道?只是这里不是他的辖区,本身他在自己所里就不受人待见,要是伸手去管兄弟辖区的事情,那他就真的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了。他想穿着这身警服,穿到退休。他更想自己能穿着这身警服,踏踏实实地为老百姓侦破几件案子。

  110房间,也不知道是因为地处一楼比较潮湿,还是因为这个门牌号的原因。总之这间房的入住率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打开门,一股子扑鼻的霉味迎面而来。老宋抬手捂住鼻子,在门口站了一支烟的时间这才迈步走了进去。房间有人住过,所以里边的痕迹已经完全被破坏了。地板因为潮湿的原因,踩在上面有些黏脚。老宋走到发现手机的角落,蹲下身子屏息凝神的查看起来。他伸手轻轻敲打着地板和墙壁,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站起身来,老宋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上边存有一个电话号码。是那个显示为空号的号码。已经被注销了三个月之久的号码,为什么会有通话时间的显示?他抬手托着下巴,沉思了片刻后按下了拨号键。

  “嘟呜...嘟呜...”电话里传来的接驳声,让老宋心里一紧。空号,被他拨通了。

  “喂!哪位?”一直响到第五声,电话被人接通了。从里边传出一个冷冷的男声,在那里问询着拨打电话的人。

  “请问是张总吗?”老宋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开口问了对方一句。电话拨通了,现在他的任务就是争取跟对方多聊几句,看看能不能套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张总?这里没有张总,你打错电话了。”对方闻声有些诧异的反问了一句,匆匆说完后,随手就将电话给挂了。老宋将手机拿着手上,看着上边显示的通话时间,然后转身就向外走。有了头绪,他决定先回所里,然后再打一次,看看能不能通过设备追踪到这个电话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