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11章 强中自有强中手 (为老K守护加更)
  “小凡,到红杏宾馆来一趟。带上你的家伙什,赶紧的。”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我就被一通电话铃声给吵醒。摸索着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起来,才按下接听键,就打里边传来了刘建军宏亮的嗓门。

  “大半夜的你弄啥唻。”我扯亮了床头灯冲他吼了一句。

  “赶紧的小凡,我们好像发现了失踪案的关键之处。而且在侦办的过程中,我们的两名同志眼睁睁就那么消失了。”刘建军的这番话,把我瞌睡彻底给吵没了。什么叫眼睁睁就那么消失了?

  “等着,就到。”眼睁睁就那么消失了这句话,引起了我的兴趣。

  “师父,现在该怎么办?警察把宾馆给围了。”宾馆的老板将身体贴近了墙壁,掏出电话来拨通了一个号码说道。今天,他准备来这里为师父挑选一个新的食物。不,不是给师父挑选的,是给师父豢养的那个东西挑选的。可是没料到居然有警察会对这间客房进行搜查。看着地上昏迷的两个警察,他觉得有些手足无措。

  “慌什么,我的梦靥空间,不是随便的猫猫狗狗就能破坏得掉的。你先在里边待着,待会我制造点混乱,把警察们引开你再出来。”市中心里仅剩的一个城中村,一处低矮的民房内,一个看起来就跟邻家大爷一般的老人,正轻轻从面前的盘子里挑起一块烹煮好的肉块说道。说完,他一抖手上的叉子,将肉块抛向了半空。一道似狗非狗,似猪非猪般的阴影纵身而起掠过了那块肉,然后跟肉块一起齐齐消失在了空中。

  “那你快着点啊师父,我怕这两个警察待会醒了。”俗话说做贼心虚,尽管他带着马仔将这两个警察给打晕了,可是看着人家腰里的铐子他的腿肚子还是有些转筋。君不见那些犯事的,大多数到最后还是去自首了。尼玛,有种干坏事,打死也别去自首,打死也别去争取那个宽大处理才算是真的英雄好汉。犯事之前牛逼哄哄的,犯了事之后怂了那就很尴尬了。

  “黑子,咱们得换地方了。”老头儿将电话挂断,然后拔掉里边的电话卡看着角落说了句。他压根就没打算去制造什么混乱,也没打算去救自己那个所谓的弟子。之所以收他为徒,不过是想利用他帮黑子提供长期的饭票而已。既然地方已经暴露了,那么自己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吧。老头儿在屋里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然后提着一个藤条箱子开门遁入了黑暗之中。这间屋子本来就是他租住的,除了箱子里的东西之外,就没一样是他的。这样很好,没牵没挂的可以随时来场说走就走的逃亡。

  “可惜了,黑子你还有一些食物没吃完。”老头儿走在巷子里,停下脚步回头朝出租屋的厨房看了看说道。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裤腿被蹭动了两下,似乎是黑子在对他说没关系,换个地方照样有食物。

  “都围这里干嘛?”我打了个的士直奔红杏宾馆,到了门口,早有刑警队相熟的警察在那里等着我。跟着他来到了110房间,我瞅着一屋子的警察问刘建军道。

  “我们的同志调查到这里,然后,就在这个位置,眼睁睁地被什么东西给拖了进去。”刘建军指着靠近床头的那个墙角对我说道。床啊桌子啊什么的,早已经被警察们从屋子里搬了出去。现在这间10几个平米大小的大床房里,挤了不少于10个警察。他们的手里无一例外的都拿着枪,并且打开了保险处于一种随时击发的状态。

  “人多没用,都退出去吧,你跟那谁许海蓉两人留下就是了。”我挤了两下,愣是没挤到墙角那边去。完了站在原地对刘建军说道。

  “官人,我感觉到一种跟我的梦境差不多的气息。”等到警察们都退了出去,顾纤纤忽然在我脑子里说了这么一句。

  “除了你之外,居然还有人会这一招?”我闻言很是诧异的问了她一句。

  “瞧你说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就算有人会妾身的本事也是不足为奇。只不过这股子气息,比起妾身的本事来,实在是如同米粒之光与皓月争辉。官人,稍后就让妾身替你出手可好?”顾纤纤的一席话,让我彻底放下心来。同时对于这个跟随我日久,生死与共的妹子又有了个新的认识。原来,妹子也是一个喜欢装B的人啊。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在心里暗暗琢磨着。

  “好,就依你所言,稍后由你出马。”我挑了挑眉毛,在心头答应了顾纤纤。我知道她整天憋闷在我的身体里,很难有个活动的时候。今天这事,权且当作让她做了健身运动吧。

  “你想出什么好办法来没有?”见我站在那里沉思不语,刘建军走过来轻轻撞了我一下,递了支烟到我的嘴里问道。他以为我也在犯难,如果我都犯难了,他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抽完这支,事情应该差不多就妥了。”我对顾纤纤犹如顾纤纤对我一样,我们彼此之间都绝对的信任对方。不管是说话办事,还是在身手上,都是如此。一支烟,约莫十分钟抽完。我相信顾纤纤要不了十分钟就能把这个什么梦境给破开。一旦梦境破开,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E,F

  “官人是想粗鲁点的,还是想文雅点的?”顾纤纤从我体内脱体而出,撑开绢伞走到墙角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回头很是俏皮的问了我一句。

  “额,怎么说?”我抽了口烟在心头问她。

  “粗鲁的呢,几是我三下五除二的直接将它给毁了。文雅点的呢,就没那么难看了。”顾纤纤冲我掩嘴一笑道。

  “那就文雅的吧,女孩子家家的,太粗鲁了不讨喜。”我冲她嘟嘟嘴,送了个飞吻过去道。

  “那,我就吞了它吧。”顾纤纤俏脸绯红的看着我狠抛了十来斤秋天的菠菜,然后一转身,将绢伞一收说道。接下来,我就知道她口中所谓吞了它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因为顾纤纤祭出了自己的梦境,直接就对着墙角笼罩了过去。一丝浓稠的黑雾被她抽离了墙角,随着她脸上显露出一丝心满意足的神情,我们的眼前当时凭空跌落下好几个人来。其中一个,正是失踪日久的刘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