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14章 一砖拍翻
  “来一碗面条,红烧肉来一份。”金虎缩着脑袋走到了一个巷子里,前后看了看后钻进了一家看起来生意不错的小饭馆里。面条是他的,红烧肉是身边那个黑子的。已经两天没喂它吃新鲜的人肉了,黑子的情绪明显有一些波动。

  黑子的体内还有两个警察的灵魂,金虎暂时还没打算动他们。因为他知道,这两个警察不死,事情就不会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一旦这两个警察死了,等着他的就将是全国的通缉。除非他能偷渡去国外,或许才能逃过一劫。金虎用脚背在黑子的下颚上摩挲着,想借此来安抚它逐渐暴躁起来的情绪。等菜上来之后,他趁其他人没留意,将整盘红烧肉放到了脚下。吸溜一声,装着红烧肉的盘子被黑子舔了个锃光瓦亮一层不染。

  “老板好胃口。”老板娘给隔壁桌上了道菜,无意间看见才被金虎拿到桌上的盘子,愣了愣然后对他笑道。这人几顿没吃了?才出锅的红烧肉,转个身就造干净了?连盘子都舔过了吧这是?老板娘心里头这么琢磨着。

  “打小儿喜欢吃这个,味道不错,吃得急了些。老板,再来一份。”金虎假意抹了抹嘴角,感受到黑子的索求后接着对老板娘说道。黑子被他从小猫般大小开始养起,养到现如今跟成年拉布拉多差不多大小,现在的金虎已经觉得自己养黑子有些吃力了。以前一个人足够它吃一个月,现如今一个人,顶多够它吃一周。照这么下去,将来会不会发展到一天一个人的程度?金虎觉得自己的脑仁儿有些疼。

  “稍等一下啊,这个点客人比较多。”老板娘闻言笑着对金虎点点头道。开馆子的人,最不怕的就是遇上能吃的客人。

  “哟,老板生意不错啊,都满座了?”金虎竭力地安抚着想要去吃隔壁桌烧鸡的黑子,他可不想大白天的在外边惹出什么事端来。他决定再稳一天,等确定风声不紧再带着黑子离开这个城市。至于今后去哪里,走到哪里算哪里吧。荒年饿不死手艺人,金虎觉得凭自己的本事,走到哪里都会混到口饭吃的。正准备低头吃面,金虎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本地的口音,在那里跟老板娘打着招呼。

  “老板几位呀?”老板娘见到生意上门,嘱咐了厨子一声从后厨走出来招呼着道。

  “两个。”来人伸出两根手指对老板娘说道。

  “老板,打个商量好不好?你们拼一桌,待会我给老板打个八折。”老板娘四下里看了看,然后走到独自一人的金虎跟前俯身跟他打起了商量来。

  “好吧,你把红烧肉上打包,我带走算了。”金虎抬头看了老板娘一眼,然后决定离开这里回到自己临时住的那间私人旅社去。在外头逗留的时间越长,他心里就越不踏实。

  “谢谢老板,我多给你加几块肉吧。”老板娘见金虎挺好说话的,于是笑着对他说道。

  “谢谢了啊。”两个食客见有位置了,双双坐到金虎对面对他点头致谢着。其中一人,还从兜里摸出一支烟递到了金虎的面前。

  “金虎,你的事犯了。”就在金虎伸手去接烟的时候,那两个食客忽然扭住了他的胳膊,一使劲将他拖到桌面上按住了吼道。这边厢事发突然,那边厢其他的食客们纷纷起身向店外跑去。大家心里想着,特么打,打得越凶越好,今儿这顿饭钱又省了。

  “都别慌,我们是警察。”两个伪装成食客的警察一边掏着手铐,一边对那些蜂拥而出的食客们大声吼道。一句话没吼完,他们就觉得胸前传来一股大力的撞击。猝不及防之下,两人被金虎给挣脱了。

  “你这养的是个啥?是狗啊?还是猪?”脚下踉跄着跑出店外的金虎,被一个俊朗的年青人给拦住了去路。并且,那个年青人似乎还能看见刚才撞倒警察救他于水火的黑子。

  v%hq

  “你是谁?”金虎看着眼前这个体格并不健硕的年青人警惕地问道,同时他的双脚正往一旁挪动着,似乎准备着随时越过这个年青人的拦截夺路而逃。

  “程小凡,别说久仰,你应该没听过我的名字。问你呢,你这养的是个啥?”这个年青人,就是我。我蹲下身子,瞅着正冲我呲牙咧嘴似猪似狗的玩意又问道。

  “黑子!”金虎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个警察已经准备掏枪了。情急之下他对黑子喊了一声,然后自顾自向前冲去。只要跑出这条巷子,冲进人群里就安全了。警察们不敢开枪,黑子也不是他们能够对付得了的。

  “纤纤!”我一弯腰从地上捡起半拉砖头,然后对久候多时的顾纤纤招呼了一声。砰!嘭!两声。砰一声我的转头准确地砸在了金虎的后脑勺上,直接将他开了瓢砸倒在地。嘭一声,顾纤纤撑开绢伞遮挡住头顶的阳光,接着一记锥心对着纵身而起准备对我撕咬的黑子打了过去。警察们将金虎铐上的时候,黑子也被纤纤虐得不要不要的。

  “你咋不按套路出牌呢?”守在巷子口的两个小城刑警见一头是血的金虎被逮住了,完了冲跟在后头走出来的我挑着眉毛问道。

  “啥套路?”我闻言有些不解的问他们。逮人还有套路的?我咋没听说过。

  “你们这行,不是应该先斗斗法。一番电闪雷鸣,龙争虎斗,你死我活之后事儿才算是了了么?”俩刑警齐声问我道。

  “特么你们电视剧看多了吧?能用砖头解决的问题,我干嘛要电闪雷鸣,龙争虎斗,你死我活的?”我如同看白痴一般看着他们反问道。

  “那只猪狗呢?”等我坐上警车,等顾纤纤一脸子心满意足的坐到我的大腿上,前后看了看我问她道。

  “嗝...”顾纤纤媚眼儿冲我一瞥,完了打了个饱嗝。至此,我已经知道那只猪狗身在何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