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15章 人生 (为阿超精油打赏加更)
  “下边为大家报道的是本市发生的一起恶性案件...”新闻里,女主播正带着摄像机跟在指认现场的金虎后头往城中村走去。这起案子的侦破,直接让小城警方获得了极大的荣誉和支持。不单是上级部门嘉奖,而且小城的老百姓也纷纷对他们竖起了大拇指。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身边隐藏着这么一个杀人狂魔。平常骂归骂,真有事情发生的时候,人们还是寄希望于警察的身上。

  跟着警察和金虎走进了一间简陋的出租屋,一股子腐臭味就扑鼻而来。等女主播走进厨房,金虎揭开锅盖的那一瞬间。就看见她的脸色都变了,然后一把推开挡在身后的摄影记者,冲出门外就是一通狂吐。锅里有半截人腿,还有一颗被煮烂的人头。因为在锅里闷了几天,此时已经是臭气熏天了。女主播将胃里的牛肉面吐了个一干二净,一抬头看着同事们关切的眼光,呕一声弯腰又吐了起来。看着他们的眼神,让她想起了那颗人头半吊在眼眶外头的那颗眼珠子。

  “因为信号的原因,本台暂时停止直播。有关于本案的详情,请大家收看晚间新闻...”前方传回的信号,让导播间里吐成了一片。导播一边吐着,一边切断了信号的传播。而直播间里的女主播,则是很敬业的说完这番话,等镜头切换到别处之后,才张嘴吐了一身。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天的新闻中,观众们发现中途换了主播的真相。

  “谢谢校长,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接受完治疗和心理辅导的刘珊珊再次来到了学校,经过半个月的教学之后,顾翩翩刻意在她所带的班级进行了一场单元测验。出乎意料的是,全班平均分居然达到了89。要知道不是每个学生的成绩都会那么好的。一个90分的学生跟一个50分的学生一平均,那就只有70分的平均分。说起平均,这词儿其实挺让人讨厌的。跟发工资似的,老说平均工资多少多少。要那么说来,贫道分分钟能上福布斯了。为什么?跟马小云平均平均呗!接过了顾翩翩递来的聘书,刘珊珊连连鞠躬着说道。

  “好好教学生,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保持住你现在的状态一直走下去,不要以为时间的推移,忘记了自己的初衷。”顾翩翩越来越有校长的范儿了。起码在几个月之前,她是绝对说不出这番话来的。看来环境改变人,这话真的没错。

  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不同,遭遇也就会大不相同。所以同一件事情的发生,放在两个不同环境不同遭遇的人身上,所产生的后果也会截然不一样。就拿小城钢铁来说,干部们对于厂区要关停的事情,就跟工人们想的不一样。他们想竭尽全力让小城钢铁能够尽量多拖几年,而职工则是想早点倒闭早点完事。

  为什么呢,因为干部们是拿年薪的。多拖上一年,他们就能多几十万的收入。而职工则不同,累死累活一个月一千七八百块钱。而且随着单位效益的日益下滑,现在每个月的收入还要被扣上百分之十到二十不等。他们想倒了就倒了,没准还能获得国家的补贴或者是政策,能够早点进入社保拿退休金,也省得每天在单位见着那些个干部们的嘴脸了。这就是利益的分配不均,干部吃肉职工闻香所带来的截然不同的想法。

  近段时间来,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关于小城钢铁的消息和新闻。因为最后的结果早已经注定,对于职工们来说,如今上班只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罢了。他们心里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那股子豪情壮志,更多的人,则是在骑着马找马。想着趁厂子还没倒闭之前,先找个活儿干着,也省得真到了那一天全家人陪着自己一起干着急。

  自打九十年代末期,小城钢铁就已经停止了对外招工。而本厂那些出生在零零后的子弟们,更是不会选择他们父辈那样的道路,去这个劳什子钢厂上班。所以现在出来找活儿的,大多数是些年龄在40岁上下的人。他们说老不老,说年轻也不再年轻。家里能抛得下的,自然可以找到一个薪资比现在要高出一倍甚至两倍的活计。可是家里实在抛不下的,在这个年龄段来说,想在小城混个保安的职位都很难。因为人家明文规定了,应聘保安年龄超过35的,一律不予考虑。

  “老陈,你真的决定了?”老陈在这家厂子干了20年,整个人生最好的20年都给了这个厂子。可是他活到如今才明白,照这么下去,别说给家人孩子创造点什么了。就连养家糊口,都很成问题。厂子里有内部的文件,允许工龄满20年的职工跟厂子进行协议解除劳动合同。他犹豫了八个月,终于在这一天下定了决心。来到厂子里的劳人部,人家最后问了他一句。

  “决定了,我这个身板儿,干到60没问题。我还有20年可以干,我想趁这20年,给孩子多攒点钱,让他的人生不跟我似的这么艰难。”老陈俯身在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在落笔的那一瞬间,他的心里充满了失落感。在一个地方待了20年,他对厂子是有感情的。只是现实对于他来说,已经不允许他再保留这一份感情。必须得走出去,这或许是自己这辈子最后一次拼搏的机会了。想想孩子,他的眼神又坚定了起来。

  “找到退路了么?要知道我这个章一盖,你可真的跟厂子没有半分的关系了。”人家拿出公章,迟迟没有再协议上盖下去。

  3首发

  “盖吧,我准备出去找活儿干。孩子老大不小了,自己可以照顾自己。再说了,他奶奶身体还行,也能帮着照顾一下家里。”老陈伸手扯了扯自己那洗得干干净净的工装,然后对人家说道。这身衣裳,他穿了20年,如今终于到了该脱下它的时候了。

  “砰!”人家轻叹一声,使劲将公章盖到了协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