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18章 一群盗墓贼
  “一个啥都不会的人你要他来干嘛?难不成事成之后咱们弟兄还得分一份收入给他?”老罗将嘴角那半截子雪茄点燃了问道。到这荒山野岭的来,不是有病就是求财。老罗没病,他是来求财的。对于方进带来一个啥都不会,看起来还很老实的老陈,他觉得方进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老实人只适合上班,带他来干这个,出事了第一个招的就是这个老实人。老罗不想挨枪子儿,他只想干完这票大的,然后收山回家跟婆娘孩子们过安稳日子。

  “分他一份又怎么了?几万块钱你老罗还放在眼里?我跟你说,咱们这些人,都在局子里对着号呢。这次的东西起出来,我们谁往外带?你?还是我?”方进起身走到门口,四下里看了看然后回头问老罗道。

  “你是说,准备让那个老陈把东西带出去?他成么他?路上再遇上个检查的,他还不得慌了手脚。话说回来,要是真成了,别说几万块了,就是十万块我都没意见。”老罗吧嗒了一下嘴,抽了口雪茄后对方进说道。对于他来说,如果十万块钱能够买个平安,这钱他愿意出。

  “那不就结了?这些天对人家好一点,东西运不运得出去,全都指望着他呢。”方进从桌下拿出一瓶水来,拧开了喝了几口对老罗嘱咐着。老罗,是这群人里手艺最好的一个,底下那些人都服他。方进不想节外生枝,只想等找准了位置,把墓里的宝贝拿出来换成钱,然后各奔东西。没错,他们就是一群盗墓贼。方进打从单位辞职之后,误打误撞的就认识了这么群人。这么多年以来,他们联手起过不少的墓。有收获,也有损失。盗墓这种一本万利的活儿,早在多少年前就有人开始干了。斗转星移之间,时至今日那些个墓里宝贝没剩几个,各朝各代盗墓贼的骸骨倒是屡见不鲜。

  “这次的消息,准确么?上回咱们可是跑了趟空。”知道了方进心里的打算,老罗对他的安排也就没了什么意见。抽了两口烟,他将剩下的雪茄摁灭了问方进道。

  “赌一把呗,起墓这活儿,成不成的全看天意。”方进拿着放大镜,在图纸上逐帧查看着说道。

  “那是,要是这回真被咱们找着中山王的墓穴,几辈子就不用愁了。”中山王的墓穴,有言已经被人盗取过多次。可是每一次被盗,却又会有新的发现。这座墓葬,在业内被人称之为不走空。因为它从来不会让人走空,只要你能进去,就一定能从里边带出点什么来。只是那些出来的人,除了在倒卖宝贝的时候被人遇上过之外,倒卖完之后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失去了踪迹。所以多少年月以来,大家都只知道有这么个不走空的墓葬,对于它的情况却是无从查探。在某地,还有一座中山王错的墓葬。不过业内的人都知道,那不是传说中的不走空。因为那座墓葬,早就已经被人搬空了。这是常识,一般对外开放的墓葬,谁还会把宝贝留在里头呢。

  “希望如此,咱兄弟伙干了这么些年,不就是奔着这一天去的么。”几辈子不愁什么的方进不敢想,他只想自己这辈子就不用愁就心满意足了。

  “老陈,家里还有什么人啊?”或许是长久没有加入过新的小伙伴了,又或许是想探听一下老陈的情况。大家一番嬉笑之后倒也没怎么为难他,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有人开口问着老陈。

  “家里啊,还有老娘和儿子。”想起自己老娘久久站在路边挥手的情景,老陈的鼻子就有些酸。儿子应该已经习惯爸爸不在家了吧?他摸出钱包,打开后看着儿子的照片暗自想道。

  “没媳妇儿啊?”有人随口问了句。

  “离十来年了,收入有限,人家跟着我也只能吃糠咽菜。人各有志对不对,咱总不能死乞白赖的强留着人家跟自己吃苦。”现在谈起前妻,老陈已经很淡然了。不像刚离婚那会儿,怎么想他都想不通。时间是个好东西,它可以让人忘了心里的痛,忘了逝去的曾经。好的,不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都有被淡忘的那一天。

  ^3

  “这倒是,赶明发了财。去找个20来岁的小姑娘给你暖被窝,气死你那个前妻。”有人闻言点点头,然后似乎感同身受一般在那里对老陈说道。

  “气不气的我真没想过,都分了十来年了,早就断了联系。我现在只想着,能挣笔钱回去,给儿子和老娘换个好点的居住环境。”老陈冲那人笑了笑说道。

  “好好儿干,一定能行的。搁几年前,我家还住土砖房呢。现如今也盖上了三层的小洋房,村里的妹子以前都不拿正眼瞅我的,现如今不也托付媒人上门说媒了么?有钱才是男子汉,没钱且等着汉子难吧。”或许是老陈的这番话触动了这群人心里深处的那一分柔软,有人站起身对老陈说道。这番话,无疑让老陈心里想要出人头地的希望又增多了几分。

  “聊什么呢?这么热闹?老陈,初来咋到的还习惯吧?咱这工地条件就这样,熬熬也就习惯了。有什么难处就对我说,能帮的我绝对不含糊。”从门外走进来的老罗环顾了一下手下的弟兄,然后挨着老陈坐下说道。

  “聊老陈的家事呢,咱啥时候能开工啊?这尼玛天天泡面火腿肠的吃着,现在我闻着那味儿就想吐。”见老罗进来了,他手下的弟兄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他道。以往起墓,那真是一场说走就走,说动手就动手的旅行。可是这一次,老罗却带着他们在这荒山野岭的足足待了半个月。

  “快了,就这几天吧。老方说了,晚上加菜。待会来个人,跟我进山看看能逮只兔子什么的不能。好歹今天是老陈第一天入伙,总得让人吃上肉不是?”老罗冲手下瞪了瞪眼,然后打着哈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