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21章 火塘边的脚印
  老陈负责烤肉,而堰子则是辛苦一些,需要打着手电摸黑往工地上送。来回折腾了两趟,时间已经到了晚上9点。天上的越来看起来有些毛毛的,老陈觉得这是要下雨的前兆。他起身四下看了看,然后决定去帐篷里挖个火塘出来。要不然万一晚上下雨,他的猪骨汤可就真的泡了汤。

  “给你留了两块烤肉,放碗里了。那边还有小半瓶酒,昨天喝剩下的,你喝了吧。”点上煤油灯,老陈拿着镐头和铲子在帐篷的门口挖起坑来。听见脚步声,他拿起煤油灯照了照,隐约看见堰子回来了。嘴里跟堰子说着话,他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他们说你的手艺不错,让明天还烤。”堰子拿起碗里那两块约莫有一斤多的烤肉,送进嘴里撕咬着说道。一口烤肉一口酒,他觉得这一顿是近段日子吃得最舒服的一顿了。

  “烤不成,要是冬天还行。这里也没个冰箱什么的,肉放一晚上就臭了。”老陈闻言停下手里的活儿对堰子笑道。

  k

  “不过猪骨汤明天可以保证供应,吃完别闲着,再去弄点柴火回来。”跟堰子熟了,老陈说话也就随便了起来。将火塘挖好,在底下垫了层枯枝,捡来几块相差仿佛的石头围在四周。点上火后把装满了猪排骨的锅子放上去,剩下的事情就是等着细火慢炖了。

  “今晚林子里很安静啊。”堰子很快收拾来了一大捆柴火。等他将柴火码放好,老陈递了支烟过去说道。

  “安静?我怎么没觉得。”堰子将烟点着了,坐到老陈身边说道。

  “我有感觉,昨天晚上被山里的鸟儿叫得一宿没睡踏实。可是现在你听,除了风声连半只鸟叫都没有。”老陈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月亮显得很朦胧,就跟人的眼睛生了白内障差不多。

  “经你这么一说倒也是啊,管他呢,起码今晚你能睡个安稳觉了。”堰子侧耳细听了半晌,然后挠挠头说道。

  觉,老陈不敢睡得太死。一是因为身在深山,他怕山里的野兽会过来袭击。二个,旁边的帐篷里还炖着骨头汤。他怕晚上起风把火出出来,造成火灾。倒在床上勉强睡了半个小时,他掀开搭在身上的毯子起身从帐篷里走了出去。该是添加柴火的时候了。如此这般,每隔半个小时左右,老陈就得起一次身。觉少睡点没啥,顶多明天再补就是了。可是答应了工友们明早有骨头汤喝,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将这顿骨头汤做得更可口一些。

  “唉?你们怎么回来了?不守工地了?”夜里两点半,老陈打着哈欠走出帐篷准备给火塘加火。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几个人正站在火塘周围。揉了揉眼睛,老陈开口招呼了一声。

  “奇了怪了,看来真不能熬夜。”可是等老陈醒过神来定睛再看,火塘跟前压根就没有人。他走到火塘跟前,揭开锅盖用勺子搅动了一下已经十分浓郁的汤汁自言自语了一声。只是接下来,他就觉得自己的头皮开始发麻了。火塘边上铺了薄薄一层炭灰,那是老陈之前加柴火的时候顺手从里边掏弄出来的。可是现在,那层炭灰上却出现了几枚脚印。这几枚脚印,有大有小。大的大概有44码,小的则是40码左右。

  “堰子,堰子醒醒...”老陈咽了口唾沫,壮着胆子四下里慌乱地看了一眼,随后拔腿就跑回帐篷开始叫着睡得正酣的堰子。

  “老陈你咋了?让鬼撵了?”堰子正在做梦,梦里他回到了家。他带了很多钱回去,很多很多,多到他媳妇数了一宿都没数清楚到底有多少钱。他的儿子则是趴在一旁,嘴里爸爸爸爸的叫着。一家人正其乐融融,紧接着老陈就把他从梦里给惊醒了过来。好不容易做一次志得意满的美梦,如今被人搅了局,堰子睁开双眼打了个哈欠没好气的对老陈说道。

  “我,我刚才起身去加柴火。一出门,就看见他们回来了。再细看,又没看见人。本来我寻思着,是不是我没休息好看错了。可是刚才...我发现炉灰上边有几枚脚印。”老陈把话说到这里,堰子的瞌睡已经全都被他这番话给赶跑了。大半夜的,又在深山老林。最关键的眼下只有自己跟老陈两个人...堰子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操起床头的砍刀警惕地看向门外。起了多少年的墓,发了多少年的死人财,鬼这个东西,其实早已经在他心里扎下了根。为什么干这行的都想早点洗手不干,就是在怕哪一天自己真的报应临头。

  “你确定你没错?是不是你添柴火的时候,自己踩上去的脚印?”堰子牙关打着磕,好半天才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鼻息粗重的从兜里摸出支烟来,费老鼻子力才把它给点燃了。

  “脚印大小不一样啊...有44码的,有40码的。要是我的脚印,最起码尺码得是一样的吧?”老陈说到这里,浑身打了个哆嗦。

  “去看看!”堰子看着帐篷外头,握紧了手里的砍刀对老陈招呼道。

  “喏,你看。”老陈左右看了看,然后拿起一根撬棍跟在堰子后头走了出去。有人陪着自己,老陈觉得自己的胆气要壮多了。最起码,他心里没刚才那么害怕。走到火塘边上,他四周围看了看,然后蹲身对一旁的堰子说道。

  “今晚别睡了,咱俩就待在火塘旁边哪里也别去。也说不准是那几个货中途回来拿个烟什么的,顺带着看了看你炖的汤。”堰子握着刀的掌心都是冷汗,他迈步走进了身前的帐篷,然后搬来两个马扎对老陈说道。与其说他是在安慰老陈,倒不如说其实他是在安慰自己。

  一夜没睡,好不容易两人熬到了天亮。这才用绳子把锅给绑好,用杠子抬了往工地上送去。堰子想要去问问那几个经常下墓的同伴,昨天晚上到底是不是他们中途回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