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24章 穹顶开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子柴油味儿,方进他们用柴油发电机发着电,驱动着一个小型的鼓风机不断地往盗洞里吹着空气。临下去之前,方进往堰子腰里揣了个什么东西,然后又跟堰子耳语了两句。

  a

  “刚才方进跟你说什么呢?”钻身进了盗洞,老陈跟着堰子头上脚下的顺着盗洞往下退着。为啥要用这种姿势?因为盗洞是走之字形,由上而下四十五度角左右挖下去的。要是不用脚蹬着点儿,头下脚上那么进的话,没准一个出溜两个人就摔个鼻青脸肿。而且洞里的空间并不大,50厘米刚刚能容下一个人的身体还余下一点点空隙。要是摔下去,两人想转身爬上来都难。

  “老陈,你跟方进是朋友?”堰子微微弓起身,让自己的后背和膝盖分别顶住洞壁,止住身形后问老陈道。他实在不想告诉老陈,刚才方进对他说了什么,他怕老陈知道后心里接受不了。因为方进刚才对他说:如果老陈不老实,就干掉他。方进塞进他腰里的东西也不是别的,而是一支产自于越南的黑星。

  “算是吧,我跟他以前在一个单位上班。那个时候他才进厂子,啥都不熟。赶着班组里的一些人总是瞧不起新人,老欺负他。有时候呢,我就会替他打打圆场,或者干脆帮他把活儿给干了。他在厂子里干了没两年,觉得拿死工资连自己都养不活,然后就辞职了。一晃多年不见,前段我从厂子辞职出来,准备找活儿的时候遇上了他。他现在比我混得好多了,有自己的公司,有自己的施工队。”老陈努力呼吸着鼓风机鼓送进洞里的空气对身下的堰子说道。

  听老陈这么一说,堰子打定了主意,暂时不告诉老陈方进刚才对自己说了些什么。他想着如果运气好,这次的活儿做成了。等老陈拿到属于自己的钱,自己再劝他别跟方进打交道就是了。而且至今为止老陈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下了墓,他又能起什么歪心思?他甚至连哪些是玩意儿,哪些是机关都分辨不出来。

  “我们不会要把这里凿穿下去吧?”盗洞的底部,被堰子掏出了一个方圆近两米的空间出来。洞底的四周,还斜撑着几根腕子粗细的树干,也算是多少做了一些安全防护措施吧。其实真塌方了,这些树干并没有什么卵用。老陈横过身子,抬手在眼前的白砖地面上敲打了几下问道。他不知道的是,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地面,而是一座大墓的穹顶。从这里进去,才算是真的入了墓。至于穹顶之下有着什么,现在没人知道。

  “不能凿,一凿就塌了。你让让,看我的。”一直给人打下手的堰子,今天在老陈面前总算是当了一回师傅。就见他从屁股后头的袋子里摸出一瓶子醋来,然后顺着砖缝就开始倒了起来。稍过片刻,就见醋汁所经之处冒出一股白烟,然后一阵刺鼻的气味弥漫着洞底这狭小的空间里。

  “咳咳咳!”老陈被呛得发出一阵咳嗽,扭头一看,却发现堰子早就抬起袖子掩住了口鼻,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番光景一般。洞里不透风,好半天烟雾才散尽。堰子从袋子里拿出一根弯钩,顺着砖缝就掏钩了起来。很快,一块白砖就被他起了出来。随着砖头被起开,一股子凉飕飕的冷风就从地下吹了上来。老陈直觉得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地连打了两个冷颤。

  “我说,咱们不会是来盗墓的吧?”就算没干过这一行,老陈也看过不少的电视剧。眼前的这番情景,终于让他怀疑到了盗墓的上头。念头一起,再回想着这两天所做过的事情。老陈心里已经肯定了,自己现在就是在参与盗墓的行动。自己还真是上班上傻了啊...老陈心里一阵自嘲着。他想调头上去,这钱他不挣了。不是他不想挣,而是他在担心万一被警察给逮着该怎么办。难道要儿子以后在学校,被同学嘲笑他有一个做盗墓贼的父亲?让自己的老母亲,被解放嘲笑有一个做盗墓贼的儿子?

  “别上去,你一上去,方进肯定不会放过你。”堰子见老陈想要转身往上爬,一把拉扯住他的脚踝说道。

  “你以为他刚才对我都说了些什么?他说,只要你不老实,就让我干掉你。你的那份钱,他会分给我。”事到如今,堰子不得不把实话告诉老陈了。说话间,他还从腰后模出一支烤漆斑驳的手枪来。

  “堰子...”老陈见状心里一紧。

  “你别多心,我要是想干掉你,就不会跟你说这么多了。你老老实实,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留在这里。等事情完了,拿上你的钱赶紧回家。以后别再跟方进联系了,你不是吃这碗饭的人。”堰子一气儿把心里想对老陈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他跟老陈差不多。都是想挣一笔钱,回去改善家里的生活状况。老陈有儿子母亲要照顾,他同样也有。刚才劝老陈的那番话,其实也是他内心的决定。干完这单,他以后绝对不会再跟方进他们有牵连。

  “墓里,有什么?”老陈停在那里想了好久,然后慢慢将身子给退了回来。他承认堰子说得有道理,这个时候上去,说不定方进真的会给自己一枪。于是他心一横,决定既来之则安之。

  “不知道,或许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待会下去了,你别乱动乱摸。等他们下来了听他们的,总之安全第一。”堰子将手枪插回后腰,用手里的铁钩又起开一块砖对老陈嘱咐着。很快,那面穹顶就被堰子起开了约莫一尺见方的口子。这个时候,堰子也没把握继续进行下去了。他停了手,示意老陈在这里等着,自己则是顺着盗洞向上爬去。他要去通知方进他们,可以下洞了。

  为了减轻身体的重量,堰子将身后的袋子留在了这里。老陈伸手在里边摸索了一番,除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工具之外,袋子里还有一把匕首。老陈咬了咬牙,将那把匕首拿出来别在了后腰。现在的老陈,极度的没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