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25章 藏私
  “老陈,你们干得不错。”等了约莫半个钟头,方进他们才下到洞底。一见趴在角落里的老陈,他笑着表扬了一句道。他知道,在厂子里上了半辈子班的人,都吃这套。有时候一句表扬,产生的效果甚至比给奖金还要好一些。

  0yl正S版b)首发

  “应该的,只是接下来,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干。”老陈勉强对方进露出了个微笑说道。露出这个微笑之后,老陈觉得自己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因为搁在以前,别人想害他的话,他绝对是不会对人赔笑脸的。更多的时候,他习惯当面锣对面鼓的把话挑明。

  “你们歇会儿!”老罗对他们摆摆手,然后提起堰子放在那里的袋子爬到穹顶之上,开始琢磨怎么把这个洞口起得更大一些。不愧是老手,研究了一支烟功夫,老罗就动上了手。又过刻把钟,穹顶上的洞口已经可以容纳一个成年人钻进去了。

  “哒哒哒。”老罗没有急着下去,而是随手捡了一颗石子抛了下去。连三个呼吸之后,里边就传来石子磕碰的声音。听起来,穹顶底下的空间应该不算太深。

  “堰子先下,老陈第二个,我第三,老罗断后。”等老罗将洞口扩大之后,方进从身后摸出一根合金的伸缩杆来。将其拉长了架在穹顶上,然后把绳索穿着其中,用手拽了几下确认结已经打结实了,这才开口对众人说道。

  “待会我喊你你再下。”堰子接过老罗递来的手电,看了看老陈对他说道。将手电咬着嘴里,堰子顺着绳索向墓内滑去。这里应该是个陪葬坑,里边堆积的一些坛坛罐罐有的已经破碎了。最为关键的是,这里没有发现棺椁。堰子下到墓室里,蹲在原地用手电四下里照着。在他的正前方,有一道半开的石门。石门后头有什么,堰子不知道。但是凭借以往的经验,他觉得应该是通往主墓室的甬道。

  堰子不敢弄出半点动响出来,说实话尽管他先后干了几年发死人财的买卖。可是一直到今天,每次下墓他都胆颤心惊的。他蹲在那里,举起手电对着穹顶晃动了几下,示意老陈可以下来了。老陈接到了信号,也学着堰子的样子顺着绳子滑进了墓室。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进古墓,紧张之余他甚至有一些小小的兴奋感。

  “堰子...”老陈脚一落地,就开口招呼了堰子一声。

  “嘘!”堰子一把将他拉扯到自己身边蹲下,然后竖起手指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这些东西,拿出去一件也能卖个三两万的。”老罗跟方进先后下来,用手电照了照陪葬墓室内的那些个坛坛罐罐,完了下了结论。陪葬墓里的东西能有这个价值,对于主墓室棺椁内的宝贝,他们顿时充满了期待。他们知道,整座墓最值钱的玩意儿,一定在棺椁里待着。

  “老陈,你们两先走。我们给你们断后。”心头一片火热的方进拿着手电四下里照了照,然后指着十几米开外的那道石门对老陈他们说道。他是拿定了主意,要让老陈和堰子把炮灰担纲到底了。老陈是无知者无畏,反正自己身边还有几个人陪着呢,他迈动着步子贴着门缝钻进了石门。而堰子,则是有些心惊肉跳的跟在老陈身后。他想提醒老陈一句别走这么快,可是又不敢开口发出半点声音。不过似乎堰子的担心有些多余,门口果然如同他猜想的那般是一条用方砖铺盖而成的甬道。甬道长约20多米,两边的墙壁上还留有烛台等物。只不过上边的蜡烛,早就已经燃烧殆尽了。

  “怎么?这么也是陪葬墓?”过了甬道来到第二间墓室,老罗他们顿时有些纳闷起来。这一间墓室里也没有棺椁,跟刚才那间墓室比起来,这里边的东西倒是又珍贵了一些。刚才是坛坛罐罐,现在这间墓室里可就是青铜等金属铸就的烛台,鼎,方壶等物了。这里的东西拿出去,恐怕随便哪样都能换取一套房子吧。方进心里默默盘算着。

  “找找,看看有没有通往下一个墓室的通道。”人心是永远不会满足的。按理说四个人就算一人从这里拿走一样,这一趟的收获已经是足够可观了。奈何方进还想再进一步,他觉得下一间墓室里的东西,肯定是价值连城。

  “两扇门,我们走哪边?”墓室内有门,但是不再是一扇,而是两扇。堰子走到门前,有些拿不定主意的问道。

  “老陈走左边那扇,堰子你走右边这扇。注意安全,有什么不对就赶紧出来。”事到如今,方进也不再隐瞒什么了。他从身后掏出两支枪握着手里,看着老陈他们说道。跟他一样,老罗也从身后摸出两支手枪咔哒将子弹顶上了火看着他们。

  老陈看了方进一眼迈步走进左边那扇石门,门内依然是一条甬道,不过这条甬道比刚才那条要更为宽阔一些。老陈觉得,脚下的这条甬道应该能够容纳下一辆昌河进出。老陈的运气不错,走穿了甬道后,他赫然发现了一具棺椁被摆放在墓室的正中央。墓室的顶部,镶嵌着无数的珠子。珠子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散发着温润的光,将墓室映照得纤毫毕现。

  他想退回去告诉方进,找到主墓室了。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停下了脚步。路是自己探的,还被人拿枪威胁着。从这里私藏一件出去,不过分吧?老陈的目光越过了棺椁,落在了墓室东边。墓室东边有一副壁画,壁画前有一方矮榻。榻上,有一方玉枕。玉枕之上,有一颗鹌鹑蛋大小的珠子正吞吐着毫光,似乎在跟老陈打着招呼一般。老陈很想得到这枚珠子,他迈动着脚步走了过去,伸手就将它握在了手中。

  “轰隆隆!”墓室一阵震动。紧接着老陈就听见了几声枪响。他低头看了看掌中那枚吞吐着毫光的珠子,将它塞进外套的口袋中扭头就往甬道中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