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26章 天无绝人之路
  |%C

  顺着甬道跑了出去,首先印入老陈眼帘的是几个红通通的人形。是的,红通通。他们裸露在外的皮肤,就跟被人扒掉了一般,血红血红的。老陈脚下一软,踉跄了两步就想退回甬道。他甚至在想,退进去后顺带着把石门也关上。

  “老陈过来帮忙!”没等他迈步,就见方进一枪打在一个血人的身上,将那个血人打倒在地后冲他高喊了一声。老陈停下了脚步,贴着墙根慢慢向方进那边摸了过去。墓室里手电光乱晃,加上时不时响起的枪声和喊叫声,让老陈的腿肚子有些转筋。如果现在他的身前有道门能够通往墓外,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头也不会的冲出去跑掉。他是老实敬业,性格也有些懦弱。可性命攸关的情况下,这些个性格上的优缺点,已经全部都化为乌有。眼下他的心里仅剩的,只是求生的本能和欲望。家里还有孩子和老娘要照顾呢...他这么想着。

  “你帮忙挡住他们,我们上去拿长枪下来救你们。”等老陈磨磨蹭蹭的来到方进身边,就见方进往大声对他说着,然后跟老罗两人转身向后跑着。只要跑过这条甬道,就到达了最初下来时的那个墓室。那里有绳子,可以攀爬上穹顶,然后顺着盗洞就能回到地面了。

  “老陈,拦住他们,他们上去了就不会再下来了。”堰子啪一枪打死一个血人,然后拔腿就朝老陈这边跑了过来。在他的身后,正不停有血人从石门后跳出来。堰子跟老陈一样,过了那道门穿过甬道就找到了一间墓室。只不过他没老陈的运气好,墓室里没有陪葬品,没有棺椁,有的只是挤得满满当当的血人。听见动静的血人们,跟随着他逃跑的脚步找到了方进他们。

  “别听他的,我们上去拿长枪下来救你们。等把这些血人全都打死,这里边的一切就都是我们的了。你们只需要吸引住这些血人的注意力,然后拖上半个小时。墓里的东西,我们平分怎么样?到时候你带着卖宝贝的钱回去,别说买房子了。买别墅,豪车,找个18岁的小姑娘做老婆,都不是问题。”方进的枪里只剩下一颗子弹了,他将枪口举平了对着面前的老陈说道。

  “老陈...”堰子的速度终究是没有那些血人快。他被血人们扑倒在地,然后被他们咬破了血管吸食起血液来。啪啪啪三枪将身上压着的几个血人打死,堰子踉跄着起身对老陈伸出了求救的手。

  “跟他们废什么话?我告诉你,留下来或许会死。但是等我们下来之后只要你们活着,这里的东西就跟你们平分。你不愿意留下来,结果就是现在被我们打死,然后把你的尸体扔给那些怪物,我们一样有时间返回地面。”老罗啪一枪从老陈的身体边打过,将他身后的一个血人撂倒在地厉声道。

  “给你三个数,自己选择。”老罗啪啪啪又打倒几个血人,估摸着弹匣里还剩下一两发子弹后催促着老陈做决定。

  “给我支枪,我留下。”老陈很快就做出了这个比从单位辞职更为难做的决定。从单位辞职,那是在被生活逼迫。此时选择留下,则是在被朋友逼迫。他有种感觉,老罗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只要他摇头,那么下一颗子弹真的会射向自己。开枪这种事情,老陈隐约觉得自己应该可以的。因为刚进厂子那会儿,他参加过几次民兵训练,也打过那么几发实弹。

  “枪不能给你,因为我们不知道你会不会从背后给我们来一枪。”老罗轻扯了扯嘴角,跟方进对视一眼后双双对甬道里退去道。

  “堰子,看来咱俩要死在这里了。”眼睁睁看着老罗他们遁入甬道消失不见,老陈咬着牙拔出了别在后腰上的匕首。鼓足了勇气一通乱捅乱刺后,将浑身是血的堰子救了下来。老陈的胳膊,在搏斗中被血人尖利的指甲划破了几道口子。他用嘴吮吸了两口,扶着堰子贴着墙根向面前的两个甬道那边摸了过去。随便哪一条道都行,只要能让我进去,把门一关就安全了。老陈右手拿着匕首,左手搀扶着堰子暗道。堰子手里的电筒掉在远处的地上,手电筒的光线吸引了很多血人的注意。让老陈他们得到了一丝喘息之机。

  “老陈对不住了!”就在老陈全神贯注准备应付剩余的血人,猛然间就觉得自己的匕首被人夺了去。等他反应过来,就看见堰子挥动着匕首朝通往主墓室的那个甬道里跑了过去。此时的堰子,已然没有半分的虚弱。手里匕首连挥刺倒了两个血人,他一个闪身就窜到了门后,然后卯足了力气开始关闭着那道半掩的石门。堰子的嘴脸被跌落在地的手电筒映照出来,显得是那么的陌生。这还是之前对自己表达着关心和嘱咐的那个堰子?老陈死活也想不通为啥堰子会撇下自己独自逃生。其实用一句话,就能解释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夫妻都是如此,更何况堰子这个才认识了两天的朋友呢?

  堰子的举动,替老陈吸引了很多血人的注意力。当他们跟在后头想要对堰子进行追击的时候,老陈卯足了劲将生死置之于脑后冲进了堰子引出血人的那个甬道里。将门关上后,他迈步往前走着。墓室里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地上残留着许多黏糊糊的血液。老陈摸出打火机,胆颤心惊的走着。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总之墓室里现在除了老陈自己,并没有其他的人或者是东西存在。这让他的心里踏实了许多,也安定了许多。心定下来之后的老陈,开始在墓室里来回走动着,他想找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歇歇气儿。然后再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

  唯一一个干净的地方,是墓室内东头的那张矮几。老陈脚下打着滑,慢腾腾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到矮几上头。没等他坐实,就觉得矮几猛地往下一沉,接着他整个人就顺着突兀出现的洞口滑跌了进去。

  “我,我活着出来了。”老陈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个不知所措,等他七跌八撞地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眼前是一条满是铲痕的通道,通道里还有几把烂得柄都没了的锄头和铲子等物事,看起来似乎是有人刻意在这里挖掘出一条可以通往墓地外头的通道一般。他顺着通道走下去,十来分钟之后,就看见眼前出现了光线。拨开那丛挡在洞口的荆棘,他从洞里钻了出来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涕泪横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