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31章 各有各报
  刑事案子,当然与我无关,那是老刘他们这个行当的事情。我的事情,只是要弄清楚,盛传医院闹鬼这件事的真相。我运起六丁护身咒,走进了老陈的病房。对于我这种胆大包天的举动,所有人都脸色大变。在他们看来,我的举动无疑是在找死。老陈躺在床上看着我,就那么看着我接近着他。他的病情又加重了,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皮肤正在跟血肉剥离。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在剥离血肉的时候,传来的那种拉扯感。

  “我觉得,自己活不久了。”虽然不认识我,跟我也是头一次见面。可是躺在床上的老陈还是开口对我说着。他觉得自己距离死亡越来越近了,很多话他不敢对自己的母亲说。说了怕她伤心,可是不说出来,老陈觉得自己心里又憋得难受。陌生人又何妨,曾几何时,我们不都是在网络上对着陌生人倾诉着自己内心的秘密么。只是后来什么都变了,变得处处套路了而已。

  “为什么这么说?”我坐到病床旁边,耸耸肩跟老陈搭着话道。

  8更u新m。最d快$u上h&L

  “感觉,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被一分为二。死,活着也就这个样子。我其实这几天也想通了,死没什么可怕的。对于我来说,或许是个解脱。只是唯一觉得愧疚的,就是没有能够好好撑起这个家。我只是舍不得我的儿子,还有我的老娘。其他的,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值得关注和留恋的。”老陈嘴角抽搐了两下,他挪动了一下身子,想让自己躺得舒服一些。只是这么一动,他觉得自己背上的皮肤似乎整张都跟血肉分离了。我见状起身,走到床尾摇动了摇杆,替老陈把床头抬起了一些。他长吁了一口气,额头上渗出一层薄汗来对我道了声谢。

  “你有钱吗?”老陈喘息了两下忽然问我。

  “什么?”老陈的这个问题让我有些摸不清头脑。

  “我问你,你有钱吗?我这里有个东西,我不知道它到底值不值钱,但是我想卖5万。”老陈犹豫了一下,然后从枕头底下摸出一颗葡萄大小的珠子对我说道。珠子青中蕴白,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只不过,珠子里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转着。

  “官人,恐怕出来吓人的,就是珠子里的那些东西了。”没等我运起开眼咒,就听见顾纤纤在我脑海里说道。

  “果然。”听顾纤纤这么一说,我立即运起开眼咒凝神看去。珠子里头的几缕残魂,正在里边交错流转着。间或着,还会透过珠子看向外边。

  “可以给我看看么?”我对老陈伸出手去问道。老陈将珠子放在我的掌心,然后满脸紧张的看着我。他生怕我会对他说,这只是普通的玻璃珠子,根本不值钱。他知道自己快死了,他只想在临死前。为家里多少留一些钞票,好让母亲和儿子过得不是那么辛苦。这似乎是他能为这个家庭,最后能做的一件事了。

  “官人,若是将里头的东西剔除掉。这玉本身的品质加上里边蕴含着的玉髓,也是价值连城了。”顾纤纤从我体内钻出来,绕着我掌心的玉珠来回扫视了片刻说道。

  “五万不亏?”我在心中问她。

  “一百个五万都不亏。”顾纤纤很肯定的对我点头道。

  “这枚珠子我要了,我给你,这个数怎么样?”一听顾纤纤说这话,我当机立断伸出一根手指对老陈说道。

  “1万?”老陈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连五万都卖不到么?一万块钱,现如今够干什么的?他轻叹一声,倒在床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

  “不,100万!”我纠正着老陈的错误对他说道。虽然顾纤纤很肯定这枚玉珠价值不低于500万。可是老陈只要5万,我给他100万,也算是个良心价了吧?而且对于老陈来说,有了这100万,他的家庭和生活将会起一个很大的变化。

  “归你了,可是钱你什么时候给我?要知道,或许明天我就死了。我希望在死之前,我的母亲可以拿到这笔钱。”老陈眼神亮晶晶的看着我说道。我肯开这么高的价钱,他心里也有数这枚珠子的价值肯定不止100万了。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原本自己只想要5万的,这个价钱已经很好了。老陈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怎么样?”凌晨3点半,我从病房里出来了。等我来到院长办公室,久候在此的刘建军和院方的领导们齐齐起身问我道。

  “应该没事了!”我耸耸肩对刘建军说道。事实上,是已经没事了。珠子里的几缕残魂,有一律是中山王的。其他的几缕,要么是他的亲信,要么是他最宠爱的妃子。这枚珠子,据说是当时的一个方士进献给他,说是长随于身可以养神定魂,益寿延年。可是一直到中山国被别国所灭,中山王也没觉得这枚珠子有那方士说的那么神奇。

  老陈身上的病,随着中山王他们被超度,也有了起色。起码他现在不觉得痒了,身上那些裂开的皮肤,也逐渐贴服在血肉上慢慢长拢。这一切,不过是中山王给予盗墓者的一个惩戒而已。国灭身死之前,中山国也曾经是一个有战车千乘的军事强国。或许是在位时看见过太多的杀戮,除了在各地设置了几处疑冢,中山王没有在自己的陵寝里安置什么机关。他只想着,可以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下,或许能有轮回,又或许化成一堆飞灰。在位时一呼百应,死后甘愿随侍左右陪葬的,却只有寥寥数人。甘愿殉葬的,才是大大的忠臣。这也是中山王发现玉珠可以温养魂魄之后,愿意跟他们分享的原因。

  因为没有机关,所以才有不走空之说。可是中山王不愿意再陵寝内设置机关,不代表他愿意自己的宝贝被人肆无忌惮的往外拿。打墓里招了贼开始,每一个拿过他东西的人,都会受到他的诅咒。所以每一个盗墓贼将东西倒卖之后,过不了多久就会得病而亡,这也是行内只见人卖宝贝,却再也见不到卖宝之人的真相。至于那些血人,则是一些倒霉的闯入者,既没拿到宝贝,却又受到了中山王的诅咒而已。如果可能,这些血人将会永远留在墓里充当中山王陵寝的守护人。他们的结局只有两个,一是到了大限身死,二是被盗墓贼打死。

  “奇迹啊,程先生是不是可以把治疗这种疾病的心得传授给我们呢?作为回报,程先生将终身享受在本院免费医疗,免费用血......”听我说病人的情况都有了好转,院长很不相信的带着一干专家冒着生命的危险先去检查了一番。在确定了老陈和院方的两个医护人员病情都得到控制之后,他拉着我的手连连摇晃着说道。

  “打住,说得就像我每天就要重症监护了似的。”我一抬手阻止了院长,完了挑了挑眉毛对他说道。传授心得?有个屁的心得,无非是把中山王他们超度去了阴司,他们的诅咒失效了而已。

  “那个,果然那群盗墓贼是起了内讧。只不过,这回那个杀人夺宝的盗墓贼算是强盗遇上打劫的了。在黑市倒卖宝贝的时候,这货被人骗到暗处一刀给捅了......”过了几日,刘建军接到了案发地警方的通报。随后他给我打了这个电话。

  “你是怎么知道人家跟盗墓贼是一伙的?”我问了他一句。

  “有一只玉乌龟,跟现场遗留下的一只刚好可以配成一对。还有一些别的文物,很多都可以配成一整套的。最关键的是,现场留在死者体内的那柄匕首上的指纹,跟他是一致的。由此推断......”刘建军在电话里给我分析着。

  “那个老陈?”我心里琢磨了一下问道。老陈的嫌疑要是洗不掉,万一查到那枚玉珠头上来怎么办?收进我的口袋的东西,再让我拿出去?打死我也不干。

  “杀人凶手找着了,被盗物品大多数也被追了回来,当地警方已经不准备继续查下去了...”刘建军在电话里有些遗憾的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