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34章 夭折的人和爱情
  如此又过了一天,次日顾若明没有再迟到。倒不是他觉悟了,而是因为当夜那个妹子没有如同往常那般进行直播而已。这让苦等到半夜的顾若明很是有些怅然若失。事实上,世间之事做久了大多是会上瘾的。当然除了普通工薪族上班以外啊,相信不会有人对上班有瘾。例如吸烟,喝酒,瓢昌,偷女人的内.衣.裤什么的。还有很多例子就不一一列举了。顾若明偷窥妹子直播,也有瘾。一直等到夜里12点,眼瞅着那妹子家里依然是乌漆吗黑,他才昂首长叹三声,有气无力的走回卧室倒头睡去。

  一连几天,妹子都没有再进行直播。甚至于连她家阳台的窗帘,都没有再拉开过。顾若明每天下班都会坐在窗台那里,低头无语地擦拭着望远镜的镜头。他不知道妹子是被土豪勾搭走了,还是搬了家。他甚至开始琢磨,难道自己人生的初恋就这么无疾而终了么?真是特奶奶的,顾若明昂首望天,竖起了中指。

  又过一天,顾若明觉得妹子应该不是被土豪勾搭走了,也不是搬了家,而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因为在他百无聊赖的拿起望远镜,对着妹子家窥探的时候,他看见了几个警察在妹子家里来回走动着。正当他想通过望远镜看个究竟,很不幸的他被警察给发现了。于是,他家的门被警察敲响。再于是,警察对他进行了询问。

  “你经常对林梦梵家进行偷窥?”从警察的口中,顾若明知道了他暗恋的妹子名字。天可怜见,原来她叫林梦梵么?什么?偷窥?这事儿不能认。顾若明闻言赶紧对警察摇着头。偷窥这“罪名”,特么传出去可是比瓢昌更让人不耻的。不能认,坚决不能认。

  见他摇头,警察也不急。拿过他手上的望远镜冲他扬了扬胳膊,然后走到窗台边向对面楼看了过去。

  “焦距调得不错,很清晰。”看了几眼,警察回头看着顾若明“表扬”了他一句。只是这句“表扬”,却让顾若明心里愈发是有些虚。只是偷看过几眼姑娘而已,我就不信你走大街上不看漂亮姑娘。他心里腹诽着,脑袋却低了下去。终究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惯犯,面对着警察常人就算不犯事都有些发虚,何况他是真的窥过人妹子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了其实也没啥,当然前提是人家姑娘不报警。”警察见状坐到顾若明的面前,掏出烟来递给他一支笑道。

  “她报警了?”顾若明闻言心里一咯噔,暗道一声糟后抬头问道。问完,他才发觉自己入了警察的套儿。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再想收回来已经是不可能。不过奇怪的是,警察似乎对于他偷窥的事情并没有打算追究。人家将打火机伸过来,替顾若明把烟给点着了。

  B正V2版E*首☆#发Ks

  “也,也不是经常看,只是偶尔而已。”吸了口烟,顾若明很心虚的解释着。

  “那你都看见什么了?”警察将烟灰缸拿过来,磕了下烟灰问他道。

  “她似乎是个网络女主播,每天晚上11点左右都会在她家客厅进行直播。至于在哪个平台,我不知道。”顾若明觉得,警察的问题,他还是老实回答比较好。

  “网络女主播,那她平常家里还有别的什么人没有?例如,男朋友什么的。”警察掏出本子,在上边写了一笔之后继续问道。

  “没有,应该没有吧?反正我是没看见她家出现过什么别的人。看起来她似乎是单独居住的样子。”顾若明很肯定的对警察说道。

  “这样啊,那你发没发现,林梦梵最近有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警察闻言又在本子上记了一笔,然后接着问顾若明道。

  “异样?没异样啊,也就是每天晚上11点凌晨2点之间进行直播什么的。不过其他的时间段,因为我要上班,没时间去留意。不过,前几天她在直播的时候,似乎显得有些不一样。”顾若明不知道警察嘴里的异样,具体是在指哪个方面。他回想着前几天,妹子在直播时的情形,有些不确定的跟人家说道。

  “你把你觉得不一样的地方说给我听听。”警察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然后靠坐在椅子上对顾若明说道。

  “她那天,似乎直播的时候心情很好。唱唱跳跳的,比之前直播的时候显得兴奋了许多。直播完的时候,她似乎发现我在看她。从屋里走出来,还指了我一下。不过从那天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直播了。”顾若明回忆着当天的情形,然后缓缓对警察说道。

  “谢谢你提供的情况,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还会来找你的。”警察将本子合上,起身跟顾若明握了握手说道。

  “那个警察同志,那妹子是不是犯啥事了?”将警察送到门口,顾若明一个没忍住开口问道。警察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摇摇头就那么顺着楼梯走了下去。摇头是几个意思?是妹子没犯事,还是在说我问了个白痴问题?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怎么都特么一套一套的。目送着警察离开之后,顾若明有些忿忿道。

  不过稍后,顾若明就没心思去埋怨这些了。因为他看见那些警察,帮两个白大褂从楼梯道扛出了一副担架。担架上还有一个被白布单包裹着的人形。这种桥段顾若明在电视里看得太多了,死人了......谁死了?妹子?怎么可能?顾若明觉得自己的脚底一阵虚浮,他伸手撑着窗台上自言自语起来。这对他无疑是个打击,美丽的爱情,还没正式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二单元五楼那姑娘怎么了?”警察一走,楼下当时就聚集了一群退休的老头儿老太太。每天过着遛狗,广场舞,柴米油盐的生活实在是让他们有些无聊。眼瞅着自己个儿的小区出了人命案子,大家当时就觉得这日子有奔头了。可不是么,闲得蛋疼胯也疼的,找着一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自然会觉得精神了许多。人们浑然不觉,这么议论他人是不是有些不妥。管他妥不妥的,自己开心就好。这是很多人心里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