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35章 妹子不是白看的
  一连两天,顾若明上班都显得心不在焉的。虽然老板娘有心训斥他两句帮他提提神,不过看着他满脸子的生无可恋,还是把狮吼功生生给憋了回去。

  “别是失恋了吧?唉,都是打这个年龄过来的,谁还没一两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不行,下周得给他增加工作量了。只有让他忙起来,才能尽快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老板娘看了看趴在办公桌上愣愣出神的顾若明,心中如此盘算着。

  当天晚上下班,顾若明来到经常光顾的那家小馆子,破例炒了两个菜要了一瓶啤酒后,在那里自斟自饮起来。他决定,要让酒精帮自己从这段恋情当中走出来。一瓶啤酒下肚,又连汤带水的扒了两碗饭,他才打着饱嗝结账走人。可是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瘫坐在沙发上,一直到了夜里11点,他又拿起了望远镜,看向了对面妹子的家。

  妹子今天穿得很性.感,渔网袜包裹着双腿正在那里做着各种舞蹈动作。顾若明叼了支烟,如同往常那般开始了偷看。看着看着,他忽然就打了个冷颤。等等,妹子?不是死了么?顾若明忽然想起来。想起这茬儿,他额头上当时就冒出了一层冷汗。妹子死了,那特么我现在看见的是谁?他放下望远镜,狠抽了两口烟后再度拿起望远镜朝对面看了过去。这一次,没有妹子,只有妹子家的落地窗帘,正在随风飘荡着。

  顾若明咽了口唾沫,燃烧殆尽的烟头将他烫了一个哆嗦。急速抖动着外套,将烟蒂抖落在地。才一抬头,就看见妹子正半靠在他家的窗台上,两条腿一曲一伸的靠坐在那里看着他。

  “啪嗒”一声,顾若明手里的望远镜掉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你怕什么?不是一直很喜欢看我跳舞么?今天我一对一跳给你看好不好?”妹子开口说话了,声音很好听。可是顾若明眼下再也没有那个心思去看妹子跳舞了,他觉得自己跟妹子之间的爱情基础还很薄弱。如果可能的话,他从今往后都不想再看见这个妹子。让这份还没有开始的爱情见鬼去吧。顾若明想往外跑,可是妹子似乎并不愿意让他如愿。门,怎么打都打不开。见鬼的不是爱情,而是顾若明。

  “我跳舞给你看啊?要知道平常想我跳舞,不刷几组520是不可能的。”妹子从窗台上跳进了屋里,穿着渔网袜蹬着高跟鞋的双腿轻轻迈动着。她来到正在死命拉扯着门锁的顾若明身后,轻轻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对他说道。

  “我,我不看跳舞行不行?”顾若明不将额头抵在门上,轻轻磕碰了几下带着哭腔问道。

  $‘◇3正c@版PR首!发z(

  “那你想看什么?大秀?那可是要很多钱的哟。”妹子伸过胳膊轻轻环绕着顾若明的腰,将下巴枕在他的肩膀上对他耳语着。妹子的胳膊很凉,隔着外套顾若明都能感觉到那股子钻心的凉意。妹子的鼻息...好吧她没有鼻息。顾若明身体打着摆子,手上卯足了劲一拧门锁。啪嗒一声,门锁的把手被他拧了下来。看着手中断掉的门把手,顾若明有些欲哭无泪。

  “冤有头债有主,我不过就是偷看了你几眼而已。你就放过我吧?我明天,明天天一亮就去买纸钱烧给你,算是偿还看你跳舞的钱了好不好?”一滴汗珠顺着顾若明的腮帮子流到下巴上,然后滴答一声掉落下来。他头也不敢回的冲身后的妹子承诺道。

  “纸钱,纸钱,我上哪儿买纸钱去?”好吧,现如今绝大多数的事情,只要有钱就好办。不管是人是鬼,都不会跟钱过不去。顾若明这番话一说完,就觉得身后紧贴着自己的妹子似乎是离开了。好半天之后,他鼓足了勇气回头看去。然后整个人贴着门出溜到地上喘息起来。妹子走了,可是上哪儿买纸钱却成了一个新问题。因为宅的原因,顾若明并不知道哪里能买到这种东西。

  “大妈,跟您打听个事儿呗?”一宿没敢合眼,天刚放亮,顾若明就从家里跑了出来。他决定上街打听去,那些个年龄稍微大些的人,应该知道哪里有纸钱卖的吧?于是他拦住了一个上街买菜的大妈。

  “啥事儿啊小伙子?”大妈倒是很和善一人,见顾若明一脸子憔悴的样子,停下脚步问他道。

  “哪儿有纸钱卖啊?”顾若明开口问人家。问完就被人大妈白了一眼,接着啐了一口。

  “真是晦气,大早上就遇见个这么不讲究的人。”大妈扭头就往家走,走了两步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道。她决定今天不买菜了,兆头不好,没的待会会遇上什么不好的事情。

  “老板,你这儿有纸钱卖么?”早上八点整,我准时打开了店门。正拿着水壶洒扫着店铺,就听见生意上了门。

  “有啊,要啥样的?手打的,还是印刷的?手打的贵,但是是硬通货。印刷的便宜,别看它们金额大,可是在下头充其量只能当个零钱使。”我放下水壶,转身走到门口那个看起来精神很是萎靡的客人身前对他介绍着。

  “额,这一亿一张的,当零钱使?”客人似乎有些不信的样子。

  “越南盾,日元,韩币,津巴布韦币,面额都大不是?一万人民币跟一万韩币让你选,你选哪个?这个,就相当于是人民币。而这个,则相当于是韩币。”我从柜台里拿出一沓手打纸钱,又拿出一沓印刷得十分精美,上头还写着冥府银行字样的冥钞放到客人面前介绍起来。

  “那个,老板,你说要是欠了人家的钱,得还多少才算合适啊?”客人闻言点点头,然后从兜里摸出烟来递给我一支问道。听他这么一问,我当时就对这个客人产生了兴趣。

  “那得看人家的胃口有多大了。或许这么一沓,人家就走了。或许你把我的店铺买空,人家都不见得会走。其实最靠谱的,是找一个压得住的人帮你把事情给料理了。”撞鬼了?这活儿我拿手啊。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找点事情活动一下身子骨,比天天守在店里舒服。于是,我冲人家挑着眉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