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37章 所谓爱情
  “妥了,不过张哥,你确定要进去?这上头可是贴了公安局的封条啊。”或许是因为邻居出了命案,跟五楼相邻的四楼和六楼,今天是一个人都没有。至于林梦梵的对门邻居家,更是早早的就去酒店开了房。人们都在琢磨着,等风声过后看看是不是要把房子给卖出去。死过人的地方,住起来总归是有些毛骨悚然的。张道玄请来的锁匠三两下把门锁给开开,完了人家指着门缝上贴着的那张封条提醒了他一声。随意破坏封条,擅自破坏案发现场,可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

  “没事,等这件事办完,自然会有人替我们善后。”张道玄嘴里这个善后的人,自然指的就是我了。他知道我跟刘建军的关系。

  送走了锁匠,张道玄站在楼梯口上下看了几眼,确认没人出门和上下楼之后,这才一拧门锁上的把手,贴着门缝就进了屋。屋里看起来倒是很整洁,整套房子似乎才装修没多久。木地板上的蜡,都还是锃光瓦亮的。门口的鞋架上斜插着两双拖鞋,一大一小。张道玄拧亮了手里的手电,迈步就走到了客厅。客厅里放着一台电脑,电脑跟那台50多寸的液晶电视是连接在一起的。如果可以的话,电脑里的内容可以通过电视反馈出来。客厅里挂着一幅很大的自拍像,照片里的女子,看起来年龄不大,长相也清纯得很。

  “出来吧。”张道玄正准备伸手推开卧室的房门,冷不定就觉得后颈窝上一阵凉意袭来。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站定了身形低声说了句。他虽然看不见对方,可是近段时间以来的修行,却也让他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存在。他手里掐起了指诀,随时都准备着一言不合就动手。

  “你们男人呐,就是这样。想要获得,却又不想付出。获得了之后,却又能狠下心来毁掉一切。”身后传来一个年轻女孩的轻叹声。随着这声轻叹,客厅的灯亮了。

  “不是每个男人都是这样吧,听起来,姑娘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如果愿意,能把你心里的故事,说给我听听么?”张道玄的眼前,逐渐浮现出一个身穿着护士服的姑娘来。他看了看那姑娘,然后缓步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问道。

  “我跟他的时候,才16岁。为了他,我放弃了所有,跟着他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他说,他能养得起我。他不会让我吃苦,这辈子只想好好的宠着我。”姑娘在客厅里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了电脑的跟前说道。

  “于是,你就被他的甜言蜜语给骗了对吗?”张道玄双手交叠在胸腹之间,靠坐在沙发上问那姑娘道。一般越是喜欢信誓旦旦的男人,往往最终都会成为一个食言而肥的人。张道玄自己也是男人,对于男人,他真是太了解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是很疼我的。虽然我俩挣不到多少钱,可是他的每一分钱,都花在了我的身上。有时候想想,我倒是宁愿我们的日子如同刚开始的时候那样穷下去。”女孩儿坐到了电脑前的椅子上,轻叹着道。人,似乎天生就是共患难容易,共富贵难的生物吧。张道玄似乎知道了他们之后的故事。

  “或许是穷怕了吧,他开始四处找活儿干。不管什么活儿,只要能挣钱,他都会去干。他能吃苦,嘴巴也甜。很快就认识了一群朋友,朋友带着他做了两个基建工程,他的手里也有了自己的第一个100万。”姑娘说到这里,伸手对张道玄示意了一下。

  S最、}新b章节Dq上‘#

  “然后,从这个100万开始,他就变了对吗?”张道玄活了60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呢?姑娘说到这里,他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接下来这对曾经的恋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了。他从荷包里掏出香烟,点上一支后摆放到了姑娘的跟前问道。姑娘微闭着双眼浅浅吸了一口摆放在面前的烟火,然后缓缓点了点头。

  “是的,他开始有了应酬,也开始有了夜不归宿。每一次我问他最近都干了些什么,他都不回答我。他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给钱。不停地给我钱,仿佛是想用这些钱,买我闭嘴一般。或许换做其他的女人,拿了钱也就不再管他了。女人嘛,只要男人给足家用,很多人是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可是我要的生活,并不是这样。我要的是他的心,而不是每次开口想要跟他交流,他的回答就是一沓钞票。”女孩儿深吸了一口烟火,然后靠在椅子上长叹着。

  “久而久之,我对他也不再抱有幻想了。男人有钱就变坏,他终究没有成为例外的那一个。我没有再接他的钱,我自己可以养活我自己。男人的心变了,我又何必再去为他伤心呢?我在一个平台上注册了账号,开始学着做主播。有人说,一个当红的主播,可以月入百万。开始的时候,我压根就没想那么多。我只是想在网络上,跟人们倾诉一下内心的寂寞,兼带着挣点生活费。”女孩儿将烟吸了一半,然后挥手将火头摁灭道。这是她的习惯,每一支烟,都只吸一半就不会再吸。这也是网络上的土豪告诉她的,女人这么抽烟,显得有范儿。而且相对的,吸取进去的尼古丁或许会少上那么一点点。

  “最开始,一天只有百把块钱的打赏。除掉平台的分润之外,我几乎剩不了几个钱。但是我还是坚持每天都直播,因为有几个网友,总是在那里鼓励我,并且在尽自己的能力给我刷礼物。直播满月的那天,房间里来了一个土豪。那一天,我挣到了第一个一万。”女孩儿看着眼前的电脑,自嘲地笑了笑道。

  “接连一个礼拜,他每天都是几万几万的为我砸钱。我甚至劝过他,别这么砸了。可是他说,他有钱,而且为了我,他愿意。”女孩儿眼神中闪过一丝回忆道。

  “再然后,你们就开始交往了?”张道玄将指间的香烟在烟灰缸上磕碰了一下问道。

  “没错,不过我们的行话管这叫做,走私。”女孩儿笑了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