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44章 反击开始
  两天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在召开记者招待会的当天早上,我接到了姐姐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她对我说,有不少人在对我家扔臭鸡蛋,父母现在已经不敢出门了。就连我家的小超市,也被人打砸抢了一番。还美其名曰:劫富济贫,替天行道。

  X;V

  “跟父母说,明天他们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出门了。还有,你们在家注意安全。没事的话,暂时不要出去。注意收看今天的江城卫视,我会召开记者招待会。”我的手略微有些颤抖着对姐姐说道。楚瑜,不管你家族有多么庞大,关系网是如何密集。这一次你真的触碰到我的逆鳞了。缓缓将电话挂断,我点了一只烟狠吸了两口,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首先,欢迎大家的到来。其次,感谢江城卫视能对今天这场记者招待会进行直播。最后,对影响了电视机前正常收看节目的观众们,我表示诚挚的歉意。相信大家已经对我不陌生了,对,我就是那个开着红旗,住着别墅,拥有着私人学校的土豪。或者大家更习惯称呼我为为富不仁者,又或者是贪官污吏。这都没关系,因为我相信,在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大家会对我有一个新的称呼。”我开着红旗,载着顾翩翩和颜品茗来到了一家面馆吃了一碗热干面后,才在众人鄙夷或者是仰慕的眼神中前往卫视广播大楼。进到直播大厅,里边已经坐满了各大新闻媒体的记者。我整了整衣装,缓步走上主席台,然后面对着众多的记者面带笑意的开口道。

  “与其说,今天是一场记者招待会。反倒不如说,今天是为我洗白的公证会。我相信大家这几天已经在新闻里见过我多次了,对于网传的那些事情,大家也都有了深刻的记忆。请允许我抽根烟,平息一下心头的怒火。”我双手撑在主席台上,环视着台下的记者们说道。说完,我从兜里摸出了一只烟。

  “公共场所,不应该吸烟,这一点我心知肚明。但是我怕不用烟草来抒发一下心头的怒火,接下来我会干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因为就在刚才,半个小时之前,我的姐姐给我来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她说我在乡下的父母,已经不敢出门了。我家的小超市,也被人以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借口给打砸抢了一番。当然我现在分身乏术,还没有回家去看个究竟。我只想说,这一切,全都拜这几天的虚假新闻所赐。”我深吸了一口烟,然后调整了一下面前的麦克风接着说道。

  “我是江城都市报的记者,请问程先生,您能证明那些新闻都是虚假的吗?如果能,请问证据在哪里?”不等我宣布提问开始,就有记者按捺不住的起身问我道。

  “这个问题,其实问得很好。你先请坐,咱们不着急。”我磕了磕烟灰抬手对那个记者示意道。

  “证据,刚才这位记者说出的这个词语,让我相信我们国家还是一个法治社会。在我提供证据之前我想请问那些在此次针对我的新闻事件当中,充当着排头兵,急先锋的诸位媒体人们一句话。你们在刊发新闻之前,可有证据我就是一个如同新闻中所讲的那般十恶不赦的辣鸡?我相信你们没有,因为证据,在我这里。你们在没有核实新闻内容是否真实的情况下,就将攻讦我的虚假新闻刊登了出去。由此对我还有我家人造成的伤害和困扰,我保留进行诉讼的权利。”我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夹,看着下边的记者们说道。

  “还有那些打砸抢的辣鸡们,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抢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别说我没提醒过你们,最好自己老老实实的照我的话去做,别等我挨家找上门去。那个,导播,你不会把画面切断了吧?一定要直播,一定哦。”我吸了口烟,然后抬手指着面前的摄像机说道。

  “好了,烟抽完了,下面我开始回答刚才那位记者的提问。证据,首先我出示的是,关于我半山别墅是怎么获得的证据。”我将顾翩翩父亲的存款,还有顾翩翩本人签字的声明书,还有颜品茗跟我之前的交易凭证,一一摆放到镜头前说道。

  “我的养父,与顾翩翩小姐的父亲是莫逆之交。在顾翩翩小姐父亲离世之前,他给我了一笔钱,委托我照顾好他唯一的女儿。说到这里,我相信又有人心里不平衡了。凭神马你个辣鸡能遇上这么好的事情?对不对,说到你心坎了是不是?可是世事就是如此,人的一生成与败,运气真的很重要。”我拿起顾翩翩的声明书,抬头看着镜头说道。

  “在经过顾翩翩小姐的同意下,我买下了颜品茗女士所拥有的这幢半山别墅。这里是交易凭证,还有交易税的单据。上边有明确的时间,还有房地产部门经手人的签名盖章。当然或许有人会说了,现在这个社会,你拿钱什么买不到?这些证明,花钱就行了。我只想说一句,不要因为自己的内心黑暗,就因为这个世界没有白天。你可以提出质疑,但是你也要有干货证明你说的是真话才行。证据,这个东西很重要。要不然随便谁都能污蔑别人,而不用举证的话,那这个世道才是真的乱了。我说你是隔壁老王的种,相信你也不乐意。”我将手里的声明书,房产证,交易凭证等东西一一放好后看着镜头说道。

  “下面,我继续举证。证明我家的那套别墅是怎么来的。”我将当时跟艾义勇签署的协议书甲乙两份都拿在手上,对记者们说道。

  “赔偿,拆迁的赔偿,很简单明了对不对?相信在这个事情上,并没有什么值得大家怀疑的地方。因为不仅仅是我家,整个村,整个乡,在那次拆迁的事情上,获利的也不在少数。”我将协议扔到主席台,然后将手插在兜里说道。

  “至于建立学校的款项,我想有请周克琰先生亲自出面对大家做一个解释。”我看着坐在台下的周克琰,一抬手对他做了个有请的手势道。

  “鉴于程先生为本人爱女治好了久治不愈,甚至即将威胁到她生命的顽疾。个人决定,赠与程先生款项若干以表谢意。没错,程先生建校的钱,是我出的。理由,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周克琰跟我握了握手,然后轻轻拥抱了我一下,表示对我支持后转身对台下的记者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