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48章 风云渐隐
  “直播结束,切断信号。”眼瞅着剧情没有按照套路来走,在导播间坐镇的台长当机立断让工作人员掐断了直播信号。原本按照他设想的,在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之后,我应该如同艺术人生中那般来点煽情的倾诉和眼泪才算完的。没成想,我居然拉住人家的裤腿儿讹起钱来。这一幕,让台长对人生又有了新的思考。

  “松手!”楚瑜咬着牙对我低声怒道。此时此刻我的表现,已经完全颠覆了他之前对我的印象。原以为我是个刚过易折的主,没想到我却是个能屈能伸的货。楚瑜隐约觉得,此番栽在我手里并不冤枉。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看着我现在的德行,他觉得自己对我并不了解。不仅是他,就连那些记者们都看傻了眼。此事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一致认为我就是个污吏那般必须要打倒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现在拨乱反正了,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又觉得我这么做,才算是正常的反应,才是性情中人。就连网络上对于此事的评价,也开始欢乐了起来。

  更6T新最√快A上

  “小凡好样儿的,不赔钱就别起来。”

  “杀人偿命,揍人赔钱,天经地义。楚瑜,你有多少钱?”

  “这么做不好吧,有事说事儿,这不是耍赖么?”

  “握草,你特么怎么从二楼跑三楼来了?许楚瑜耍无赖就不许小凡耍耍?”

  我一手拉住楚瑜的裤腿儿,一手拿着手机粗略地浏览了一下网友们的留言。很好,这很欢乐。楚瑜的电话又响了,他的父亲给他打的。人家接电话的时候我停止了拉扯,这是身为一个良好市民的基本素质。也不知道他的父亲到底跟他说了些什么。自始至终,楚瑜都只是轻声在那里嗯,嗯着。一直到最后,才说了句:知道了父亲。

  “关于赔偿,你跟我的助理谈。你的条件,只要不过分,我都能答应你。现在我真的有急事回帝都,你可以松手了吧?”楚瑜蹲下身子,看着我那张让他生厌的脸缓声说道。

  “妥,你回去办事吧。替我跟家带个好儿。你来了我不在,我来了你又要走。下回有机会,咱俩再聚。”我闻言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身起来,双手紧紧握住楚瑜的手掌不停地晃动着说道。如果有人不了解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估摸着能觉得我们是相交多年的挚友。

  “小凡小凡,你的演技太棒了。就你这样儿的,如果有个好点的经纪人运作一下的话。没准真能成为当红明星,怎么样?有没有这个意向?”目送着嘴角不住抽搐的楚瑜离去,我才一转身准备下台跟前来助阵的亲朋好友们寒暄两句。就看见一个双目无神,戴着茶色眼镜的汉子一把拉扯住我连胜自我推销着。

  “经纪人?你贵姓?”我停下脚步看向他问道。

  “鄙姓宋…”汉子仿佛看见了曙光,松开拉着我胳膊的手,略带矜持的答道。

  “滚!”我一脚将他踹一边儿去,然后走向了顾翩翩她们。特么如今经纪人实在是一颗定时炸弹,尤其还是个姓宋的。我决定,以后真需要经纪人,也要找几个萌妹子才行。嗯,到时候是让她们穿女仆装合适,还是穿职业装合适?我吸溜一下咽了口口水,上前一把将顾翩翩和颜品茗护在怀里。

  “这是为什么呢?”人家从地上爬起来,很是委屈的自言自语着。

  “兄弟,你是被同行殃及池鱼了。要么换个行当,要么换个姓吧。好自为之。”一个记者闻言,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好言相劝着。

  “这里最好的酒店是哪里?”我走到周克琰身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问道。

  “你准备请客?”周克琰伸手在我后背上轻拍了几下,表示着对我战斗胜利的祝贺道。

  “不,我准备让别人请客。”我松开胳膊,很认真的看着周克琰说道。为了艾义勇的事情,我费了这么大周章,得罪了许多的人,宰他一顿饭应该不算过分吧。同时我也想借着这顿饭,好好感谢一下那些值得感谢的人。一顿饭当然是不足以感谢他们的仗义出手,不过他们的这份人情,我会时刻记在心里。等他们有需要的时候,我必定加倍偿还。

  艾义勇出来了,没有等我开口去敲他的竹杠。他自己就主动提出要宴请大家,他的那些个小弟们,也先后从小城驱车赶了过来。在电视里,他们才知道在自己的老大身上发生了什么。酒宴安排在傍晚六点,艾义勇包下了一个能够容纳下二十桌酒席的大厅。他对我说,本来准备摆五十桌的。可是后来琢磨了一下,要那么多酒肉朋友过来干嘛?今天能参加酒宴的,以后就是他艾义勇的真朋友。

  驾车行驶在路上,执勤的交警们看见我的车,没有如同以往那般表情严肃的敬礼。他们换了一种方式,露出脸上的笑容,冲我微微点头致意着。有一部分民众发现了我,也是停下匆忙的脚步,或是鼓掌,或是拿出手机进行拍照。我的微博里,也满是祝福的留言。甚至有一些搞笑的网友,还在里边留下了:这家不能喷,换下一家。诸如此类的留言。一时间,让我觉得世界美好了许多。人们的内心深处,还是善良的。只不过在有些时候,现实会把他们心里的恶给逼出来。

  当晚,艾义勇喝躺了。没人劝他的酒,他自己提溜着酒瓶,挨着桌子逐一敬了下去。尤其是我所在的主桌,他更是不遗余力的再三敬酒。跟我同桌的,都是这次出力甚大的人。艾义勇没有跟往常那般油嘴滑舌的讨人欢心,只是一杯接一杯的跟他们喝着酒。被人从地上搀扶起来的时候,他忽然把手里的酒瓶往地上一砸。然后抬手指着我对所有人说了句:这就是我的大哥,亲的!

  没人会在这个时候跟他抬杠,因为事实上我确实比艾义勇的年龄要小。他们都知道,这次艾义勇的事情,是我豁出去了才摆平的。人生之中,这样的朋友不多。有的人甚至一辈子,都遇不到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