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52章 我的山,我的湖
  “您看,这座山连着周围的湖泊,打现在起就归您租用了。期限咱弄不了太久,先70年怎么样?70年后,看政策您再决定是续租啊,还是怎么样。反正日子还长着呢,万一到时候政策一变,允许私人购买土地了呢?您说是不是?”陪同我看地的人,坐在船尾指着眼前那片山丘说道。山丘海拔约50多米,看起来杂草丛生,树木茂盛。眼前这条宽约二十多米的湖泊,绕着山丘走了个9字,然后奔流而去。放眼看去,除了艄公,外加我们俩之外,居然没有半个人影的存在。

  “这里可够荒的。”下了船,一行三人摸索着上到山顶。我举目四望着说道。

  “有人的地方,也不能这么山清水秀不是?您看,打今儿起,这方圆4000亩的土地就归您了。将来在这儿盖上几幢宅子,闲暇时候去湖里泛个舟钓个鱼啥的,这日子得多惬意?”土地部门的人遥指着山脚下那如同玉带一般环绕着的湖泊,嘴里啧啧有声的对我说道。

  “网,手机信号儿,这些个问题还得你们帮我协调解决。我是想清静,可是我不想与世隔绝不是。”我摸出手机四下里拍着照准备带回去给顾翩翩她们看看,不经意间瞅了瞅手机屏幕,发现只有勉强一格信号。我拿着手机走到人家跟前儿说道。现代人,已经离不开网络和手机了。或许也有吧,但我不是那样的人。没事的时候,我还想逛逛论坛,发发微博,看看某榴呢。

  “马上会在临近的地方安装一个信号塔,至于网络的问题,到时候会一起解决的。”人家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楚家交代下来的事情,目前来说还得用心去办。敢扇楚瑜耳光的主,关于他的事情更要用心去办。人家心里琢磨着。

  “别在临近地方啊,远一点没关系,只要我这里能接收到满格信号就行了。以后我还要结婚,还要生孩子的。万一信号塔的辐射对我孩子造成啥影响怎么办?”我四下里看了看,除了荒山就是野岭的。随手一指,我就在远处那个山丘上指定了建立信号塔的位置。

  最q新章节上

  “义勇啊,我家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等那边处理完,你给我调些人手过来帮忙守山。对了,做几块牌子,写着私人领地,非请莫入。给我沿着山脚,不,沿着湖岸钉上。”在山上撒了泡尿,宣示了一下自己的主权之后,我这才跟着人家深一脚浅一脚的下了山。等到了对岸,给过船资后又上了土地部门的车,颠簸着就回到了市内。回到市区,时间已经是下午了。跟土地部门的人道过别,我给艾义勇去了个电话。

  “哥你的地批下来了?怎么这么快?想当初我拿块地,动用了不少关系还等了半年呢。”艾义勇那边吵吵嚷嚷的,勉强可以听清他在说些什么。

  “嗤,你能跟我比么。你还被人家给关了几天呢。对了,你那边在干嘛呢?怎么这么吵!”我在电话这头笑问道。

  “还不是那几个抢咱们家超市的货,在这儿耍赖呢。说什么东西和钱都吃了花了,要赔没有,要命一条。这不,他妈正抱着我的大腿哭诉家里困难什么的。这特么,合着如今家庭困难也成了抢劫的理由了。唉,我说大妈你抱着我腿哭不管用啊。你去乡办公楼门口坐着,把你们家的困难摆摆。不过我可告诉你,就属你家那货抢得多。连货带钱的,价值都过万了吧。”电话里,传来了艾义勇响亮的嗓门。

  “搜集好证据,你别跟人乱来,我给刘建军打个电话。”困难,特么你困难就应该来抢我的东西?我对艾义勇嘱咐了一句,完了给刘建军打了过去。

  “这事儿,怕是不好解决。要真是困难户,人家也没钱赔不是。要不,你们协商解决?”刘建军在电话里这么答复我。

  “特么的,他要是无意损毁了我什么东西,家里困难我也就算了。现在是抢劫,抢劫你懂不的?刑事案件你特么要老子去跟人走民事协商?啥啥都特么协商完了,要你们干嘛?逮饭(俚语,光吃不干的意思)呐?你特么还敢再不作为一点不?你说,还有哪些事是要协商的。老子列个单据出来,省的以后跟你们这些捕快多费唇舌。”刘建军的话把我惹恼火了,我拍着桌子对他怒道。

  “你看,你别急啊,我这不是怕耽误你的工夫么。你说啊,把人家儿子抓了,判个几年。他家本来就困难,那不是雪上加霜么。完了家里要是活不下去,肯定会弄出点更大的事情来,对社会的稳定和谐也是一个极大的隐患。”刘建军在电话里劝着我。

  “合着,你这是把本应该你们承担的责任,转嫁到老子身上来了对吧。老子不协商,不罢手,就特么是破坏社会的稳定和谐?难怪人说为人莫当官,当官都一般。老子不找你了,老子去协商去。”立场,还有思维方式的不同,让我跟刘建军之间的谈话很不愉快的结束了。

  “我已经安排人过去调查了,你千万别冲动……你现在也是个名人了,做事情可不能跟以前那样。这事儿你是受害者没错,可是万一被人抓着什么把柄再大肆宣扬一下。你也知道,现在的人都憎强怜弱,到时候舆论又会一股脑的说你的不是了。相信媒体颠倒黑白的能力,你已经见识过。我是不想你今后整天都忙着跟人打官司。生活,吃亏上当着不也得过么。”或许是害怕我给弄出个什么大案要案出来,过了分把钟左右,刘建军又将电话给我打了过来。

  “我之所以选择报警,而不是选择私下里解决,就是有这方面的考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是富有者,还是贫穷者。虽然我知道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达到这个阶段,可是你不做,我不做。都不去维护公平公正,这一天就永远都不会到来。都指望着占别人的便宜,等哪天别人占了自己便宜的时候,又该如何呢?事情你去处理,我不插手。”我缓了缓有些激动的情绪,点了支烟对刘建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