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53章 绑架
  事情最后的结局,终究是没有按照刘建军想的那般进行。因为他始终都只是把我当做市民程小凡,而不是那个开着京AG红旗的程小凡。身份的不同,事情的结局自然也就不同。参与打砸抢的十几个一个都没跑儿,除了逮进去之外每家还另行赔偿了一万块钱。这当中,市里乡里各方面先后找到我做了一番自我检查和深刻的反省。世事就是如此,权者为尊。

  另外作为补偿,乡里派工程队将我家的小超市扩大了一倍,并且许诺今后乡镇机关需要什么,都会从我家超市进货。超市扩大了面积,就得重新装修。我将那十几万块钱交给艾义勇,让他帮忙打理这件事。超市扩大了营业面积,就得多招两个帮工。一时间,我家的小超市门庭若市起来。不少赋闲在家的大姑娘小嫂子们纷纷上门求职。

  “嗯?你去菜场买菜了?”将乡下的事情全都交给艾义勇打理之后,我返回了半山别墅。傍晚6点多钟,顾翩翩从学校回来了。一进门,就将提兜里的番茄,黄瓜,生菜放到了一旁开始换起了鞋子。我走过去将菜拿到厨房,然后问她道。这个点,还能买到这么新鲜的蔬菜,真是破了天荒了。

  “没有,回家的时候遇到了两个菜农。我看着天快黑了,人家还挑着担子卖菜,就随手买了一些。”顾翩翩换好鞋子走过来说道。

  “菜买得不错,晚上番茄炒鸡蛋,生菜猪肝汤,凉拌黄瓜怎么样?”我将围裙往腰上一系问顾翩翩道。在家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都是我下厨的。没办法,家有美女男人就得多干活。在某些时候,老公这个词儿其实是跟劳工划等号的。

  “随便你咯,你做什么都好吃。”顾翩翩走到沙发旁坐下,然后端起我的茶杯喝了一口说道。

  “品茗姐姐怎么还没回来。”等我把饭菜都做好,点着烟坐到沙发上的时候,顾翩翩忽然开口问道。时间已经是夜里7点,往常这个时间,颜品茗早就回来了。

  “给她打个电话,催催她。”我吸了口烟说道。她的茶楼生意时好时坏的,没准现在还有客人没走给耽误了?我在心里这么想道。

  “没人接!”接连打了两次,颜品茗的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我去茶楼看看。”茶楼距离我家只有刻把钟的脚程,我决定过去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又有痴汉去茶楼纠缠她?特么别让我碰着,碰着非把他打成伤残人士。我在心里如此琢磨道。这事儿也不是没发生过,之前不是还有一货手捧鲜花纠缠过颜品茗么。

  “唉?你们老板娘呢?”走到店门口,我就看见几个员工正在那里关着店门准备下班。我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颜品茗的身影,完了我开口问人家道。

  “品茗姐啊?她早走了啊,她还没回去?”大家都知道颜品茗现在跟我住一屋,见我找店里来了,连忙对我说道。

  “啥时候走的?”我问她们。

  》“Q正9版首P|发‘

  “有一个多小时了吧。”员工们面面相觑道。步行刻把钟的路程,走了一个多小时,爬也能爬回去吧?关键是,特么来时的路上也没见着她的身影啊。这娘么跑哪儿去了?我挠挠头,拿出手机给拨通了颜品茗的电话。电话里传来正在接驳的嘟嘟声,一直到它自动挂断,颜品茗都没有接电话。

  “要不,我们下去的时候顺便找找。没准品茗姐下山买东西去了呢?找到她我们让她给你回个电话。”员工们见状纷纷表示道。

  “成,你们顺带着看看她是不是去买东西了。我先回去,这娘么,去哪儿了也不跟人说一声。”我对几个妹子点头说道。

  “可能是下山买东西去了,我们先吃吧,猪肝汤凉了不好喝。”回到家中,打开门我对顾翩翩招呼着道。我决定今天不给颜品茗留饭,让她长个记性,下次不管去哪儿都要跟我报个备。

  “翩翩?翩翩?”进了客厅,没有看见顾翩翩的身影。桌上的饭菜依然摆在那里,茶几上剩下的半杯茶还有些温热。茶几下边,有一只拖鞋遗落在那里,是顾翩翩的。

  我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颜品茗的号码。

  “程先生,现在是不是挺焦急的?说实话,你的家挺豪华的。如果不是有任务,我们真想在里边住上两天。哦,你的女人们很不乖。要不要听听她们的声音?”电话里,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他的普通话带有一股子很奇怪的口音,听起来让人感觉有些生硬。

  “说出你们的条件,大家都是成年人,不用拐弯抹角了。”我坐到餐桌跟前,拿起碗筷给自己盛了一碗饭开始吃着道。敢动我的女人?吃饱了老子才有力气收拾你们。

  “程先生真是个痛快人,请放心,尊夫人在我们这里很好,没有人会对她们不敬。当然,前提是程先生能够体谅我们,完全按照我们的想法去做。”电话那头的男人笑了笑对我说道。

  “真特么墨迹,说,你们要什么?钱?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一碗饭吃下肚子,我抹了抹嘴起身说道。说话间,我抬脚往楼上走去。

  “日月精,哦,或许还有玄奘舍利。一样东西,换一个人。”对方索要的东西,暴露了他们的身份。一直惦记着这两样瑰宝的,除了日本人没别人了。

  “你们是浅草寺的人?”我走进房间,将衣柜打开,从里边的隔层里拿出符文剑提在手里问他道。

  “不愧是服部年宏长老视为劲敌的人,阁下果然聪明。”对方虚伪的赞扬了我一句。

  “说交易地点,我手头现在只有日月精,先换一个回来总可以吧?”我将衣柜关上,提着剑转身向外走去道。想要要挟我?我压根就没打算用日月精去跟他们做交易。触了我逆鳞的人,没几个有好下场的。我紧握着剑鞘,顺着楼梯往下走去。

  “程先生果然是爽快人,可以答应你的要求。那么,我们会在江边码头恭候大驾。不要带任何的随从,我们只希望看到程先生一个人来。”对方言语中微微带着一丝喜意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