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55章 螳臂当车
  “现在,去会议室等我们吧。不知道,程先生准备交换哪一位小姐?是顾翩翩小姐?还是颜品茗小姐?请预先指明,我们也好当面交易。”走上了三楼,楼道内有一股子霉味。江边的潮气重,大楼又长期没人打扫,以至于墙皮上长了一层霉。电话里穿出来的声音,在死寂的楼梯道内细微地回响着。

  “好,请先把颜品茗女士带过来吧。”说完我闻言放眼看去,很快就找到了钉在门楣上写着会议室字样的铭牌。地上的灰尘很厚,踩上去湿湿的很是有些粘脚。楼梯道内除了我的脚印之外,还有一行脚印遗留在地上,看样子对方事先应该来勘查过地形。之所以选择颜品茗进行交易,因为我知道有顾纤纤在下边照顾着她的今生,一定要比她照顾颜品茗上心得多。而且不管选择谁先进行交易,对方一定会抽调人手出来对那个人进行押送。这么一来,留在下边的人就少了。而且我跟顾纤纤各解救一个,把握会比同时解救两个要大得多。

  “如你所愿!”对方笑了笑,然后挂断了电话。

  会议室里的桌椅倒是还保持着原样,只是上边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而已。我绕着会议室走了一圈,把犄角旮旯儿都检查了一遍。确认屋里并没有被人安装上定时炸弹之类的东西之后,这才站在会议室的正中央位置等候起对方来。

  “程先生,久仰大名。”少时,一个看起来就跟普通菜农没什么两样的中年矮子,就押送着颜品茗走了进来。窗外的月光斜斜照着他的身上,却并没有照射出他的影子来。没有影子的人,这让我想起了小气和尚护送玄奘舍利的途中,在活佛禅寺遇到的事情来。那一次,正是有人操控影子夺宝。而今天,我估计对方则是想利用影子来对付我。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因为他们没有必胜的把握。还有就是,他们想让我帮他们得到舍利子。

  “东西在这里,人可以放了吧。”我看了看被布条儿勒住嘴巴,不让她发出声音的颜品茗,用眼神安抚了她一下后对来人说道。颜品茗双手被绳子捆在身后,不停地用焦急的眼神看向我。

  “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的英文名字叫做马克.霍顿,当然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山下千里。嗯,我的父亲,是个澳洲人。”山下千里并不急着跟我做交易,而是在那里做起了自我介绍。或许在他看来,这次的交锋,将会以他的完胜而告终吧。

  “哦,我国有个袁隆平院士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我耸耸肩问山下千里道。

  “他还有个称号,杂交水稻之父。嗯,杂交水稻。”见山下千里有些不明所以,我拿出烟来点上一支之后对他说道。一句话出口,我隐约看见了颜品茗眼角那一丝笑意。这妞,居然听懂了我话里的涵义。

  “当然,他只是杂交水稻之父。对于其他杂交出来的品种,我想他是不会负责的。”我抽了口烟,然后轻声说道。

  “纤纤,下头情况怎么样?”一口烟雾吐出,我在心头跟纤纤联系了起来。

  “官人勿忧,下边只有一人在看守着翩翩妹子。”顾纤纤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

  “区区两个人就敢来炸刺,好,稍后我一动手,你就把下头那个给制服了。记住,留他一条狗命。”我在心头嘱咐着顾纤纤道。

  “妾身明白。”顾纤纤随即答道。

  “程先生,呈口舌之利并不能改变现状。下面,请把日月精给我验看一下吧。”品味过来我话里的意思之后,山下千里脸色一沉道。

  “东西在这里,但是在交给你之前,你是不是应该把颜女士身上的绳索给解开?这样做才公平,不是吗?”我从兜里摸出一方玉盒拿在手上对山下千里说道。玉盒是我用来装五色玉的,品质自然上佳。任谁看,都会觉得里边装的东西肯定价值不菲。

  Y2最新}d章节;`上g*?

  “程先生真是个谨慎的人。好,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就先把颜品茗女士给放了。只不过程先生,希望你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不然你会后悔的。”山下千里手中刀光一闪,就见颜品茗身上的绳索寸断于地。呛一声收刀,山下千里看着我冷笑道。

  “过来。”我将玉盒轻轻放到面前的桌上,然后对颜品茗招呼道。在招呼她的同时,我也同时对看守符文剑的两个鬼差下达了指令。颜品茗快步向我这边走来,经过窗口的时候,月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将她身后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我凝神看去,终于明白山下千里的影子去了哪里,又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足的底气警告我不要耍花样了。因为他的影子,就跟在颜品茗的身后。如果我有异动,相信他的影子第一个下手的目标就是颜品茗。只不过既然被我识破了行藏,他再想如愿已然是痴人说梦。

  “混蛋,你敢骗我?”就在颜品茗走到我身边的同时,山下千里也拿到了我放在桌上的玉盒。急不可耐的打开一看,盒子里却是空空如也。山下千里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大怒着将玉盒朝我砸来,随后双手一合喝道。

  “剑来!”就在山下千里抬手之际,我一把将颜品茗揽入怀中,然后高举右手大喝一声。

  “晶嘤!”一声,一道剑光自窗外弹射进来。我手一抄握住剑柄,抖手之间就拔剑出鞘,对着颜品茗脚下的影子就斩了下去。

  “呛!”剑锋从地板上划过,带起了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一阵火星四溅,就看见颜品茗脚下的影子被一分为二。而同时,山下千里眼中闪过一丝骇然,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踉跄着就往后退去。他没想到我居然早就识破了他的把戏,更不知道我的剑是怎么来的。

  “大黑天!”影子被符文剑划成了两截,下半身被我的剑钉在脚下,上半身则是贴着地面就向山下千里急速爬了过去。受此重创,山下千里急忙祭出了看家的本领。

  “服部年宏没有告诉你,他是我的手下败将?”我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手中剑锋急抖,将钉在脚下的影子划了个稀巴烂后对祭出大黑天以求自保的山下千里问道。

  “你...”直到这个时候,山下千里才知道他跟我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大。

  “一剑化三清。”我左手搂着颜品茗,右手剑锋一抖对着山下千里就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