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64章 不甚明了的情报
  脱去了烤肉店制服的服务生,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学生。他很清秀,当然比贫道还是要略差那么一点点的。我正准备问他来干什么,一抬头就看见苏颜珞的房门被打开。然后她冲我使了个眼色,我这才让开身子放他们两人进了屋。

  3^永z久+免~$费看3小说

  “自己人。”等我把门关上,苏颜珞才开口轻声说了句。

  “上官牧,成均馆大学学生,在烤肉店勤工俭学。还有一个身份相信你现在应该知道了。”苏颜珞示意略有些拘谨的上官牧坐下,然后对我介绍起他来。

  “额,还是学生啊?你咋就想着到这里来读书了呢?”看来我对上官牧的第一印象是对的,他还真的是个学生。

  “因为,我觉得或许在这里,还能找到一些儒家汉学的影子吧。”上官牧羞涩的笑了笑,然后轻声说道。

  “这是我搜集到的情报,韩方特工最近频繁出没在济州岛附近。有传闻他们是在为萨德的部署打前站。但是也有人认为,他们一定是抱着什么别的目的去的。毕竟现在还没有定下最后的部署,两国就已经吵翻了天。如果把萨德部署在济州岛附近,我相信后果没人能够猜测得出来吧。毕竟济州岛距离我国,只不过几百公里的距离。说是在家门口,也不为过。”上官牧将一个U盘拿出来交给了苏颜珞道。

  “有我们的人跟去济州岛想要弄清楚韩方真实的目的,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出了一些意外跟我们失去了联系。在失联前最后得到的消息,提到了一个密码箱和看不到的地方才是目的地的留言。在同事失联后,我们第一时间就将情况汇报了回去。想不到这么快,你们就来了。”上官牧抬手看了看表,加快了语速对我们说道。他只能离开半个小时,留给他解释的时间并不多。

  “大体上就是这样,资料都在U盘里,更详细的情报暂时我们也无法取得。”上官牧放下腕子,起身有些歉意的对我们说道。

  “我得回去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只需要去店里找我就行。如果我不在,就在门口的花盆里扔下一颗白色的石子,我看到后会来找你们的。”上官牧伸出手来,跟我们分别握了握手说道。

  “密码箱里有韩美磋商的情报......他们来济州岛另有目的,记住,看不见的地方才是目的地......”将U盘插进特制的手机,一阵沙沙声之后,从里边传出了这么一段音频。仅此而已,就这么一段音频,没有其他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看来,我们得去一趟济州岛了。”苏颜珞反复听了几遍之后,将U盘取下来损毁掉对我说道。去哪里我都每意见,这次过来本来就是执行任务的。闻言我对苏颜珞点了点头。

  “今晚休息一下,明天早上我们就出发。”苏颜珞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跟我打过招呼后,马上就拿起电话打给了前台,让人家帮我们预定明天从首尔飞往济州岛的机票。因为隔天就要去执行任务,当晚我们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出去逛街,以至于让我错过了鼎鼎有名的“济女山”风光。在酒店吃了一餐定食之后,我们就各自回房休息了。我这个人有个毛病,睡觉认床。躺在床上打着辣白菜的嗝,手捧着制作精致的精美小册子颠来倒去的不造折腾了多久,我才沉沉睡去。

  “啪啪啪,啪啪!”自我感觉并没有睡多久,恍惚间我就听见了敲门声。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我打着哈欠将门给打开了。

  “龌龊!”苏颜珞穿戴齐整的走了进来,一眼瞅见我枕头边沾满了口水的小册子,杏眼圆瞪咬牙切齿的对我蹦出了这么两个字来。我有心想对她解释,我睡觉有流口水的毛病。可是转念一想,解释了她也未必会信,还有可能会越描越黑,索性也就作了罢。

  “稍等片刻,我先入个厕,刷个牙什么的。”见苏颜珞没有离开的意思,我瞅了瞅卫生间那带着朦胧感的磨砂玻璃对她说了句,然后一边解着睡衣的带子一边往里边走去。不好意思主动开口让妹子离开,也就只能用这招了。当然是妹子对汉子没有意思的前提下,要是遇上个有意思的妹子,人家会误会滴。误会的后果,很有可能会搞出人命滴。

  “流氓!”这招果然管用,同时也证明了人家对我压根没有什么意思。苏颜珞嘴里又蹦出两个字,然后转身蹬蹬蹬走到门口,拉开门出去后使劲将门一摔。

  “砰!”摔门声起。

  “咚!”异国他乡的第一坨肥料也掉进了马桶里。

  半个小时之后,我跟苏颜珞窃窃私语,面带微笑地从电梯里下来了。其实我们压根就没说什么,就跟某些演员说台词那样,嘴里不过是说着1234567而已。演戏嘛,演员是在演戏,我们现在同样也是在演戏。住宿费不便宜,但是服务也相应的要好一些。这是理所当然的,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是。等我们从酒店前台拿到了机票,人家甚至连机场大巴都替我们联系好了。不仅如此,人家甚至很贴心的为我们预定好了当地的酒店。在他们看来,不管中国人在他们国家哪个地方消费,都是在为他们创造利润。

  坐上了大巴,就如同是坐上了国内的长途客车一般。满耳充斥的都是来自于国内各地的口音,大家来自于天南海北。但是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地,济州岛。登机之后,经过一小时零十分的飞行,我们终于踏上了济州岛的地界。到了帝都,才知道官小。到了四川,才知道结婚太早,到了东莞,才知道身体不好。眼下我是到了济州岛,才知道韩国人太少。从机场一直到济州岛腹地,沿途我都以为自己是在国内。偶尔听见两句韩语,我都认为人家是外国人。在无数的剪刀手和耶声中,我和苏颜珞终于是来到了预定的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