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67章 误打误撞
  “锵锵锵!”又是一阵金铁交鸣,浮空的四卦颤抖了八下,而我则是连退了八步。

  “这么下去不行,苏颜珞你先走。”我右手低垂体侧,不停地颤抖着道。八剑齐毁,虽然暂时阻挡住了四卦的进攻,可是等四卦调整过来之后,我又拿什么对付它们?八剑我依然够道力祭出,可是按照目前这种状况来看,似乎对四卦造成不了什么太大的威胁。就这么周而复始下去?那等我道力耗尽又该怎么办。我没想到四卦居然这么厉害。

  “我走了你怎么办?”苏颜珞从地上翻身起来,有些急切的对我说道。眼前的这一幕,是苏颜珞从未见过的。她到今天才知道,原来电视里拍出来的东西,不全都是假的。起码眼前的四卦,还有刚才我打出去的那八剑都是真的。

  “你走了我少了个累赘,待会好溜!”我深吸了几口气,平息了心头的震荡对苏颜珞说道。这是我的打算,只要苏颜珞走了,我撑一会儿实在不行也溜。打不过还不兴我跑?顶多回去想辙,有了办法再过来找场子呗。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四卦总不会跟人似的能说走就走的吧。

  想法是美好的,可是现实却不给我们任何盘算并且执行的时间。四卦稳定下来的速度比我想象中要快得多。它们绽放着幽蓝的光芒,从天而降对着我就席卷了过来。它们散发出来的威能,让我有一种同源,却又似是而非的感觉。

  “官人,妾身想到一个办法或许可以一试。”金钱剑身上绑扎着的红绳已经有即将断裂的迹象了,正当我准备全力以赴跟这四卦死磕到底的时候,脑海中忽然响起了顾纤纤的声音。

  “什么办法!”我急忙问道。这回我不做任何保留了,咬破了舌尖一口心头血喷出。一招手将血雾尽数招回掌心,随后将其抹到了金钱剑上重新祭出了八剑。

  “官人你看,它虽然只有四卦,可也是从五行八卦里演变而成的。我们不妨用五行相克之法尝试着破它一破?实在不行,官人不要犹豫,马上跑。”顾纤纤在我脑海中急速对我说道。听她这么一提醒,我顿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好,我们就试一试。”四卦散发出的罡风已经将我的外套欺压得猎猎作响了。我双手紧合,引动全身的道力灌入身后漂浮着的八剑身上。一跺脚将它们齐齐向四卦打去。

  “官人,火克金,用离剑打乾卦。”顾纤纤待我蓄势完毕过后,急忙在心头提醒着我道。

  “好!”我闻言急忙引导着离剑对着乾卦就疾刺了过去。

  “不要停,别让四卦相生破了你的相克。木克土,用震剑打坤卦。土克水,用艮坤二剑打坎卦。水克火,用坎剑打离卦。官人,八剑齐出灭了它。”顾纤纤连声在我心头脆声道。

  “锵锵锵!”这一次我的攻击不再是漫无目的以硬碰硬,而是有的放矢各奔目标了。一阵金铁之声响起,四卦体外的湛蓝兀地变成了苍白,再接着,它们停止了动作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吱......”一声刺耳的破裂声传了过来,我急忙用双手捂住了耳朵。四卦身上出现几道裂纹,随着裂纹的逐渐延伸,最终化作点点繁光支离破碎了。

  “昂!”四卦支离破碎之后,一声听起来有些稚嫩的龙吟从悬崖下方传来。

  “龙脉,残缺的龙脉。”闻声我抢先跑到悬崖边上,放眼望下看去,只见茫茫海水之中,一条断了龙尾的龙脉正随波逐流着。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龙脉昂首冲着我所在的方向,又是一声龙吟。龙,华夏的图腾,我想把它带回去。

  “纤纤,送我下去,我想把那条龙脉带回去。”说做就做,我收回身后的八剑对体内的顾纤纤说道。顾纤纤对于我想做的事情,一向是持支持态度的。就见她从我体内脱体而出,然后绕着天空打了个旋儿。从身后将我抱着,一个纵身带着我就向悬崖下边坠去。

  “喂,喂!”呼呼的风声中,隐约传来了苏颜珞焦急的喊声。

  “找个地方藏起来,等我上来再说。”顾纤纤一个转身,将我调转了一个方向。我脸朝上方,双手拢在嘴边对悬崖上的苏颜珞喊道。这边发生这么大的动静,我相信稍后肯定会有人过来一探究竟。

  F看、-正版章;节上{

  顾纤纤护着我,一路往悬崖下方坠去。一个深邃的洞口出现在我的眼前,里边隐约还残留有四卦的气息。看来,刚才她就是触动了这里的机关才把四卦惊动了的吧?仔细感受一下,似乎还有一股子龙脉的气息在里边。难道四卦,是用来镇守龙脉的?我在心中暗暗想道。

  “昂!”断了龙尾的龙脉,已经失去了徜徉的能力。它随波逐流着,看着我低鸣了一声。顾纤纤明白我的心意,从身后抱着我,双脚在悬崖上一蹬,带着我就向水中的龙脉横冲了过去。

  “踏踏踏”眼看即将接近龙脉,顾纤纤这才一个下坠,抱着我脚踏波涛减缓了前冲的速度。

  “在这里许久,想家了吧。”龙脉之水中浮动着,双眼瞪着我。一直到我停在它的面前,将道力附着在掌心轻抚着它的龙须,这才放松了警惕。从我掌心中的道力中,它隐约感受到了一股亲近的感觉。

  “跟我回去吧,我送你回昆仑。那里,有许多你的同伴。”我嘴里说着话,手掌轻轻抚上了它的眉心说道。

  “什么人?”悬崖下有人,还有工事。下来得匆忙,之前我并没有仔细去观察。就听见一阵轰隆声过后,一道合金的大门从悬崖底部缓缓开启。然后一群韩国人从里面跑了出来,四下里张望叫喊着。当然他们喊的什么,我并不清楚,我唯一听懂的,只是末尾那句思密达。

  看来这里才是情报中说的那个看不见的地方,而我们似乎是误打误撞的破开了镇守龙脉的机关,将半岛这条残缺的龙脉从里边给放了出来。顾纤纤见状,带着我一个转身,脚下踏着波涛就准备顺着悬崖回到上边。而我则是感觉身上一凉,然后通体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感。回头一看,龙脉已经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