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68章 南男北女
  几道灯光从岸上照射到了我的身上,随后就听见一阵齐刷刷的思密达之声传来。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惊诧,因为他们看见了传说中失传已久的轻功水上漂。再然后,啪啪啪一阵密集地子弹就朝我打了过来。顾纤纤在岸上那群人举枪之际,就已经抱着着打着旋儿急速向岸边冲了过去。因为她知道,我的护身咒挡不住这么多的子弹。

  子弹纷纷擦肩而过,一粒子弹打在了岸边的礁石上,然后变换了方向朝我的左臂反弹了过来。神经的反应,是远远跟不上子弹的速度的。等我想要避让,子弹却已经沾身。不过这一次跟往常不一样,子弹并没有击穿我的护身咒对我造成伤害,而是被一道蓝光给格挡住了。那道蓝光来自于我的体内,就在我纳闷它是从何而来的时候,顾纤纤已经带着我上了岸。

  “呜哒~啊~”双脚一落地,我一伸手将身前一个枪手的腕子抓住。将他手上的枪格到一边,然后口中一声尖啸一个手刀砍在他的咽喉上直接将他放倒在地。此时此刻,这些韩国人仿佛又看见了李小龙转世。

  “啪啪啪!”一群韩国人眼瞅着同伴被我放倒在地,调转枪口就对我扣动了扳机。

  “昂!”还没等我做出反应,就听见一声龙吟从身后响起。然后一道蓝色的光幕挡在我的身前,将这些子弹尽数给格挡了下来。

  “锥心!”顾纤纤一抬手打出十二朵桃花,每一朵桃花都打中了一个敌人。举手投足间便放倒了十二个人。岸边的韩国人见自己的同伴无端倒下了一半,心头一惊,转身就准备向合金门后跑去。

  “翻江倒海!”对于胆敢对我出手的人,都是顾纤纤的仇人。她可没打算让这些人跑掉,一个翻江倒海接连打出二十四朵桃花,将眼前的敌人全都干掉之后,她这才撑着绢伞回到我的身边。

  打开的合金门里除了眼前这些韩国人,似乎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走到门前,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如果情报里说的那个看不见的地方就是这里的话,说不定我能从里边发现点什么新的情报。

  门后有一个闸刀,看起来是控制着合金门的开关。里边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尚在施工的大型工地一般。山体已经被挖空了一些,看样子他们是有打算将整座岛屿都掏空。合金门后有一排简易的值班室,值班室里还亮着灯。我轻轻迈动脚步走过去一看,才发现值班室里早已经是空无一人。看样子,那些枪手应该就是留在这里值班的人吧。值班室里有电话,电话此时正在急促地响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那番动静,惊动了这些人的上司。没有去理会那部电话机,我顺着这排板房查找了起来。

  “咳,咳!”板房的尽头,还有一处独立出来的铁皮屋。屋子里传出的两声咳嗽引起了我的警觉。贴在门旁,等顾纤纤将门一脚踹开后我才闪身冲了进去。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双手被铐在墙壁上,见到我,他的眼神缩了缩。

  “中国人?”虽然那些高鼻子蓝眼睛的老外分不清东亚人,可是我分得清。眼前被铐着的这个人,既不猥琐,也不是鳝鱼眼,所以他不会是日本人和韩国人。

  “你是...”果然被我猜着了,他果然是个中国人。

  “认识上官牧?”我又尝试着问了他一句,不过这一次,人家没有回答我,而是选择了闭口不言。

  “我是程小凡。”我露出了本来的面容。我相信如果这位就是国安失踪的那个特工的话,他应该会知道我长得什么样。毕竟前段时间,我是辣么的红。

  “他们准备把萨德部署在这里...”果然,人家一看我这张脸,马上就开口说道。

  “放心吧,咱们的火箭军也不是吃素的。当务之急,是把你从这里带出去。”我嘴里安抚着这个身受重伤的特工,转身从刑具里找了根钢钎将他锁住他的手铐给撬开了。不管部署在哪里,他们的疆域已经决定了全国都在我们的射程里内。这是现实,谁也改变不了。

  “先把他送上去!”将国安特工架出山洞,我对顾纤纤吩咐了一声。

  “嘭嘭!”当顾纤纤将人送上去,转身先来正准备将我带上去的时候。忽然从远处就打来了两道道符,顾纤纤挥伞将道符打落,然后转身看了过去。一老一小,两个身穿着道袍的道士从远处顺着礁石跳跃而来。

  “什么人胆敢坏我龙脉?”老道带着小道先是仗剑看着我们一通叽里呱啦,见我们听不懂,紧接着又说了一句汉语。

  “别往脸上贴金了,你的龙脉,这龙脉明明就是从长白山入海,最后抵达这里的。要论归属,也是我们的龙脉。要不你问问它,是愿意留在这里被镇守着,还是愿意跟我们回去过逍遥快乐的日子?”其实我压根不知道先前那条龙脉藏在了那里,我只是隐约感觉它就在我的身上。一句话说完,就见一条断了尾巴的小青龙从我衣领子后头钻了出来,绕着我的身子游走了一圈后又钻了回去。

  “看到没有,中国人才是跟它血脉相通的。再说了,不是你们搞什么萨德,我们也发现不了这处存在。真是天意,让我们能够把它带回去认祖归宗。”我看着眼前的这个老道对他说道。

  W正版aK首“发V

  “天意,龙首在男,龙尾在女。二去其一,难道我国就注定就此一分为二,永世沉沦下去么?”老道下巴上的胡须微微颤抖着,抬头看着天上的星象说道。

  “什么在男,在女的...”我有些不明白老道说的话。

  “我想他是在说南北之分吧。他们有种说法,好像是南男北女。龙首在男,应该是龙头这边走韩国。龙尾在女,应该是说龙尾那边走朝鲜吧?”顾纤纤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