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74章 受教
  “额,这个,我只能说我尽力。”闻言我起身答道。这事儿不是一开口就能成的事情,我估摸着我得去找沈从良合计合计才行。毕竟在昆仑附近安装信号塔,可不是说安就能安的。线路问题,地貌问题,气候问题,信号衰减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安了也没用。而且安装之后,维护起来也是个问题。谁会长年累月的往大山里跑,只为维护这么一座信号塔呢?

  “好,我信你。来一次不容易,这次就多住几天吧。你最近是不是没有认真修炼了?我怎么觉得你体内的道力有些虚浮,不是那么踏实呢?”杨回也知道在人间想办成一件事情有多么不容易,她也没有急于求成。只是抬手示意我坐下,然后审视了我一番问道。

  “确实是事情比较多,几乎没有时间静下心来修炼。”杨回问话的同时,宫娥也端着香茶走了过来。我伸手接过茶盏,道了声谢后对杨回说道。在俗世之中,几乎都疲于应付各种事情,很少有时间能够抛开杂念去全心修炼。

  “那正好借这次的机会再我这里修炼几日,我可以让天帝把静室借你几天,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了。静室里的时间是可以调整的,顶多麻烦他一下把时间流逝的速度调整得跟人间一样就是了!”杨回回身看了看一旁的沙漏对我说道。

  来到昆仑,杨回是东道主。既然是东道主,那么客人的食宿自然是要她去安排的。这里不食人间烟火,午餐是一些莲藕和桃子什么的。而且份量还不多,三片桃子,寸余厚的莲藕就那么摆放在我面前的盘子里。上头还淋了一些蜂蜜作为调味料。

  “不是我小气,这些已经是你身体能够容纳的极限了。”杨回伸手拈起一片莲藕放进嘴里对我说道。

  “娘子,电给你充满了。”正当我拿着藕段儿准备下嘴去啃,猛听得天帝那兴高采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原来,他老人家在私下里也是这么称呼西王母的。我抬头冲对面玉面绯红的杨回挑了挑眉毛,然后一口咬掉了莲藕的一角。

  “你怎么还没走?”天帝一个闪烁间来到我们跟前,瞅着我正享用着瑶池珍馐,将手里的电池递给西王母问道。

  “不许吓唬他,我留他在这里多住几日,顺便把体内有些浮躁的道力疏导沉淀一下。稍后你把静室内的时间调一下,把对方腾给他用几日。”杨回知道天帝为嘛不待见我,自打上回她跟我去了人间,回来天帝就有些阴阳怪气的了。杨回知道这个陪伴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男人,是吃醋了。天帝的表现,让她觉得很是受用,她也决定继续这么受用下去。于是,杨回就把我当作那瓶子醋给推到了天帝的面前。

  “吃,赶紧吃,吃完了滚去修炼。”再于是,天帝搬了把椅子坐到我的对面,死盯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道。被人这么盯着,我实在是难以下咽。可是让我放弃已经到手的珍馐就这么去闭关,我又心有不甘。这些东西,可是当年猴砸在瑶池大闹一番才吃进嘴的。

  )Y

  “别理他,你慢慢吃,他不敢拿你怎么样。”杨回瞥了我一眼,眼角闪过一丝得意的找补了一句。听她这么一说,我囫囵着就把桃儿啊藕什么的往嘴里塞去。我算看出来她的打算了,再在这里待下去,我可不敢保证待会天帝不会一巴掌把我拍死。人吃起醋来都辣么可怕,何况是对面这位呢?

  “吃好了?那就去静室吧,要静心领悟。入我瑶池之人,哪个不是顶天立地的盖世豪杰,你可不能弱了我们的名头。”杨回等我把嘴里的食物哽下去,这才拿起丝卷儿在嘴角沾了两下道。

  “叮!”静室之内布置很简单,一几,一香炉,一蒲团。将我送进静室之内,天帝在四角摆弄一番后冷着脸就那么走了。我恭敬的送他离去之后,盘膝坐到蒲团上。才一闭眼,就听见耳畔传来一声清脆的罄声。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恍惚间,我听见有人在我耳旁讲经。闻言我慌忙平心静气,侧耳聆听起来。

  “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耳旁的讲经声,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经文缓缓灌注入我的脑海内,让我有一种由浊化清之感。而此时,顾纤纤也凝神静气地接受着经文的灌输。我能感受到她的魂体愈来愈凝实了。

  “吾得真道,曾诵此经万遍。此经是天人所习,不传下士。吾昔受之于东华帝君,东华帝君受之于金阙帝君,金阙帝君受之于西王母。西王母皆口口相传,不记文字。上士悟之,升为天官。中士修之,南宫列仙。下士得之,在世长年......汝今是悟,是修,是得?”经文渐没,隐约间我受了一问。

  “今得,后修,愿悟!”思索片刻,我缓声答道。

  “善!”一个善字过后,人声渐无。只剩下我盘膝坐在那里,静心回味方才所闻。

  “如何?”良久,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我方才缓缓起身打开了静室的石门迈步走了出去。杨回正跟天帝坐在门前石桌旁对弈,闻声抬头看着我笑问道。

  “善!”我亦用一善来答她。

  “善!”杨回闻言落下一子,跟天帝对视一眼后亦云。

  “剑招只是个形势,用时顺其自然,审时度势,不要拘泥于招数方为大成。”天帝在西王母眼神的逼视下,极不情愿的起身对我说道。

  “你且看来。”天帝身上闪过一道金光,一柄长剑落在手中。他口中提醒了我一声,随后也不见如何作势,道道剑气上下翻飞将其笼罩其中水泼不进。

  “剑随心走,你的心在哪里,剑就在哪里。招数是死的,人是活的。”天帝往前踏出一步,身上万道金光闪耀,无数剑气纵横而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