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78章 鼠道
  如今混生活,说容易也容易,说不易也的确是不易。那得分人,老实人不易,歪门邪道的或许能够风生水起。这也不是说现在是这样,自古以来就是如此。王小力来城里三年了,打初二辍学到今天的三年里,他挣了二十万。二十万,对于土豪来说,或许只是睡个小明星的价钱。可是在小城这地界上,这笔钱可以付个房子的首付。或者是自己盘下个店面来,做点小生意。

  “没错,你的信用卡确实是存在着异地大额透支的问题。如果方便的话,请你提供一下卡号和密码,以方便我们及时的查证和帮您暂时冻结账户,避免带来更大的损失。”每天,王小力都会接到前来咨询的电话。而他则是很耐心的跟人交流着。有人上当,也有人对他破口大骂。没关系,骂几句又少不了一点肉,只要有人上当就行了。

  没错,他就是一个骗子。通过从各种渠道找来,又或者是买来的个人信息,逐一地往人家手机或者座机上打着电话。虽然如今人们的警惕性提高了不少,有时候一天也骗不到一个。可是王小力琢磨着,中国人这么多,只要百万分之一的人上自己的当也就够了。他想在30岁之前,攒够养老的钱。然后找个女朋友,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滚,死骗子,特么真当老娘没见过世面呢?”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愤怒的骂声,王小力笑了笑将电话挂断,然后起身伸了个懒腰。二十万,回家盖房勉强够了。可是眼下还不能把钱都花了,他打算再存上二十万,才考虑回乡下盖房的问题。总不能盖完了房子,手里一分钱都不剩吧?他心里想道。

  “小力,今天生意怎么样?”一直在电话旁边守到傍晚,也没有骗到一个人。一起搭伙干这件事的同伴们打开门,将手里提着的卤菜还有白酒放在桌上问他道。对于他们这种干活怕累,上班嫌钱少的人来说,行骗是通往人生辉煌的捷径。

  “今天不行,一单都没做成。你们搞到新的信息了没有?”王小力将手在衣服上擦抹了两下,走到桌边拈起一块卤牛肉扔进嘴里问同伴道。如今干这一行的人多了,想要搞到最新的信息,需要付出比以往更高的价钱才行。以前一毛钱就能买到一条,现在要一块多了。这还得摸准门路,找对人。不然你拿钱都买不来人家的信息。要说找谁,渠道很多。各运营商,各部门都能买到。毕竟现在办个事情,好多都是要留电话号码和身份证复印件的。前提是,人家的胆子够不够大,你给的价钱够不够高。

  “特么中国就是人多,想干点啥事儿都有人来抢饭吃。”同伴嘴里喷着,走进厨房拿出一把青菜来摘着。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每天骗完人之后,再针对现实喷上几句。仿佛只有如此,他的心里才能够少一些负罪感。你看,这事儿不赖我,都是社会给逼的。他时常这么对自己说,说久了,自己也就信了。

  “慢慢来,不急。明天小力可以休息一天,咱俩在家换班守电话。”三人中的老大笑了笑,坐到桌边点了支烟说道。行骗就跟钓鱼是一个道理,急不得。放长线,稳住神,才能钓上大鱼来。业内流传着无数一夜致富的例子,一单生意完成,到手几千万的都有。他始终相信事在人为,只要踏实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总有一天会轮到自己出头的。

  “那我明天回去一趟,后天上午过来。一个月没回家了,想回去看看。”王小力将窗户打开一扇,然后对老大说道。屋子一天没开窗,现在满是卤菜味和烟味。

  “你回去吧,不行就多休息一天。等回来了,你再多顶两天就是了。”老大倒是很好说话,将烟灰磕到脚下对王小力说道。

  “那行,那我后天过来。”王小力也想回去多陪家人两天,闻言也没有跟老大客气,点点头就回房去收拾去了。晚上吃过饭,喝了两杯之后,王小力早早的就躺到床上准备睡觉。明天他准备起个大早,坐凌晨5点的车回去。到家大约8点半,这样可以多陪家人一个上午。他很少会选择坐高铁什么的,因为那个需要身份证,他不想把自己的信息泄露出去。干了这一行,他才体会到个人信息保密的重要性。甚至于银行卡,他都是用捡来的身份证办理的。

  “小力回来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老大和另外个同伴还在熟睡。王小力没有惊动他们,自己悄悄地出了门坐车往家赶。到家的时候,家里正在吃早饭。母亲见儿子回来了,连忙放下碗迎了上去。

  “妈你怎么吃素面啊?去镇子上买点肉,家里不是养了鸡么?再卧个鸡蛋啊。”王小力看了看父母碗里的食物,皱了皱眉毛说道。

  “这次回来住几天?”父亲坐在凳子上没有动,端着碗喝了口面汤问着自己的儿子。这是规矩,哪里有做父亲的起身迎儿子的道理。

  “后天大早走,这是给你带的烟,你抽抽看。”王小力从包里拿出两条烟来递给父亲,然后又拿出几瓶这霜那霜的塞给母亲说道。他有钱,不过他不准备对父母说。因为只要一说,父母肯定会追问这笔钱的来历。所以每次回来,他顶多留给家里几百千把块钱,然后再给父母买点小礼物就算完了。

  最新章节R上%i%/

  “等着吧,再过两年,我就起个新楼给你们住。”王小力抬头看着家里房梁,在心里暗暗说道。

  “儿子啊,你在外头可要多留几个心眼,别被人给骗了。听说咱村儿的老王头儿,几是遭了骗子的骗,把存折里攒的几个棺材本全给人家汇过去了。”拿过一把椅子,等王小力坐下后,母亲给他端来一碗水嘱咐着道。母亲的话,让王小力的脸上有些发烧。可是转念一想,他又觉得那个老王头儿活该。怎么全村这么多人,就他上了当呢?还不是想占人家的小便宜?这么一想,王小力的心里就舒坦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