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98章 大显身手
  尼古拉斯基治锉动着指甲,就那么看着猫女跟阿瑞斯交着手。整个财团上上下下,尼古拉斯最信任的就是猫女。因为她从来不会去想是不是该给自己加薪,并且每次都能救尼古拉斯于水火之中。猫女动手了,那些黑大壮们自然就很识趣的退到了门口。因为他们知道,猫女疯起来可是连自己人都会打的。

  “踏踏踏踏!”猫女接连几个后空翻,避让开了阿瑞斯打出的一半火球。眼看一个火球朝着尼古拉斯飞了过去,就见她一个纵身横着飞出去将火球给挡了下来。火球打在猫女的身上,将她打得趔趄了两步,随后整个屋子弥漫着一股子烤鬃毛的味道来。猫女身上的皮衣被火球燎开了一片,露出了覆盖在身上的那层虎纹形的绒毛。而火焰,此时正灼烧着那些绒毛,并且发出呲呲的声音。

  “一起上。”尼古拉斯缓缓拉开身前的抽屉,将指甲锉扔了进去对那些黑大壮们下令道。抽屉里有一支泛着银光的左轮,只要他一伸手就能拿出来射击。可尼古拉斯暂时还没打算那么做,他想评估一下阿瑞斯到底有多大能耐,以便自己调整对他的处理方针。敌人分两种,有能耐和没能耐,可以收买和不能收买。尼古拉斯希望阿瑞斯是真有能耐,并且可以收买的那一种。暂时成为敌人不要紧,钱会让他们重新变成朋友的。尼古拉斯心里头很笃定的这么想着。

  “阿瑞斯先生真是深藏不露,今天比前天给我的意外更大。”就在猫女伸手拍灭了身上灼烧的火苗,尼古拉斯摊开双手对被团团围住的阿瑞斯笑道。是的,他对阿瑞斯的称呼,又变回了阿瑞斯先生。有本事的人,总会被人尊重,就算彼此是敌人也一样。

  “猫女,不要留手,让我看看你能不能逼阿瑞斯先生使出看家的本领来。”猫女趴伏在地上,伸出粉红的舌头舔弄着自己的嘴唇。双手双脚,则是快速地移动着,想要找出正在跟黑大壮们纠缠的阿瑞斯的破绽。尼古拉斯拿起雪茄,叮一声点燃了后耸肩微笑道。

  “噢慷慨的程,你真应该跟我一起来的。你应该亲眼看看阿瑞斯的本领。”阿瑞斯从来没有如同今天这样爽利过,因为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那些粉末了。将水晶瓶握在掌中,一个转身在身体四周倾泻了一些粉末。阿瑞斯嘴里说着话,随之打了个响指。

  “嘭!”黑大壮们想利用人海战术对付阿瑞斯。可是他们才围上去,就觉得一股灼浪袭来。一个炙热的火焰圈兀地将阿瑞斯护在当中,并且打着旋儿向外急速旋转扩张了出去。炙浪过处,黑大壮们纷纷向后避让着。可是他们退让的速度远远没有火焰圈袭击的速度快,一股子烤猪皮的味道迅速就在办公室里弥漫开来。

  “噢,现在就剩下我们三个了。”看着地上那些被烤晕过去的黑大壮们,阿瑞斯拍拍巴掌对眼前的尼古拉斯和猫女说道。

  “我想不明白,阿瑞斯先生这么厉害,为什么还会失手。”尼古拉斯抽了口烟,缓缓将烟雾吐出来之后问阿瑞斯道。

  “嗷呜!”阿瑞斯正在思考着该怎么回答尼古拉斯的问题,就听见猫女发出一声低吼,然后贴着地面冲向了自己。猫女的双手指甲亮晶晶的,闪烁着点点的寒光。阿瑞斯有理由相信,要是被她抓中了,最轻也是个皮开肉绽的结果。

  “世界上有太多让人想不通的事情,不是吗尼古拉斯老板。就如同有人一样不明白这只大猫是怎么来的一样。”阿瑞斯向后退了几步,一抖手将水晶瓶口向前倾斜倒出了一丝粉末。随后扇动着巴掌将它们扫向了急袭而来的猫女道。猫女冲得太快,以至于还没等她做出反应,就火海包围了起来。

  “我的朋友说,把你逼得无路可退的时候,你就会给我钱。”阿瑞斯双手连挥,对着猫女接连打出了十个火球。抬起双手,他呼一声对着指尖吹了口气看着尼古拉斯说道。

  “如果你肯拿出你全部的实力为我办事,我同样会给你钱,很多的钱。”尼古拉斯觉得猫女似乎不是阿瑞斯的对手,他将雪茄放到烟灰缸里,然后耸耸肩将手向抽屉里伸去道。

  “阿瑞斯应该是个自由的炼金术师,而不是一个卑微的打工仔。噢,上帝,我觉得我的朋友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有道理。那么尼古拉斯老板,不想我把你的商业帝国化成一团灰烬的话,请你给我一亿美金吧。”阿瑞斯的指尖,又升腾起十团火苗来。他看了看已经被烧得不着寸缕的猫女一眼,然后对尼古拉斯说道。

  “噢上帝,她身上的毛可真多。”同时阿瑞斯的心里这么想着。

  “我有个建议,要么你继续履行我们之前的合同。要么,死!”尼古拉斯举手对阿瑞斯说道。他的手里,有一支银光闪闪的左轮。阿瑞斯没有任何的犹豫,右手一挥朝尼古拉斯打出了五个火球。左手一挥将火球打向了大门。

  “嘭,砰!”尼古拉斯开枪的时候,阿瑞斯早已经破开大门跑了出去。

  “尼古拉斯老板,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会再来找你的。下一次可就不是一亿美金了,你准备好两亿吧!”楼梯道里,传来了一片妹子的惊呼,还有阿瑞斯那可恶的声音。

  “他没有答应是正常的,有事没事就去找找他的晦气。反正你也是居无定所,他想找你难,你想找他很容易。”阿瑞斯今天很亢奋,等他喋喋不休的把事情对我说完,我耸耸肩拿起桌上的泡芙递到了他的面前。

  “慷慨的程,我今天还看见了一只大猫。嗯,是猫女。很遗憾,她身上的毛实在是太多了,压根让人产生不了半分的性趣。”阿瑞斯提到了猫女,这让我想起了上官牧身上的伤势来。难道上官牧就是被这个猫女所伤?

  F`

  “如果说,有人被那个猫女抓伤了,伤口始终愈合不了的话,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我尝试着问了阿瑞斯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