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05章 查询下落
  “今天你们有口福了,我们涮锅吃...唉?这孩子是谁?”折腾了一天,将高汤,配菜都准备好。又将羊肉都片成薄片摆了盘,还开了一瓶葡萄酒,我在家坐等着顾翩翩她们。听见门响,我抬头看去,就瞅着一孩子跟在顾翩翩身后走了进来。

  “我的学生,晚上住咱们家。”顾翩翩摸了摸孩子的头说道。

  “太上校长好。”孩子走我跟前儿轻声打了个招呼,这句太上校长把我给喊高兴了。我拍拍沙发,示意她坐下来歇歇,然后又把茶几上的水果端到了她的面前。

  “你把人孩子带回来,征求了人家长的同意么?”等颜品茗回家之后,我就忙活着准备开饭了。饭桌上,我轻声问了顾翩翩一句。要是没跟人打招呼,指不定人家爹妈着急成啥样呢。

  “我爸不管我的...”孩子闻言低声说了句。

  “先吃饭,待会我跟你说。”顾翩翩瞪了我一眼,然后把涮好的羊肉放进孩子面前的味碟里说道。孩子吃得很香,也吃得很多。瞅瞅孩子身上的穿着,我并不觉得她是连一顿涮羊肉都不起的人。

  “来,把你的事儿对他说,没准他能帮你。”饭后,等我收拾好碗筷。顾翩翩对我招招手示意我坐沙发上,完了对正捧着杯子喝水的孩子说道。

  “啥事儿我就能帮了。”我捧着茶杯,坐沙发上问道。

  “我妈前两年死了。”孩子第一句话就让我闭口不言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不管是什么原因失去了亲人都是不幸的。

  “我很想她,做梦都能梦见她。”孩子看了看身边的顾翩翩,然后轻声继续道。

  “只是最近,我发现无论我怎么去想她去念她,都梦不到妈妈了。以前有什么心事,我还能在梦里对她说说。可是现在,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孩子坐在那里低头说道。十一二岁的孩子,此时看起来就跟一个饱经风霜的大人一般。

  “自从梦不到她之后,每天晚上我都睡不好。去了学校,听见同学聊父母我就焦躁。我认为他们这是在刺激我,在嘲笑我没有妈妈。所以,我才会跟他们打架。”孩子看了看顾翩翩,然后又把头低下去说道。

  E,6永久tF免1;费~H看X*小M(说E@

  “那你爸呢?他不管你么?”我随口问了句。

  “他有新老婆了,新老婆又给他生了个儿子。每周他会给我1000块,除此之外我们之间很少说话。他老说我不理解他,可是我实在不想喊那个女人妈妈。”孩子双手绞在一起轻叹了一声道。

  “他找老婆为什么要我理解,不就是有几个臭钱么。要不然就凭他40好几的人,人家20来岁的姑娘能跟他?还说什么那是他大叔的魅力所致,拜托,人家喜欢的是有钱的大叔好不好。”孩子双手使劲挠了挠头发,然后有些激动的说道。

  “那你一直就这么跟他冷战着?”我笑了笑问孩子道。孩子虽小,可是说出来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的确如此,只有40来岁事业有成的大叔才会讨小姑娘的喜欢。换一个40来岁要啥没啥的大叔,估摸着连三四五六婚的老妪都不待见他。

  “所以我很少会回去住,我一般都在学校附近的宾馆开房睡觉的。现在那里的人都认识我了,包租一间房的话一个月才1500。还没人再我眼前秀恩爱,比住家里舒服多了。早上还能让前台姐姐打电话叫我,上学也不会迟到。剩下2500,足够我生活了。”孩子扳着手指在那里跟我算起账来。

  “你一小不点儿,宾馆让你一个人开房?”我闻言问了孩子一句。

  “给钱就行啊,她们才不管这些呢。我没身份证,她们还会借一张给我。不过她们也挺好的,怕我出什么问题,刻意把房间安排在楼层服务员的休息室那边。”孩子从果盘里拿了一个橘子,看了看我之后才开始剥着道。

  “那要是你爸爸以后不给你钱了怎么办?”我觉得孩子老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过早的进入社会,无异于拔苗助长。后果就是要么根烂了,要么长歪了。

  “反正他得养我到18岁,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去年生二胎还罚款呢,今年不都合法了么。说变就变的世道,我一孩子想那么远也没用不是。”孩子很成熟,很无奈,也很现实。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你记得她的生日么?”我跟顾翩翩对视了一眼,然后问了孩子一句。

  夜里9点半,顾翩翩就将孩子安排到客房休息了。理由是孩子明天还要上学,太晚休息会没精神听课。

  “你懂这个,帮忙找找她的妈妈吧。再这么下去,这孩子迟早得毁。”顾翩翩的意思我明白,她是想我去找到孩子的妈妈,让她托梦给孩子。

  “人来!”我托起她的下巴摇摇头,如今这妞,也知道给我找麻烦了。被她狠拧了两把之后,我回到房间轻喊了一声。

  “不知大人何事相召。”两个鬼差齐齐出现在我面前躬身道。

  “查一查这个人的下落,然后把她带来。”我将写着孩子母亲生辰八字和姓名的纸条焚化了对鬼差们说道。

  “小的们这就去办,大人稍候。”两鬼差看了看手里的纸条,然后齐齐对我躬身道。说完,他们先后消失不见。鬼差走后,我将窗户打开半扇点了支烟。可是一支烟抽完,也没见那两个鬼差回来。

  “人来!”将手里的烟蒂摁灭,我又轻喊了一声。

  “大人!”过得半晌,才有两个鬼差出现在我面前。

  “怎么这么半天才来?干嘛去了?”我略有不满的问他们。以往只要我一开口,鬼差们可是秒到的。

  “回大人话,此刻其实不该我们当值。怕大人等得不耐,我们这才斗胆过来应差的。”两个鬼差后退半步,然后齐齐躬身对我抱拳道。

  “查,查到她的下落将她带来。”我挥笔在纸上重新写下来了孩子妈妈的生辰八字和姓名,然后一把火焚化了对两个鬼差说道。

  “我们马上去办,大人稍候!”两个鬼差接过纸条,齐齐对我躬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