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06章 祸起
  “怪只怪你们不该多管闲事,来人,给我砍了。”先前被我派遣出去的两个鬼差正手持铁尺跟十来个阴兵对峙着,在他们的身后,正掩着一个少妇。阴兵什长一抖手中铁枪,对手下步卒们大喝一声道。两个阴兵闻令出列,手持刀盾就向鬼差逼近了过来。而其他的阴兵则是留在原地看守着那二三十个阴魂,不让他们稍有异动。

  “你带她先走,我留下来抵抗一阵。回去禀报大人,山野间有乱军劫人,目的何在暂不清楚。”一个鬼差手握铁尺对身边的同伴嘱咐着,随后踏步上前迎向了那两个披甲阴兵。

  “不行,留你一个人在这里就是送死。”同伴一抖铁尺说道。

  “你以为我们两个留下,就能有活路么。快走,带她回去向大人交差。我只能替你挡住片刻,能跑多远跑多远。”挡在前头的鬼差回头看了看同伴,然后咧嘴一笑道。两人搭档了不知多少年,从一个小鬼到今天吃公家饭,两人也不知道一起经过了多少波折。多年的搭档,两人之间的感情已经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走到今天,谁也不忍让对方留下来送死。

  “滚呐,记住他们的面孔,留着命为老子报仇。”阴兵已经上来了,鬼差一个踏步上前,挥动着手里的铁尺高喊着就向他们攻去。

  “走!”紧握着手中铁尺,落后的那个鬼差咬牙拖着妇人转身快步跑将起来。几个闪现之后,他已经带着妇人跑到了数百米之外。

  “去两个人,将他们拦住。”什长远眺着鬼差和妇人的背影,手中铁枪一指对步卒们说道。闻令从队列里又走出两个阴兵,瞬息之间就追出去了百多米。照这个速度,两个呼吸之后他们就将追上阴差和那个妇人。以双方的装备和武力值来看,鬼差不会是他们的对手。他们之间的差距,就跟警察和野战部队的差距是一样的。

  “噹!”一声,留在这里阻敌的阴差一铁尺对着阴兵打了过去。追出去的阴兵他已经毫无办法,他能做的只是尽量拖住眼前的阴兵,尽力为同伴创造一丝生机。一铁尺抽出,却被阴兵手中的盾牌给挡了下来。鬼差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然后甩了甩被震得发麻的胳膊跟面前的阴兵们周旋起来。

  “兄弟,快跑。”心中默念着,鬼差回过劲来再度朝面前的阴兵们扑了过去。

  “噹,噗!”一个阴兵挥盾磕飞了鬼差手中的铁尺,另一个阴兵则是顺势将手中的铁枪刺进了他的胸膛。

  “不自量力。”阴兵狞笑着想要抽回铁枪,却发现铁枪却是被身前的鬼差死死地握在了手中。

  “我,我不亏。”鬼差冲他笑了笑,然后甩起缠在腰间的锁魂链将他锁到了自己的身前。锁魂链一沾身,那个阴兵就身不由己的被拉扯了过来。鬼差猛地一举臂,双手死死掐住了阴兵的喉咙。

  “快,救我。”阴兵挣扎着对身边的同伴喊道。他越是挣扎,缠在身上的锁魂链就锁得越紧。

  “松手,松手...”持蹲握刀的阴兵将手中的腰刀连连向鬼差砍去,一边砍一边厉声喝道。

  “一命换一命,我,我不亏...”鬼差卯足了力气,将自己的指尖插进了阴兵的喉咙,然后抠住他的喉管猛地一拉。咔嚓一声骨折声后,他才回头看着身后正挥刀不停砍在自己身上的阴兵笑道。

  “废物...”什长一枪捅进了鬼差的身子,然后举臂将他高高挑起,狠狠砸落在地上怒道。

  “一群废物,就你们这样的身手,还怎么为鬼王大人效力?”眼看着鬼差化作一团虚无之后,什长这才提枪环顾着身边的步卒们怒道。

  “一直往前跑,什么时候见了人什么时候停。然后你对他们说,你是通判大人要见的人,让他们送你过去。”带着身边的妇人往前又跑了数里,鬼差已经可以感觉到身后阴兵的喘息声了。将妇人猛地往前一送,送出去几十米距离后他大喊着转身就向那两个阴兵拦了过去。

  “官差大哥...”妇人脚下踉跄着,回头冲那鬼差喊了一声。

  “快跑,能不能跑掉,就看你的造化了。大人,我们尽力了。”鬼差大喊着解下锁魂链,一抖手将它甩向了一个阴兵,自己则是手握铁尺冲向了另一个阴兵。除此之外,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阻挡住他们的脚步了。

  锁魂链一出,当时就缠住了一个阴兵。而鬼差也无暇回头再去叮嘱那妇人什么,只是咬着牙挥动铁尺朝剩下的那个阴兵迎了上去。

  “直娘贼,快把我兄弟解开。”阴兵左手抬盾于胸,右手横刀猫腰跟鬼差对峙着道。

  “狗.日.的,你也就这点能耐。”鬼差一铁尺朝阴兵打了过去道。拖住他,多拖一刻,那妇人就能跑得远一些。阴差心里头这么盘算着。

  “来者何人?”妇人慌不择路的朝前跑着,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就看见两个阴差迎面而来。她挥动着胳膊朝阴差身前跑去,想要喊,却紧张得什么都喊不出来。鬼差远远看见一个妇人朝自己跑了过来,停下脚步握住铁尺询问道。

  S,最新J章节*}上Z)

  “我,我是通判大人要见的人,快带我去见他。有,有乱军劫持阴魂,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已经有两个官差大哥跟他们交上手了...”妇人踉跄着跑到鬼差身前,俯身干呕了两下断断续续的说了起来。

  “你带这妇人去向大人交差,我去禀报镇守大人。”鬼差问言大惊,核对过妇人的身份后,两人带着妇人急速向远处城池奔去。

  “大人所提妇人已经带到,小的还有要事禀报。”我在房内正等得不耐,准备第三次召唤鬼差。猛地就见房间内泛起一道涟漪,一个狼狈不堪的鬼差跟一个落地之后干呕不止的妇人就出现在我的面前。鬼差略微喘息了两下,然后拱手对我急速道。

  “何事如此惊慌,慢慢道来。”我一抬手将二人从地上搀扶起来,然后走到香炉前燃起了两炷香对他们说道。香火一起,两人的脸色逐渐地恢复了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