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08章 化整为零
  “你怎么回来了?”随手赏了轿夫和护卫们一些银钱,我迈步走进了家门。这宅子,还是当初我亲手为父亲扎的那幢。跟周围的宅子比起来,它显然要有品位上档次得多。才往里走没几步,就见父亲在丽姨娘的搀扶下走了出来。我见状先是一惊,完了等我仔细瞅去,心里就有了数。他还没有老到走不动道的地步,也没有受伤,更没有生病。让丽姨娘搀扶着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装B。仿佛不如此,就体现不出他身为家长和老爷的尊严来似的。不过老爸这个调调,我喜欢。

  “这不是想你们了么,回来看看。您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我冲老爸挑了挑眉毛,完了瞅着他那条被丽姨娘挽着的胳膊问道。

  “人老了,不中用了...”没等把B装圆了,我就见丽姨娘在老爸的胳膊上拧了一把。

  “嗯哼,你小子是我养大的,我还不知道你?你素来就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关门,今日概不会客。”老爸挨了一拧,随即将胳膊从丽姨娘怀中抽出来正色道。

  “上茶。”将我引进客厅,落座之后父亲大马金刀的对侍女们吩咐着。此番做派,愈发有老爷的威严了。

  “说吧,什么事情让你亲自跑下来。”端起茶盏,父亲轻呷了一口问我。

  “父亲可知鬼王派兵在乡野搜捕壮丁补充军力之事?”我欠欠身问道。

  “你小子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个把时辰之前方才有鬼差来报,双王已命十殿阎罗固守城池,同时派出斥候巡视千里之境。”父亲闻言微微有些吃惊的对我说道。闻言我将之前派出鬼差之事对他说了一遍。

  2F,正X7版首(发¤

  “原来如此,那你下来是打算...”父亲放下茶盏看了我一眼问道。

  “人是我派出去的,他们死了,我有责任替他们找回一个公道。鬼王不是喜欢打游击战么,我想向双王请命,领一曲精锐以游击对游击。他打他的,我打我的。十殿阎罗固守城池,鬼王轻易占不了便宜。他散出来的那些零散部队,我逮着一支就吃掉一支,看他心疼不心疼。”我一拂官袍下摆对父亲拱手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是个吃不得亏的主,不过若是把鬼王惹急了,派遣出大军围剿你,你又当如何。”父亲闻言抬手在茶几上轻轻敲打着问我。

  “双王不是一直都在找他的下落么,他露头了,岂不是正中双王的下怀?到时候双王大可尽起精锐,一劳永逸。”我端起茶盏,用碗盖拂了拂漂在杯口的茶叶说道。

  “卿家所言亦正中朕之下怀。”说话间,双王联袂走进了客厅长声笑道。门子面露苦色的跟在后头,不时的拿眼瞅着父亲。一边是君王,一边是东家,他哪头都得罪不起。

  “恭迎双王...”父亲一见双王来了,连忙起身大礼参拜道。我见势,期期艾艾的起身撩起官袍下摆作势欲拜。

  “罢了吧,卿家就别装模作样了,朕知道你不习惯跪拜。”双王一抬手将父亲搀扶起来,完了冲我笑道。

  “卿家方才所言,朕也想过。眼下要对付那些零散的贼军,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才最管用了。只是单卿家一曲人马是不够的,朕决定派出百曲,加上各殿阎罗派出的斥候军。彼此呼应配合,把周边那些贼军逐个歼灭。一支贼军或许人数不多,可是朕的百曲,每一曲每天都消灭掉一支贼军的话,这加起来的人数可就很可观了。”趁着丽姨娘亲自去沏茶的时候,双王坐在上座对分列左右的我和父亲说道。

  “吾皇圣明!”父亲闻言连忙起身阿谀道。

  “年来卿家通判一职还算中规中矩,还望卿家多立功劳,朕以后也好提拔于你。”双王对视了一眼,然后齐声对我说道。耳中传来一男一女混杂在一起的声音,恍惚间我似乎想起了倩女幽魂里的那个姥姥....。

  “咦?十八你怎么来了。”一切都商议妥当,次日清晨我就赶往校场点兵。等我披甲仗剑走上点将台,十八早已经是持枪等候在那里了。

  “你爹不放心你,让我来看着你点儿。怎么样?你那些金元宝没白给吧?一听你要领兵,我二话不说花酒都没喝完就来了。我跟你说啊,最近青楼里来了一群东瀛娘么,啧啧,那调调儿...”十八跟在我身后,悄悄儿在我耳边道。

  “东瀛娘么?特么她们能进咱们的地府?”闻言我回头瞅着十八问道。

  “有的是偷渡,有的是死咱们这边,咱们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给她接受了。”十八冲我挑挑眉毛说道。

  “偷渡?地府也兴这一套?”我轻握着剑柄追问道。

  “再坚固的屏障,也总有薄弱的地方不是。溜进来几个东瀛娘么有什么稀奇的。”十八很是习以为常的说道。

  点了百人的精锐之士,跨上战马我们就奔城外而去。同行的还有其他的队伍,大家出了城彼此道过珍重之后,各自挑了一个方向便打马而去。此次发兵本就没有预定的目的地,去哪里全凭各人的感觉。本着瞎猫碰死耗子的精神,我带着一曲骑兵朝着远处那片平原奔去。骑兵,只有在地势开阔的地方才能发挥威力。

  “下马休息,去八个人,每两人一组分东西南北哨探。”一路纵马前行了个把时辰,我们来到了一条宽约五六米左右的小河旁边。十八策马前后巡视了一番,确认并没有人掉队之后,这才开口下令道。

  闻令打队列中纵出八骑,两两相伴各奔东西而去。而其他的人,则是牵马来到河边饮起马来。等马儿歇息好了,骑兵们才从怀里摸出一些干粮跟自己的战马分食起来。

  “此地距离城池有多远?”我坐在地上,随手扯了一根野草叼着嘴里问十八道。

  “约莫二百里,这里遍布矮丘,放眼看去并无藏兵之处,你说咱俩是不是该换个方向了?”十八坐到我身边,看着四周围那些低矮的山丘和齐腰的野草说道。

  “你急什么。”我嚼着草根对十八说道。这才刚开始呢,只要继续走下去,总会遇上钟馗的人马的,我在心里暗暗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