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11章 追剿
  “也不知道独眼那小子抓了几个壮丁。”吃过饭食,又率队检查了一遍围好的栏圈。看着里边的十几个孤魂野鬼,队正扶了扶头上的铁盔自言自语道。这次上峰有令,每抓获一个壮丁就按斩首一级来论军功。比起上阵杀敌,队正觉得这次的活儿简直就跟白送军功没什么分别。他决定抓满50人再回营交差,自己独占20个,其余30个就让崽子们去分吧。

  “大人,回营安歇吧。”两个亲信跟在队正身后轻声提醒着他道。这天儿也不早了,不早点睡明天怎么早起去抓壮丁呢?亲信们打着哈欠,跟在队正后头向帐篷里晃去。

  “给我倒碗水来,妈的晚上吃咸了。”躺在用木板搭建起的简易床铺上,队正咂巴了两下嘴对亲信说道。

  “大人慢点儿喝。”亲信端来一碗水,放到队正的床头对他说道。水碗才放到床板上,就看见水面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队正端起碗来琢磨了一下,然后一个翻身趴到地上侧耳细听起来。

  vp正lo版a首发xn

  “吹角,有骑兵!”稍过片刻,队正慌忙从地上起身对左右大喝道。来历不明的骑兵,是敌是友还不知道。在这之前,他必须集结队伍做好迎敌的准备。

  “嘟呜!”山坳内的军营里传来一声悠扬的号角声。我拔出符文剑,猛地向那军营一指随后催马疾奔起来。身后掌旗官将旗杆夹得紧紧地,旗头斜斜指向我剑锋所向之处。

  “驾!”十八催马来到我的身侧,挺枪隐隐护住我侧翼随我向前猛冲起来。百余骑铁甲紧随其后,带起了滚滚烟尘。

  “何人纵马,来将通名。”一伍步卒挺枪执盾迎了过来,远远站住脚跟对我大声喝道。

  “冲过去。”我剑锋直指那伍步卒大吼一声。

  “希律律!”一阵马嘶声过后,那伍步卒已经被铁骑冲碾得尸骨无存。

  “结阵方圆,盾在外,长枪次之,弓弩手准备...”远远传来敌军的号令声,随着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我已经能够看见那闪着寒光的枪尖和箭簇了。

  “蒙马眼,楔形阵冲散他们。”从马鞍下抽出一抹黑布,我啪一声迎风一抖,口咬剑锋抬手就给战马蒙上了双眼。

  “嘟呜...”掌旗官腋下夹着旗杆,腾出一只手来拿起号角昂首吹响。

  “放箭!”队正嘴角微微颤抖着,眼看骑马队越来越近,一咬牙大喝一声。

  “嘭嘭嘭!”二十来支箭簇对着我就射了过来。

  “典狱长十八在此,贼军休得放肆。”十八猛一夹马腹打马冲到我的前头,一抖枪身将箭簇挑了个七零八落后怒吼一声。

  “加速冲过去,准备投矛。”十八掩在我身前,替我格挡着冷箭。而我则是高举符文剑对身后的掌旗官吼道。

  “嘟呜,嘟呜...”掌旗官听得我言,连连吹响了手中的号角。号角声响,他双臂紧执旗杆,前后晃动了数次。

  “咻咻咻!”百余骑兵见状探手于身后,抽出背囊中的短矛借着马速就向敌阵投掷了过去。百余支铁矛划着弧线扎进了阵内,当时就撂倒了一半的敌人。

  马眼被蒙上了,看不到眼前的刀枪剑戟。所以它们也就不知道害怕,一切的行动完全听从背上的骑士去指挥。眼看一面大盾竖在眼前,盾后的枪兵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我猛一提马缰将战马人立而起,然后双腿蹬在马鞍上,整个身子趴伏在马背上向前一压。战马前蹄凌空挥舞了几下,随后猛地踏到了大盾上。

  “砰!”一声巨响,大盾兵连人带盾当时就被战马踏得倒飞出去。我压低身子,剑锋顺着已经刺到身前的枪杆一滑,一声惨叫过后枪柄握枪的手掌就被我削断。我探手紧握住枪杆,夺过长枪顺势投掷向了一个正在搭弓的弓兵。长枪抖动着枪身穿透了他的胸膛,带着他的身子倒飞了几米后将他钉在了地上。

  前排大盾被破,后排枪兵就乱了。枪兵一乱,那些弓兵扔下手里的弓箭转身就四散而逃。两军对阵,身前有屏障之时他们射得爽。可是一旦屏障被破,身穿着皮甲的他们就成为了对手优先砍杀的对象。反正以人头论功,砍他们总比砍那些身披铁甲的枪兵们容易得多。

  “散开,一个不留。”我大吼一声,打马就向撒丫子向山里跑去的队正追了过去。可不能让他跑了,下一支队伍的下落还指望他来告诉我呢。

  “上来吧你!”人腿又怎么跑得赢马腿呢,几个呼吸之间我便策马来到了他的身后。倒转剑柄,猛地敲打在他的后脑勺上。然后一弯腰一伸手,提着他的腰带就把他给提到了马上。

  “哗啦!”一桶水泼在被我敲晕的队正身上,他打了个激灵猛地睁眼就欲翻身起来。没等他翻身,脖子上就被架上了两把刀。刀锋割破了他脖子上的油皮,迫使他停下了反抗的动作。

  “本官问你,这附近可有其他贼军的营地?”我手按剑柄,走到队正身前问他道。

  “要杀便杀,休得呱噪。”队正半跪在地上,咬牙扭头瞪着我怒道。

  “啧啧啧,那个独眼龙开始也是跟你这么硬气的。不过我砍了他一只手之后,他就把你给卖了。当然他卖了两个人,只不过你的运气不好,被我挑中了而已。”我居高临下看着队正啧啧有声的说道。

  “鼠辈安敢卖某...”一听这话,队正红着眼就在那里开骂道。

  “被人卖了的滋味不好受吧?要不,你也卖一个,找找平衡感?”我示意左右松开架在他脖子上的刀,然后看着他笑道。

  “只要你说出一支队伍的位置,我就放你离开。你是回钟馗那里继续吃兵粮,还是回双王这边隐姓埋名当良民,我都不去过问。”我竖起一根手指对队正说道。

  “你看,本官贵为通判,是不会诓你的。只要你说出一支队伍的下落,我就放你走。嗯,我还可以给你两锭金元宝作为盘缠。”我从十八的怀里掏出两锭金元宝,在手中上下抛着继续说道。

  “往南百里...”队正看着我手中的金元宝,终于开口了。没等他把话说完,十八就一枪捅进了他的心窝,然后从我手中夺回了自己的金元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