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12章 封赏
  “大王,我们已经折了不下3000人了。不如暂避锋芒,等双王那边偃旗息鼓我们再作打算吧。”经过断断续续的发展,鬼王麾下如今已经拥有了一支3万人的部队。可是就在这几日内,却是已经损失了十分之一的人马。照这样下去,不等双王大兵压境,他们就已经被蚕食干净了。含烟轻摇着羽扇来到钟馗身前,微一躬身劝道。鬼王心里急,他能够理解。可如今是势不如人,除了隐忍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忍,忍到能和双王局部一战的时候,才能伺机出了心头这口恶气。

  “双王这招化整为零,针锋相对可真是用得好。传令下去,让儿郎们都回来吧。”钟馗靠坐在椅子上,闭目良久方才轻声说道。原本以为这事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就算日子久了被人察觉,到那时自己也能聚拢起数千的新兵。可没曾想,还没几日工夫就被双王给察觉了。几天的时间,自己的队伍就缩水了十分之一,这让钟馗心里很是肉疼。

  “臣这就去安排斥候传令。”含烟见鬼王接受了自己的劝谏,连忙拱手为礼道。身为一个谋士,他不稀罕锦衣玉食,也不惧怕逆水行舟。他在意的是,自己的意见能不能得到主公的采纳和信任。钟馗很信任他,也很倚重他。有这两条,已经足够让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又是那个程小凡,每次大王的事情他都掺和在里面。”

  “他跟大王的恩怨啊,扯不清楚咯。”

  “听说,这回又是他在双王面前出的主意吧。”

  “我听说是他派下来的鬼差去办个什么事情,然后正好碰上了咱们的弟兄。咱们的弟兄把他的鬼差给杀了,这才把他惹毛了的。”

  “唉,杀来杀去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迈步出营的含烟,耳朵里传来了一阵兵卒们的窃窃私语声。言语中,有的士兵心里已然有了厌战的情绪了。

  “唉,也只有大王心胸豁达,才能一忍再忍了。不行,我要想个主意,帮大王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含烟缓步前行,心头如此想着。

  “程小凡,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呐。”待到含烟离去,钟馗这才握拳砸在桌上。士卒们都知道的消息,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有些话,他不想在人前说出来而已。他不是不想对付我,而是在忌惮双王。因为只要他一动,双王必定不会坐视不理。双王麾下兵甲无算,损失得起。可是他,损失不起。

  “程小凡,我们为何就不能成为朋友呢?双王给了你什么好处?地位?一个通判算得什么。你要是肯来,我把富曲的位置给你。”钟馗缓缓平息了心中的怒气,坐回椅子上轻叹着道。只是世事就是如此,在一个时间段内我跟他之间发生的事情,注定了我们会背道而驰。

  “此次卿家所率部曲斩首甚众,论功当为第一。这一杯,朕敬你。”鬼王在家烦恼,而我则是在双王殿同诸位重臣共享庆功宴。双王举起金樽,遥遥对我示意着。见状,我连忙从几后起身恭谨地捧樽一饮而尽。特么酒很烈,一樽下去我就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恍恍惚惚之中我已然不知道被人灌了多少酒下肚。再恍恍惚惚之中我似乎听见双王在座上宣布着什么昭武校尉云云。

  “额,老爸我咋回来的?”一通好睡,等我缓缓睁眼就看见父亲正趴在窗边的桌上提笔写着什么。我起身端起放在床头的茶杯一饮而尽,抹抹嘴问他道。

  “双王让人用轿子送你回来的。你小子,不能喝就别喝,闹笑话了不是?”父亲放下手中的笔,回身看着我说道。

  “额,我那是被人灌的...老爸你写什么呢?”我从床上起来,伸了伸懒腰说道。

  “替你的写的奏折,大意是歌功颂德的东西。”老爸拿起桌上的折子吹了吹,待到墨迹干了才将它塞入一个描金的信封当中说道。

  “奏折?老爸你没事怎么想起帮我写这个来了?”我接过丫鬟递来的毛巾擦拭着脸颊问道。

  “你是真喝糊涂了还是假喝糊涂了?昨日在殿上,双王一时兴起封你做了昭武校尉。再往上,可就是将军郎将一流的了。小小年纪身居高位,你就不怕招人嫉恨?我写个折子,是想替你婉辞了这份差事。好好儿在阳间过你的日子吧,阴间的事情,能不插手就不插手的好。”父亲摇摇头看着我,然后起身过来揉着我的脑袋说道。

  “你以为我想插手啊,每次都是事情找到我头上,我不得已才干的。管他什么校尉呢,又不能当饭吃。老爸说不干,做儿子的就不干。”对于在阴间当官,我的兴趣远没有在阳间发财来得大。再说了,阴间的官儿,也管不着阳间的人不是。除了在鬼面前装装B,我真想不到在阴间当官的好处来。

  “你能听话,老子觉得很欣慰啊。就这么决定了,折子等你回去之后我再往上递。省得你小子耳根软,听了两句好话就把差事给应了下来。”知子莫若父,老爸对于我的脾性,那可是门儿清。

  “这次回去之后,记得给老子烧点银钱下来。迎来送往的开销大,老子那点俸禄有些入不敷出了。”这还是老爸头一次问我要钱,闻言我当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我决定回去之后,花费一周的时间。为他叠些金元宝,银元宝,再亲手打印一些纸钱烧给他。父亲得双王的宠,来往的高官巨富自然就多。我可不能让老头子在那些人面前露了怯。

  《I首O发N☆

  “小凡此去可要多多照顾好自己,若是想家了,大可回来小住几日。”跟父亲不同,丽姨娘对我倒是多有叮嘱。我一撩袍服,跪倒在地对着父亲和丽姨娘大礼拜别后,召来轿夫坐上轿子就往人间而去。

  “醒了醒了!”等我睁开双眼,就瞅见两张大脸凑在我的眼前念叨着。

  “何方妖孽...”我吓了一跳,猛地翻身而起喝道。

  “嗤...神经病!”顾翩翩和颜品茗二人一抬手作不屑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