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16章 荒地埋尸
  “要不,把我挂公安局吧,给交五险一金就成。话说你们交五险一金不的?”我手里把玩着打火机对刘建军说道。

  “你真愿意来挂名?”刘建军听我这么一说,反而有些喜出望外的感觉问我道。

  “我开玩笑的...”当然是开玩笑的,这还没挂名呢,就整天来麻烦我。要是挂名了,指不定我还得住局子里。

  “这都到下班的时间了...”刘建军执意要去,在场的警察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跟着出了门。乐意是肯定不乐意的,谁都想按时下班回家陪老婆孩子。可是不乐意也没辙,大家伙儿都去你不去。赶明再让人有意无意的在领导面前挑拨两句,还想在系统里混下去不的?我耳朵里传来一句小声的抱怨。

  三辆车,十来个警察。40多分钟后我们出现在了郊区水库的堤岸上。借着车大灯的光线我发现,水库靠东边儿有一片废墟,看起来以前是一个村子。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房子都被废弃了。紧临着水库,是一片稻田。或者说曾经是一片稻田吧,现在田地已经荒了。人腰深的杂草代替了稻穗儿长在里边,随着风刷刷地左右摇摆着。

  “我弟弟就是在这里跟我说话的。”女子下了车,走到那片杂草丛生的荒地跟前停了下来说道。这听起来是一件很荒诞的事情,为了女子的一个梦,刘建军居然还亲自出了一次现场。我们走到了女子身后,两个警察亮起了手电拨拉着杂草开始往里边搜寻起来。十个人,来回拉网似的在那块荒地里找了两圈,也没见发现个什么。

  “你看,什么都没有,肯定你是太想弟弟的缘故,所以才会梦到他的。你看这样行不行,明天我给派出所打个电话,让他们加大找寻你弟弟的力度。现在的年青人,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的事情也不少见了。说不定等他把钱花光了,也就回来了。”刘建军搓了搓被风刮得有些麻木的脸颊对那个女子说道。

  “再帮忙找一圈吧,就一圈...”女子紧咬着下唇,看着那片荒地哀求起来。梦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这个地方她以前只是听说过,20多年来还从未来过一次。可是当那天她乘车来到这个地方,才发现跟梦里所见的是一模一样。她不相信一个自己从未来过的地方,会丝毫不差的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那大家就再辛苦一下,再找一圈。”刘建军从荷包里拿出烟来,挨个儿发给属下们说道。大冷的天,等折腾完这些警察回家又得吃剩饭剩菜了。

  “我说。”跺了跺脚,我也重新加入到了搜寻的队伍当中。不管怎么样,既然来了就权当是做了善事吧。脚下崴了崴,我踉跄了一下。低头看了看坑洼不平的地面,我发现了跟周围环境有一丝不一样的地方。这里的草,长得特别茂盛。并且在初冬时节,居然还保留了半茬子的绿意。旁的地方,地面都是硬实的,而我脚下的这块地方,踩着就有一点浮土的感觉。

  “怎么了?”刘建军听见我的喊声,打着手电走过来问道。

  “你看。”我指了指脚下有些湿润的土地,又指了指那丛带着半茬绿的杂草对刘建军道。

  “去车上找点工具过来。”刘建军看了我一眼,沉思了一下对围拢过来的警察们说道。不多会儿,大家就找来了各种的工具对我脚下的那块土地挖掘了起来。尽管工具不是很趁手,但是挖掘这块松软的浮土倒也没费太大力。往下抠掏了约半尺深,就看见土里有一些米黄色的东西在那里钻来扭去。

  “继续挖!”刘建军抬手捂住口鼻瓮声说道。尽管有风,可是在场的人依旧闻到了一股子臭味。那些钻来扭去的小东西,是蛆。米黄色的蛆虫跟蚯蚓似的在土里扭动着身子,它们时而扭成一团,时而又分散开来。看起来,似乎养料把它们养得很有精神。

  警察们手里拿着不一的工具,小心翼翼地继续抠掏起来。又往下挖了半尺,一具已经烂得差不多了的尸骨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尸骨侧卧在里边,朝上的那半边已经烂得露出了骨头。而朝下的那半边则还残余了一些肌肉组织。蛆虫在他的身上爬进钻出着,很是活跃。

  女人捂住口鼻惊恐的看着那具遗骸,好半天,她才哭出声来。她说这是她弟弟,那身衣服还是她给弟弟买的。两个警察将她拉到一边安抚起她的情绪来,而刘建军则是一个电话打给了许海蓉,让她带着刑警队的同事来出现场。

  “刚跟家里打电话说马上到家,我老公正热菜呢。您这又来这么一出,行行行我马上就到行了吧?”许海蓉最近也很郁闷,男人跟她摊牌了,要么顾家,要么散伙。长期这么下去,有老婆跟没老婆似的,他心里不乐意。每天白天见不着人,就连晚上很多时候都是睡着以后女人才回家。一时工作忙,顾不上家能理解。可也不能天天工作忙,天天不顾家吧。家,是需要一起经营的。而不仅仅只是一个旅社。累了就回来睡,睡醒了起身就走。

  “!更R新T最√"快c(上S

  “老公啊,队里临时又有了件案子...”许海蓉转身回到刑警队,给同事们打完电话又给家里打了一个。没等她把话说完,丈夫就把电话给挂了。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她点了支烟靠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语。

  “队长咋地了?又跟姐夫吵架了?要不你别跟队了,回去哄哄姐夫吧。男人跟女人是一样一样的,都需要哄。”队员们很快就集结完毕了,看着许海蓉有些低落的情绪,有队员轻声劝她道。

  “屁话,我什么时候哄过他?走,出现场。”许海蓉将手里燃烧殆尽的烟蒂扔进烟灰缸,起身对队员们大声道。

  “等回去之后再哄哄他吧,他老早想要一部笔记本电脑了,要不下班之后给他买一个?”坐进了警车,许海蓉看着窗外的夜色暗自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