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20章 凶手
  付过茶钱,女人带我上了一辆的士直奔郊区。车开进了一个小镇之后,司机死活不肯再往前开了。问了问车钱,司机要30。女人拿出钱包翻动着,我偷瞅了一眼,里头只有一张20块钱的钞票。很豪气的掏出自己的钱包,我拿了一张100的递给司机,嘴里还跟女人客套了几句。女人的眼神往我钱包里瞥了一眼,然后心中对我打下了一个烙印,肥羊。

  “欢迎新伙伴的加入...”拐弯抹角的来到一个村子,又拐弯抹角的走进了一幢墙皮已经开始脱落的二层楼。一群男女就迎了上来,大家很是热情的冲我鼓着掌欢迎着。堂屋左右各有一间房,房间里铺着稻草,稻草上铺着床单。看起来这里就是他们的住处了。穿过堂屋就是厨房,厨房的灶台上放着几个咸菜碗。锅里煮着一锅稀粥,一个瘦小的姑娘正坐在灶口往里加着柴火。

  “条件暂时艰苦了一些,等写字楼那边装修好了条件就改善了。”见我里外打量着,妖姬在我身后轻声解释起来。午饭有肉,一盘子青椒炒的五花肉。大家很矜持的看着我,都没动筷子。

  “吃啊,都坐着干嘛?”我瞅了瞅面前都起了毛刺的筷子,又瞅了瞅看着那盘肉不停咽着口水的人们开口说道。

  “这是我们这儿的规矩,来了新同伴,必须等新伙伴动了筷子我们才能吃。”妖姬挨着我坐下,拧开了一瓶白酒将我的杯子斟满了说道。

  “吃!”我夹了一根青椒片儿扔嘴里,囫囵着咽下去然后把筷子往桌上一拍道。哎嘛,这家伙,青椒没熟。随着我动了筷子,桌上随后就是一阵筷影翻飞。没等我回过神来,摆在桌子当间儿的那盘青椒肉丝,就只剩下一个空盘子了。

  “去镇上买点菜,晚上加餐。”就着桌上的咸菜疙瘩将杯子里的酒喝光,又喝了一碗没多少米的稀粥,我拿出200块钱来交给那个煮粥的姑娘道。姑娘接过我的钱,拿眼神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强子,你去买菜。”妖姬将姑娘手里的钱拿过去,抽出1张交给一个壮汉说道。剩下的那张,她自己揣包里了。

  “身份证给我拿起登记一下,毕竟咱们是正规的公司。从今天起,劳资部就要给你算薪水了。”强子欢天喜地的拿着钱出了村,而妖姬则是问我要起了身份证。我将假身份证交给了妖姬,然后借口散步消食,在屋里就那么转悠了起来。楼上的格局跟楼下一样,都是一个堂屋加两间房。不过楼上的条件要好一些,起码有床,床上还有席梦思。

  “你走吧,身份证没了再去补办。”煮饭的小姑娘手里拿着抹布,东一下西一下的擦抹着掉了漆的家具凑到我身边说道。

  “嗯?我是来寻找新事业,跟团队一起创造新辉煌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回头看了看,屋里没有其他人,点了支烟我轻声问小姑娘道。

  “传销,快走。你傻呀,谁家公司开在这种对方的。”小姑娘匆匆对我说完,然后转身向楼下走去。她不敢跟我待太久,因为要让妖姬知道了,会让强子打她的。

  接连三天,天天大家都很热情的对待着我。一直到第四天,妖姬要求我参加职员培训之后,大家的热情才变成了凶狠。因为我带的几百块钱已经花没了,现在的我跟他们是一个揍性,身无分文。尽管大家都是被骗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加入进来的,可是现在大多数人都有着同样的想法。就是:老子被坑了,你特么也别想好过。

  于是,职员培训就变成了威逼大会。他们急赤白脸的要求我给家里或者是朋友打电话,要他们给我汇钱。还要我说是接了一单大生意,请他们入股坐等分红。他们省略了这当中的某些过程,就是洗脑的过程。由此可见,他们已经混到了山穷水尽,图穷匕见的地步了。

  “那个,老刘啊,我最近接了一单大活儿。但是手里还缺点儿流动资金,你看你手头方便不?我算你入股也行,给你算3分的利息也行。”拿出电话,我给刘建军打了过去。我这是在对他发出通知,鱼儿上钩了。现在可以断定这就是一个传销组织。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弄清楚,他们跟那个死者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

  “行啊,要现金还是转账?”刘建军故意说得很大声。

  “现金,快,告诉他要现金。”强子手里拿着匕首,不停地催促着我道。

  “现金吧。”我看了强子一眼,然后对刘建军说道。

  “这样就对了,咱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听话,我们还是好兄弟。要是炸刺儿,可就别怪老子手里的刀不认人了。别这么看着我,实话告诉你,老子料理过的人,没有十个也有七八个。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等我挂了电话,强子一把夺去我的手机揣进自己的兜里说道。

  “求财而已,杀人可是要掉脑袋的。”我握了握拳头对强子说道。

  “嗤,掉脑袋也要等抓着我再说。”强子很是不以为意的说道。人命在他的眼里,俨然如同草芥。

  )!看L正版章》节V8上

  “别吹牛了,你敢杀人还会窝在这里混?去给人家当个保镖什么的,一个月轻松挣个万儿八千的多好。”我冷笑一声对强子说道。

  “你就跟那些新人一个揍性,只有等刀子捅进去,才知道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在这里,除了老大之外,我想弄谁就弄谁,想睡谁就睡谁。上次的那个小崽子,不也被我被一刀捅了埋水库边上去了么?现在怎么样?我依然活得好好的,他怕是早就烂光了吧。”腔子受不得激,将手里的匕首在我脸上拍打着说道。

  “强子!”妖姬皱了皱眉头,开口呵斥了这个莽汉一句。有些事情可以做,但是绝不能说。

  “水库那个人是你杀的?”闻言我笑了,一抬手握住了强子的手腕问他。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