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28章 找上刘建军了
  看着那个小丫头,小胡叼在嘴角的烟掉落了下来。他认识这个小姑娘,在大前天的晚上,也是在这个路口..。小姑娘被他的车给撞了。一阵焦糊味传来,小胡低头一看,自己的裤裆被烟头给烧了一个大洞。手忙脚乱的把烟头扔出去,然后把裤裆的火星给拍灭。再一看,小丫头已然不见了踪影。红灯灭,绿灯亮。

  “门前的大桥下,走过了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一个清脆的童音在小胡的耳边响起,小胡侧过头看去,梳着小辫儿的丫头正在车窗外蹦蹦跳跳地唱着。唱上一句,还侧过头来冲小胡看上一眼。小胡加了脚油,提了提车速。可是车都提高了,那个小丫头却始终在车窗外吟唱着儿歌,小胡的车速,压根对她没没有半点影响。不,应该是凭借小胡的车速,压根就甩不掉她。小胡咽了口口水,一挂档又是一脚油下去。

  “砰!”一声车身一震,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被小胡撞得飞出去六七米。安全气囊打开了,小胡头晕目眩地趴在驾驶室里,耳边充斥着小丫头咯咯的笑声。碧波碧波,过了不多会儿,120呼啸着就赶到了事故的现场。

  “今年年底一直到春节之后,我觉得公安系统的同志们有两个主要任务。第一个,是确保春运期间旅客们的安全和滞留疏导工作。第二个,我觉得有必要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一次针对街头混混的严打。确保全市人民能够过一个安定祥和的春节......”刘建军在市府召开的会议上,对公安武警系统的全体指战员们说道。

  “刘书记,按照您的指示,我们决定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一次为期三个月的严打行动。此次行动的主要对象,就是您刚才点名的街头混混。”会议才散,市局的领导就拿出了章程。刘建军大笔一挥,在文件上签了字。

  “小凡,忙不?”散了会已经是夜里8点来钟了,刘建军驾车往家驶去。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他给我打了个电话。

  “帮忙就忙,不帮忙就不忙。”我正在家里陪着俩妹子做瑜伽,接通了他的电话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你小子,每次的事情都做了,可是这张嘴咋就这么讨人嫌呢?不忙的话来我家楼下,咱俩喝一杯。”刘建军走电话里对我笑道。

  !)看KG正g版“u章节DJ上4Z

  “请我吃饭,那我有时间。”我闻言连忙答应了下来。

  “你现在出门,半小时后再我家楼下烧烤摊见。”刘建军见我答应了,嘱咐了一句后随后挂断了电话。红灯还有3秒,他调整了一下坐姿准备开车。

  红灯灭,绿灯起,刘建军将车朝前驶去,猝不及防之下一个推着车的老大爷被他连人带车撞翻在地。刘建军将车停住,迅速开门下车准备查看情况。

  “特么你疯了吧?”刘建军的忽然停车,让跟在他后头的车一个反应不及追了尾。人家从车里下来,看着自己被撞碎的大灯和扭曲了的保险杠对刘建军破口大骂起来。虽说现在都走保险,可谁也不乐意自己的爱车被刮了蹭了不是?修补过的东西,怎么也没有原装的用起来舒心。

  “对不住对不住,我的全责。”刘建军下了车在四周围寻摸了半晌,也没见着那个推车的老大爷。甚至于连大爷手里的推车,都不见踪影。就耽误了半分钟,身后就被堵了几十辆车。大家伙儿一致按响了喇叭对刘建军表示着抗议。刘建军回头连连对人家拱手道歉着。

  “特么让我半个小时到你家,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快回来。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我点了些串儿,弄了个羊肉锅,喝着啤酒坐在刘建军家楼下不远处的那个路边摊里自斟自饮着。一直到9点半,才见刘建军开着车过来。拖了把凳子示意他坐下,给他倒了杯白的我嘴里抱怨着道。

  “路上出了点事情,等保险公司去了。”刘建军歉意的举杯对我示意了下,然后一口焖了道。

  “出啥事了?车祸?你特么...”我闻言起身走到刘建军身边,上下左右打量着他问道。

  “没事没事,坐下喝酒。就是可能最近接连开会,精神上有些不济,眼花了。”刘建军拍拍凳子,示意我坐下道。

  “对了,关于整治街头混混的严打工作从元旦开始一直持续到3月底。在这段时间里,谁敢惹事就抓谁。这下你心里畅快了吧?”刘建军夹起一块羊骨头放嘴里啄着对我说道。

  “什么叫我心里畅快,你们这是在为广大的普通老百姓服务。你还没说刚才咋回事呢,说来听听。我说你好歹也是个书记,就不敢给自己配个司机?”我拿起酒瓶,替刘建军把酒杯斟满问他道。

  “配司机,那又要招惹出一些关系户来。这个长的远方亲戚,那个长的老乡,我答应谁不答应谁,都要得罪人。我刘建军在工作上不怕得罪人,也不在乎得罪人。可是为了这种事情得罪人,不值当。”刘建军将骨头扔到路边一条流浪狗的脚下,然后抽出纸巾擦抹了一下手指对我说道。

  “刚才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过红绿灯的时候我就看见一大爷连人带车那么被我撞倒了。可是等我下车准备去看看情况,又什么都没有。我觉得可能是最近工作太忙,神经有些衰弱造成了幻觉吧。”刘建军拿起一个串儿接着说道。

  “神经衰弱,要不你休息几天呗,哪儿那么多会开。”我闻言看了看刘建军的印堂,然后伸手按住他的腕子输送一股子道力进去缓缓查探起来。

  “就是这车撞人了啊?”少时,我拿着串儿一边撕咬着一边走到刘建军停在不远处的车前问他道。

  “是啊。屁股后头还被人给追尾了。”刘建军回身看着我耸耸肩说道。

  “老刘,明天请假别出门,晚上我们出去喝酒。”我伸手摸了摸殷勤盖子,然后送到鼻子底下嗅了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