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31章 避而不见
  “哥,你是不是那个谁来着的,就是那个开新闻发布会的那个。”等我放下碗,点了一支饭后烟吞云吐雾的时候,有一妹子就凑跟吧前儿跟我打着招呼道。

  “是我,你跟张道玄是...?”我冲人妹子点头笑着问道。

  “我是他远房表姐的儿子的姑娘,今天表舅爷结婚,我奶让我过来帮帮忙。哥呀,待会我坐你那车成不?”妹子挨着我坐下,完了轻轻拉扯着我的袖子问道。

  “张道玄喊我师兄,你叫我哥,差着辈儿呢。”我挑了挑眉毛调戏着妹子。每天吃喝不愁的,偶尔装装B,调戏调戏妹子。这样的生活,才是人生啊。我在心里如此想道。

  9点过19分,张道玄终于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和急切,招呼着几个年龄相仿的朋友准备下楼随他一起去接新娘。至于其他的人,他安排大家留在家里做迎接新娘的准备工作。除此之外,他还找了两个姑娘随车去做牵娘。陪伴女方出嫁的叫伴娘,跟着男方娶亲的叫牵娘。顾名思义,一个是陪伴出嫁,一个是牵手进门。其中张道玄那个远房表姐的儿子的闺女,也是其中之一。

  下得楼来,我的车边已经是围满了人。大家指着车牌啧啧有声的议论着什么,一扭头见我们下来了。人们纷纷让开,然后嘴里不住地恭贺着张道玄。就算平常跟张道玄没打什么交道的人,也凑过来说着吉祥话。结婚能喊来这辆红旗做主婚车的人,是值得他们去攀交情的。反正别人领不领情另说,万一攀上交情了呢?

  9辆婚车一溜儿排开,车前那个花篮和里头的俩小人儿,是刚才我上楼之后人家给弄上去的。别说,花篮一放,彩带一扯,倒是很有喜庆的感觉。出了小区上了路,这一队接亲的车队当时就赚足了眼球。人们都在猜测着,红旗车的主人到底跟新郎是什么关系。还有些闲人,干脆就开车或者骑车跟在车队后头想要一探究竟。只不过终归是没跟多远,这些人就先后散去了。因为他们发现车队是在往城外开,这特么谁知道新娘家住哪里?万一离城有个百八十里地呢?

  等我们到了张道玄媳妇家,出乎意料的是居然没有半分的喜庆劲儿。相反是大门紧闭,门口甚至连个喜字都没贴。这是咋回事儿?玩儿悔婚还是咋地?我从车上下来,左右看了看琢磨着道。多大年龄了,还玩儿这套?要知道证都扯了,你悔婚也没用。法律上那老太太可已经是张道玄的媳妇了。

  “嘭嘭!”张道玄手捧着鲜花走到门前,伸手敲响了老太太家的大门。

  “嘭嘭嘭!”等了半分钟,也没见人出来开门。张道玄脸色阴沉着继续敲了起来。大喜的日子,新娘家玩儿这一手,这让他觉得自己脸上很是有些发烫。面子,国人最注重的就是面子。哪怕里子破了都没关系,面子不能丢。可是新娘家这么做,无疑是在打张道玄的脸。

  “怎么回事儿啊?”车队里隐约传出一阵议论声。

  “你们没商量好?”我走到张道玄身边,轻声问了他一句。

  “日子是我们商量着办的,这...”张道玄下巴上的胡须都颤抖了起来。

  “真想娶了这老太太?”我又问了他一句,只要他有一丝犹豫,我马上拉他上车扭头就走。说个实话,就凭张道玄现在的身家,娶个20岁的姑娘都不是问题。

  “她能懂我,我要娶她。”张道玄手里敲着门,嘴里对我说着话。只是说着说着,他有些哽咽了。面子没了事小,可是媳妇去了哪里,他连半点消息都不知道。急,他心里急。

  “确定了?”我撸了撸袖子又问了他一句。

  “嗯!”张道玄咬着牙肯定地答复着我。

  ig3:/

  “哐!”我一脚踹着门上,门里传来一声炸响。

  “师兄...”张道玄见状一把拦住我,他不知道我想干嘛。

  “蒙你喊了我两年师兄,师弟要结婚,不管怎么样我也帮你把这个婚顺利的给结成了。让开...”我将张道玄往身后一拨,抬脚又是一脚踹到门上。这一次,门开了。

  “你们干嘛呢?”隔壁邻居听见动响,出门来问了一句。

  “有劳,问一句,这家人去哪儿了您知道么?”我站在门口冲里头看了看,屋里没人。正好邻居出门问话,我连忙走到人家跟前问道。

  “他们家啊,说是出去玩儿几天?哟,老张,你今天结婚?怎么没听她们家说呢?这是闹的哪一出?”张道玄来过不少次,左邻右舍的也都算混熟了。细一瞅站在我身后的是张道玄,邻居有些愕然的问道。

  “那您知道她们去哪儿玩儿了么?我是今天结婚,这日子还是跟她商量着办的...”张道玄手里捧着花走到邻居面前,掏出烟来问人家道。

  “这是办的什么事情,哪有这样的?你别急啊,我去问问我们家小子去。前两天,他们家小子好像跟他嘀咕过两句来着。”邻居一听张道玄这话,心里就有了数。悔婚,特么要悔早点悔啊,等人家把客人都请了,酒席也订了,一切都安排好了才玩这出,你这不是要人家的命么?这事儿做得,太不讲究了。邻居心里有些替张道玄打抱不平。

  “哥啊,你咋来了呢...”过不多一会儿,隔壁家儿子就出来了。一眼瞅见我的红旗,左右寻摸了一会儿,人家就跟我有多年的交情一般迎了过来握着我的手问候着。

  “问你,这户人家儿去哪儿了?”我轻轻挣开了对方的手掌,然后一挑下巴问他道。

  “前儿他们家说,好像是要出去避两天。这事儿我觉得怪不上老太太,他儿子和媳妇压根就不同意这门婚事。说白了,还不是怕自己个儿老娘嫁人之后,赶明儿挂了会多些人来分家产么。”别看隔壁家儿子年龄不大,可是这番话倒是说得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