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40章 人命关天
  朦胧之间这么一瞧,就瞅着一人正站鸡笼跟前儿手撕活鸡呢。鸡笼被撕烂,鸡们受到了惊吓。母鸡都跑得不知所踪了,只剩下一只公鸡还竖着毛在那里跟偷鸡贼做着不懈的斗争。主人家见眼前那货有人来了都不跑,一咬牙一发狠,操起手里的铁锹对着他的小腿肚子就来了那么一下。

  发狠归发狠,别的地方主人家也不敢打。万一打死了?不还得赔贼几十万?如今这贼都有文化,都特么知道就算行窃被逮住了,也没多大风险。因为人家不敢真打,打死打残人家还得赔自己钱。出来做贼为的是什么呀?不也是为了钱么。打成伤残,这辈子可就赖上他了。打死?没几个人小老百姓真敢把人打死的。就因为摸清楚了套路,知道逮住了顶天罚款连留都不用拘,所以这贼们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咔嚓”一声骨折声传来,手撕活鸡那位小腿当时就被这铁锹给拍折了。啪一声就那么倒在地上,还不忘把手里的鸡往嘴边儿送。他无所谓,这一下可把主家给吓坏了。这不要了命了?谁知道这孙子这么不扛打,一锹下去就成伤残人士了呢?主人家把锹一放,也顾不得再去计较人家来偷鸡了。往前走两步还想着把人给扶起来,该往医院送就往医院送。

  这么一过去不打紧,他手还没扶上去呢,就听见地上那贼嘴里发出一声闷哼。完了一边吮吸着鸡血,一边回头看向他来。主人家还想赔笑问他有事没事,一眼瞅过去还没等张嘴,就见那货一伸手拉住了自己的脚踝。完了把手里的鸡一扔,张大了血盆大口就冲自己咬了过来。

  “麻痹你属狗的呀逮啥咬啥?”主人家觉得自己脚踝上一痛,挣扎着就想往后退。他的锹就在身后不远的地方,这个时候人也不想那么些个后果了,只想着把锹拿上,对着这贼的脸上来一下解解恨再说。可是接下来,主人家的腿就软了。别说拿锹拍人,连站都站不住。那货不光咬他,还把嘴贴着他脚踝上的血管一通死啄。啄了几口,主人家的脸色就变得跟张白纸差不多了。主人家又惊又怕之下,腿一软就那么瘫倒在地上。

  “当家的,当家的?”女人在屋里听见外头的动静,也没敢露头去看。过了半晌,外头消停了,她才战战兢兢的走到后门口朝外头喊了两句。喊了几声没人应,女人探头往外这么一瞅,就看见鸡笼也烂了,自己的男人正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几只跑掉的鸡,先后从外边回来,正围着自家男人打着转儿。

  “当家的,当家的...”女人跑过去,扑在自己男人身上就是一通撕心裂肺的哭喊。村子不大,大家伙儿也住得不远。女人这一番嚎啕,当时就把左邻右舍给惊醒了。大家先后扯亮了屋里屋外的灯,批着衣裳就跑了出来。

  “还嚎啕个屁,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啊。”关键时刻,还是村长站出来拿了主意。大家七手八脚的把躺在地上气若游丝的男人抬进屋里,完了又手忙脚乱的开始给附近乡卫生院打起了电话。

  “马勒戈壁的,老子直接给你们打电话还不好使是吧?非得先打120?”村长跟人交流了两句,完了在那里破口大骂起来。不过骂归骂,人命关天他可不敢再耽误下去。一边诅咒着对方赶明出轨被抓现行,一边挂了电话给120打了过去。

  如今村村通公路,路况比以往那是要好上无数倍。过了20来分钟,就听见一阵碧波碧波的警报声在村头响起。村长带了俩个人迎上前去,瞅了那救护车一眼,乡卫生院的车。他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脱裤子放屁。完了把几个医护人员给领到了出事的那户人家家里。

  “这...建议送城里大医院去。”值班医生走过去一看,就看见病人脚踝处有两个血洞。伤口附近已经开始溃烂了,散发出一股子腥臭味来。伤者腿肚子上的筋鼓得高高的,隐隐有些青中带黑。因为弄不明白到底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医生也不敢大意,随即建议家属把病人往市里的大医院送。

  “那,那还愣着干嘛?送吧!”小城市有小城市的好处,住在这里的人不管去市里的哪一个地方,都能随时随地来一场说到就到的旅行。大家帮忙把伤者抬上了救护车,在一阵碧波声之中,花了约莫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城区人民医院。

  “被啥咬的?”急诊科大夫检查着患处,问一旁的家属。

  “不,不知道啊!”女人双手绞着衣角回答。

  “什么时候被咬的?”大夫皱着眉头汲取了一点伤处的粘液,吩咐小护士送去化验。完了又问道。

  “半个小时之前。”女人很肯定的回答他。

  “具体的时间呢?”大夫追问了一句。

  “不,不知道啊!”对于具体的时间,女人就没留意了。

  “那你还知道些啥?”大夫翻开了病人的眼睑,用手电去试探他瞳孔的反应说道。

  “她要啥都知道,还要你干啥。”村长在一边儿不乐意了,怎么说大家都是一个村儿的人,还能被人给刁难欺负了不成?

  最新m章*^节xM上8

  “这个,化验结果还没出来。目前只能输个液维持一下,你们也别急,留俩人在外头等着吧。”过了半个小时,办理完入院手续,把病人从急诊科转到普通病房之后大夫对家属说道。

  “这...老师您来看,它们居然在吞噬和同化细胞呢。”显微镜下,化验科的新人很是惊奇的看着那些黑色的物质,在不停地吞噬着那些人体细胞。

  “这是哪个科室送来的化验单?”大夫走过去看了一眼,然后轻握了握拳头问新人道。

  “我看看,是急诊科在一个小时之前送来的。”新人找出单据对照了一下说道。

  “急诊科吗?一小时之前你们那个病人还在吗?”大夫拿起电话就给急诊科打了过去。

  “哦,那个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咬了的啊,转去外科了。”听说人还在医院,大夫不由松了一口气。

  “我去一趟厕所。”跟新人打了个招呼,大夫转身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