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41章 拔毒
  “人民医院出现一例疑似感染尸毒的患者,该怎么办,请组织拿个章程。”走出了化验科,来到走廊尽头的安全通道处。推开玻璃窗点了一支烟,那个医生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能治就治,万一不能...一定不能让他把病毒传播出去。”电话那头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

  “明白!”大夫闻言轻叹了一声,然后把电话给挂断了。

  “那个谁,你在这里盯一会儿啊,我出去一趟。”站在窗边沉思了好久,大夫将烟蒂摁灭走回化验室对正兴致勃勃工作着的新人说道。

  “师父你去吧,有事儿我给你打电话。”新人以为大夫是熬不住夜了,想要去偷偷懒睡一会儿。抬头对这个前辈谦逊地点头应着,完了把他送到门外。大夫驱车赶回自己的家,拿上糯米还有墨斗线之类的物事之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医院。时间才是半夜,趁现在医院没什么闲杂人,他准备先替那个伤者把体内的尸毒给拔除了再说。要是大白天的在医院,他还真不好下手。

  最#新S章◇节上a

  “吴医生,你这是...”乘电梯到了7楼外科,敲了敲玻璃门示意值班的小护士把门打开,吴悠身背着一个小包儿走了进去。没错,他正是化验科的大夫,同时还是天组赤壁分部的成员姓吴名悠。

  “刚才送进来的那个病人呢?就是脚被东西咬了的那个。”吴悠从口袋里摸出一包松子来递给小护士问道。大半夜的值夜班,有点东西嗑嗑总要好熬一些。不过他也知道,小护士顶天熬到1-2点钟,就会去值班室里眯觉。

  “哦,在南12病房,吴医生你问他干嘛?是你们家亲戚?”小护士接过松子揣护士服里,领着吴悠走到靠南的走廊前头问他道。

  “啊,是啊,一个熟人的朋友。知道他住院了,熟人托付我来看看问题大不大。你忙吧,门留着。我看一眼就走,待会帮你把门锁上就是了。”吴悠背着手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停下脚步回头对跟在身后的小护士说道。

  “哦,那我去看会儿小说去。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吴医生你喊我就是了。”小护士闻言对吴悠扬了扬手机说道。

  把小护士支走,吴悠迈步朝走廊深处走去,一直走到底,才看见标着南12字样的病房。病房里有三张床,眼下却只躺了一个病人在里头。一个40来岁的妇女,正坐在病人身边那张没有铺盖的钢丝床上打着盹。看样子,是病人的家属。

  吴悠推门走了进去,反手将房门给反锁住。开门的动静,把妇女给惊醒了。一回头发现进来的是大夫,她的脸色才松弛了下来。

  “大夫,我男人他到底...”家属们大抵都是这样的,只要亲人入了院,他们所有的希望就都寄托在医生的身上了。人人都希望给自己能够遇上扁鹊,可是很遗憾,医生也不是万能的。更何况从事这个职业的,里头也参杂了一些个麻雀不是。

  “想你男人没事,待会不管看见了什么都不要喊,更不要传出去。”吴悠脱下自己的外套,转身挂在门后将门上预留的那块玻璃给遮挡住,然后提着小包走到妇女面前对她说道。妇女闹不明白这个医生到底想干嘛,可是为了自己男人能够康复,也只有连连点头称是了。

  “去帮我打盆水来。”吴悠将包打开,从里边拿出一卷散发着墨味的尼龙绳来,又拿出几个装着用水发过的糯米的塑料袋。活动了两下胳膊,他对身后对自己行为深为不解的妇女吩咐了一句。

  “哦哦!”虽然不知道这个医生拿尼龙绳和糯米准备干嘛,但是妇女还是连连点头着走进卫生间替吴悠打来了一盆干净水。

  吴悠示意妇女坐下,然后挽起袖子将患者的被子掀开一角露出了里边的那条伤腿。伤腿被外科的大夫用绷带给缠上了,并且还涂抹了一些药膏。不过显然这都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吴悠看见伤者的整条伤腿都已经呈现出一种青黑色。并且这股子青黑色,还有向他腹股沟蔓延的趋势。过了腹股沟,尸毒可就侵入内脏了。到那个时候,谁都救不了这个患者。

  三两下把患者伤处的绷带给解开,又用清水把他伤处沾着的药膏给清洗了个干净。吴悠这才解开尼龙绳,绕着患者的大腿根就扎死了。随着尼龙绳扎上去,一股子细微的黑烟兹的一声升腾了起来。一股子恶臭传进口鼻,吴悠反手就摸出两张道符团成团塞住了鼻子。

  “嘎嘣嘎嘣!”吴悠伸手从袋子里抓出一把糯米,就那么直接送到嘴里咀嚼了起来。

  “医生...你是不是饿了...”妇女的一句话,差点让吴悠将嘴里已经咀嚼烂了的糯米给咽下去。他回头瞪了那妇女一眼,然后把糯米吐到掌心,啪一声就敷到了患者的伤口处。呲一声,伤口处就如同开了锅似的发出一声响,然后一股子黑烟冒了出来。要是用大家能够想到的场景来描述,大约就跟战场上伤员把火药倒在伤口上,然后划拉上火柴把火药点燃的那一刻差不多。

  一道黑烟过后,伤者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在床上弹跳了一下。吴悠低头看去,刚才的那团糯米已经变得跟黑色糯米糍差不多样子了。他伸手用道符包裹住那团完全变黑掉的糯米,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其放到了一旁的水盆当中。水盆当中的水,当时就变得如同墨汁一般漆黑并且散发出一股子臭鱼烂虾般的腥臭味来。

  “嘭!”吴悠点燃一张道符,将其扔进火盆,整个火盆当时就燃起了一团墨绿的火焰。待到火焰熄灭,盆里的水才没了那股子恶臭味。

  “把水倒了,把盆洗干净,再打一盆干净水来。”吴悠伸手从袋子里抓出一把糯米,对一旁目瞪口呆的妇女说完后,又扔进嘴里大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