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45章 来援
  一行十人,乘坐着城铁来了江城站。完了搭乘开往贵阳的高铁前往赤壁。才一上车,没几分钟就听见小喇叭里播报着下一站赤壁北,请要下车的旅客提前做好下车的准备云云。坐我身边儿的一大妈闻声就准备起身去拿行李。

  “大妈,且坐着吧,等会儿看车减速了再起身不迟。”我随口提醒了大妈一句。现在的车速是301公里每小时,江城到赤壁怎么地也有近200公里远。按照这个时速的话,没有40分钟是到不了的。现在才开车多一会儿,起身等着起码要等半小时。

  “哦哦,第一次坐这个,弄不明白。谢谢你啊小伙子。”大妈见我提醒她,又重新坐了回来。果然,足足半个小时之后,高铁才逐渐减缓了速度准备进站。这个时候,我提醒大妈可以起身准备下车了。

  “要的士不?要摩的不?”一出站,一群人就迎上来热情的打着招呼。我背着包儿,站在门口对他们摆摆手示意不要。然后等人都到齐了,我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信息,这才带着众人迈步向不远处的公交车站走了过去。

  “程小凡同志,欢迎来赤壁。”公交车站旁,停了一辆中巴。中巴车前站着一个身穿黑色羽绒服的中年人,见我们走了过来,他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向前迎了两步说道。

  “外边冷,我们上车说。”跟我们一一握了握手,中年人拉开车门示意我们上车道。车上开了空调,乍一进去就觉得一股子暖气扑面而来。我们各自找位置坐下来,人家才示意司机开车。从火车站去市中心,约莫有个17-8站路的路程。在这段时间里,中年人简短地对我们介绍了一下这边所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说,你们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被尸体给咬了。或者说,在本市存在着多少这样的尸体。”车内开了空调,车窗紧闭着,我摸出一支烟来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又放回了回去道。

  “是这样的,不过庆幸的是,从昨天到现在,我们并没有接到任何关于此事的情报。没有情报,就代表着事情暂时还没有继续恶化下去。我们的人手实在紧张,小地方,平静了许多年,对于突发事件的处置准备上也是有所不足。所以不得已,我们才向上级要求支援。”搓了搓手,中年人对我说道。虽说大家都同属一个组织,可是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愿意去张嘴求援。都有自尊心的,没人想让别人看低自己。就跟过去打仗似的,虽说大家都在为一个皇帝效命,可谁不想多立功劳让同僚高看一眼呢。

  “大家就先住在这里,这个地方交通比较方便。四通八达的,有个什么情况也能及时反应过来。”20来分钟之后,中巴车停在了一处酒店门口。中年人将我们领进酒店,在前台拿了门卡后对我们说道。诚如他所说,这个酒店所处的地段那是相当的好。出了门就是一个十字路口,从这里随时都能赶往东西南北任何一个地方。而且马路斜对面,就是一排各种档次的酒楼,吃饭什么的也方便。酒店门口就是公交车站,想搭公交或者是想打车都是分分钟的事情。当然,在酒店出门右手边有一条胡同,里边有着不少的按摩店,随时可以为有需要的人们提供服务。要是嫌那里不安全,或者档次不够,酒店内部二楼就有桑拿洗浴。

  十个人开了4间房,其中3间是3人标间,我则是单独住进了一间大床房。等把我们住宿的问题安排妥当了,中年人又领着我们来到街对面准备请我们吃饭。赤壁的菜挺不错,很合我们的口味。吃完之后,我推辞了人家想要带我们转转的邀请,带着同僚们就返回了酒店。我们需要保证充足的体力,用以应付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请给我一张地图谢谢。”进了酒店,我问前台妹子要了一张本地的地图,然后坐到大堂的沙发上抽着烟研究了起来。东西南北的地形倒是不复杂,复杂的是这当中有很多小胡同。对于我这个外地人来说,这些小胡同是最让我头疼的地方。因为我不知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钻进去还能不能顺利的钻出来。

  ${●首发

  “喝杯茶,研究地图呢?”中年人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陪我们一起回到了酒店。见我皱眉在那里看着地图,人家给我端来了一壶茶水问道。

  “我在想啊,是不是可以将我们双方的人掺杂在一起。一个赤壁的同志,带一个小城的同志。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分成十队。东西南北,各安排一队之外,还能在中心位置预留下一队随时准备支援。最关键的是,这么做我们不会迷路。”我将托盘里的杯子拿起来,清洗了一下之后替人倒了杯茶说道。

  “可以啊,我也是这么考虑的。毕竟你们对这里的环境不熟,要是咱们两边的人互相搭配着,一来人手上足够了,二来也不会因为迷路而耽误事。”人家听我主动提出来合并,很是高兴的说道。之前他就这么想了,不过担心提出来会惹得我们不快而已。商量妥当之后,中年人当时就给赤壁分部打了个电话,召集人手到酒店来跟我们会和。

  “那就暂时这么安排着,从现在开始,大家就互相配合着工作。工作过程中不要说方言,尽量都用普通话进行交流。搭档之间最好了解一下对方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工作的时候扬长避短,注意安全。”等人都到齐了,我们回到房间开了个小会。会上那个中年人,也就是这里的负责人提了几点要求。对此我表示赞同,特别是方言那块儿我觉得应该如此。要不然遇上事情,一个说赤壁话,一个说小城话。你也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那事情还怎么办?

  “小凡同志有没有什么补充的?”最后人家问了我一句。

  “市局周围,需要安排一队去排查。”我摊开地图,用手指在市局范围内画了个圈说道。

  “为什么?”人家追问着。

  “咬死法医的那具尸体,就是从市局验尸房跑掉的。大家以为,它会去哪里?”我耸耸肩膀靠在椅子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