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50章 恼羞成怒
  “那这符水,请一碗得多少钱呐?”人家听道人这么说,赶忙改口又问道。反正不管是请,还是买,最后总得掏钱的吧。要花多少钱才是村民们最关心的问题,至于管不管用,他们讲究个心诚则灵。

  “阿弥...啊,无上天尊。贫道这万灵符水,制作起来颇费心神。水用的是凌晨3-4点钟采集到的露水,而符则是贫道搜集山明水秀之地之花草树木捣成浆自己做的。至于焚化道符这把火,才是最为关键之处。”那道人抬手一捻下巴上的几根短须,煞有其事的在那里对众人宣讲起来。

  “这把火又有什么讲究?劳烦道长说个明白。”众人围在道士身边听得正得趣儿,却不料这道人卖了个关子不往下说了。心痒难捱之下,有人主动开口询问起那道人来。

  “这一把火不是普通的火,而是贫道的心头火。每用一次,就要耗费贫道不知凡几的心头之血。长此以往,贫道恐怕是命不久矣。”道人面露悲悯之色,昂首望天缓缓说道。说到情动之处,眼角还泛起了点点泪花。

  “道长慈悲!”众乡亲闻言无不动容的说了一句。

  “所以,莫怪贫道收费高昂。实在是遍访山明水秀之地要钱,平日里将养身体也要钱,甚至于贫道的道观修葺,也是需要钱的。请一碗符水,300块。谈钱,实在是羞愧得紧,无上天尊...”道人紧接着,竖起三根手指来对众人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对于道人一碗水卖300块钱这事儿,众人表示了理解,并且准备在行动上支持他一番。

  “不行,我不能眼瞅着乡亲们被这神棍给坑了。”父亲远远看着晒谷场,眼瞅着左邻右舍的乡亲们准备掏钱买水,一跺脚就往门外走去道。

  “老头子,你别多管闲事。”母亲伸手想拉住父亲,却愣是拉不住。父亲背着手,快步就走向晒谷场。场中已经有人开始扣扣索索的翻找着口袋准备付钱了,而有些身上没带钱的,也是准备转身回家去拿。此时此刻,从众心理又起了作用。大家都买了,我要不买岂不是吃亏上当了?要买都买,反正要真吃亏上当也不是我一个人,万一捡着好处了呢?反正大家心思相仿的就这么决定花上300买碗水喝。

  “花300赌个真假,起码还有一半机会是真的不是?就算是假的,也总比去城里让那些老妪拉去公园儿给祸祸掉的好。”虽然心头还是有些疑虑,可是看见身边的人大多意动,于是其他人也都意动了。

  “大家别被骗了,就这么一张普通的黄纸,村头小卖铺就能买到。画几笔鬼画符,再带一桶几块钱的纯净水,就敢一碗卖300?”父亲走了过去,大声提醒着乡亲们。

  d)5&永久,免|费*_看o◎小说

  “居士,须知妄言会遭天谴的。”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父亲的这番话直接就让道人沉下了脸。

  “我呸,骗子不遭天谴,老子说句大实话还能遭了天谴?不信咱俩站这里等,等打雷,看这雷是劈你身上还是劈我身上。”父亲伸手分开身前的乡亲,挤出人堆来到那道士身前抬手往天上一指说道。

  “噼啪,轰隆隆!”一道晴空霹雳适时响起。滚滚的雷声由远至近在人们的头顶轰响着。就见那道人脚下后撤数步,而父亲则是站在原地巍然不动。

  “哼,贫道不与你这凡人一般见识。贫道这万灵符水,只卖有缘人。300块一碗,手快有手慢无,买定离手...买了的赶快走,腾出点地方来让别人也来分润一下福气。”老道抬手扶了扶头上那鬏,然后一拂袖又走了回来道。

  “大家别被骗了,300块钱,搁以前可能顶上我们一个月的收入。如今是好了,家里拆迁,孩子们也在外头上着班。可是这钱,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300块钱买吃,买穿算不得什么。可是花钱来买当上,傻子才会干这种缺心眼的事情。万灵符水,呐,他腿瘸20年了,喝了符水你敢保证他能康复?咱俩也别干争,就当着大家的面让他喝,这碗水的钱我掏。治好了他,刚才的话算我放屁。我不单赔你钱,还会去你的道观负荆请罪。要是治不好,你又准备怎么办?”父亲见还是有人准备掏钱买水,急切中一跺脚拉过一个腿脚不方便的乡亲高声道。

  “嗯哼,俗话说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喝了符水应验了,证明他是有缘人。要是万一没有应验,起码也能改善他的体质和气运,让他今后无病无灾。”道士一听父亲这话要将他的退路堵死,连忙捻须辩道。

  “这话说得,左右都是你有理了。散了吧散了吧。”我们家隔壁邻居一琢磨,然后把一家掏出来的钱又揣回了兜里说道。本来大家已经被说动的心,经父亲这么一插手,也就逐渐冷静了下来。如今的促销活动大抵也是如此,就是说得你心痒难耐,然后来上一出冲动型消费。可是过了那几分钟热度,人们冷静下来之后就会发现,原来自己买了一件并不需要的东西。往往在这种时候,只要有人分散一下人们的注意力,大多数人是不会再选择去购买那件商品的。

  “别走,坏了贫道的好事,咱们得辩一辩理。”眼看乡亲们先后准备散去,道士急眼了。一抬手将转身欲走的父亲抓住,面皮抖动着怒道。

  “辩你毛线辩,被人拆穿了心里不服气,还想找事儿是怎么地?你今儿动动手试试?看你走不走得出这村子?”跟在父亲后头一直关注着的艾义勇上前一把抓了那道人的腕子,然后手里一使劲说道。道人吃痛,松开了拉扯住父亲的手。捂着被艾义勇捏痛的手脚下后退了几步,眼神有些忧郁的打量起眼前的这个貂皮男来。

  “赶紧混蛋,想找抽是怎么地?”艾义勇见父亲并没有受到伤害,呵斥了那道人一句后,转身扶着父亲就准备回家。

  “真是欺人太甚,这可就怪不得贫道了。”道人犹豫了片刻,双手托举朝天。嘴里咬牙怒着,收臂,运气,平推双掌就拍向了艾义勇和父亲的后背。随着道人双掌拍出,空气中凭空响起了一阵风雷之声。

  “干爹小心!”听见身后风起雷动,艾义勇一回头,然后将父亲推向了一边。

  “啪啪!”道人双掌拍在艾义勇胸腹之间,两声旱雷炸响,直将他打得口吐鲜血飞出去数米才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