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51章 总得有个规矩
  “打人了打人了。”村民们听见动静回头一看,就看见艾义勇被那个道士两掌打飞。说到底,这事儿也是因为我父亲阻止这道士行骗而起的。于是有那么几个邻居,转身就向那道士走了过去,要跟他理论理论。而更多的人,则是选择了息事宁人。反正这事儿自己也没什么损失,而且那个道士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没人敢去找他的麻烦。

  “老大!”艾义勇倒在地上吐出一口淤血,他身边的几个马仔分出两个人抢前一步想要把他扶起来,剩下的两个则是握着拳头就要去揍那个道士。

  “都别动,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艾义勇觉得腰腹处一阵火辣辣的疼,就如同刚被烧红的烙铁烙过了似的。挣扎了两下想起身,可是脚下一软又倒在地上。喘着气,他用近了全身的力气对父亲还有那些要上去堵道士的人们喊了一句。他觉得自己这么身强力壮的都被这道士两掌打得动弹不得,要是换了这些年龄大的上去,那还不得要了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这道士不出本省的范围,他就有办法找到他。

  “都闪开。”道士两掌打完,就觉得自己体内的力气还有那来之不易的道力被消耗了一空。他强忍着双股间的颤栗,色厉内荏的朝那些村民呵斥了一句。然后连吃饭的家伙什都不要了,抢出一步就往村外溜去。

  “啥时候外人在我们村打了人还能走的?要不是艾老板拦着...我们非...”等道士走后,村民们这才七嘴八舌的在那里牛起了B。也只有住在我家隔壁左右的邻居,帮父亲抬起了艾义勇把他送回了家。

  “这,义勇啊,咱们去医院吧。”把艾义勇抬回家,打了盆水拧了条毛巾替他把嘴角的血渍擦拭干净。父亲握着他的手轻声说道。

  “我这就是淤血,干爹你别担心。要说以前我刚出道的时候,比今天重得多的伤都受过。给我哥打电话吧,他来了我就没事了。”艾义勇安慰着父亲,张嘴又吐出一口淤血。他觉得那个道士不是个普通的道士,挨了他那一下估计自己去医院也没用。现在艾义勇的体内就如同有一团闪电在肆虐冲撞着,要想对付那个神棍的招数,他坚定的认为还得请我这个大神棍出马才行。

  最近市里又搞卫生大检查,并且要求各个体工商户按照要求统一制作门前的招牌。这个通知,没人敢往我手上递,倒是鲁阿姨接到通知后好心的给我打了个电话。身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市民,对于市里的工作还是要支持的。我到了白事铺子之后,街道的工作人员很客气的对我说,招牌的事情他们可以帮我去办理。顺带着,我让人家把鲁阿姨家的招牌也给弄了。

  “三儿,义勇被人打了。”才跟人你好我好的商榷妥当,就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他从来没有主动给我打过电话,想不到这第一个电话,说的居然是艾义勇被打了的事情。

  “您别急,慢慢儿说。他怎么就被人给揍了?在小城这地方,敢揍他的人没几个吧。”我闻言走到一边儿,轻声问起了父亲。这货人高马大的,又打惯了架,轻易两三个人压根占不了他什么便宜去。被人打?那就是代表着吃了亏。还是在乡下自己的工地附近被人给揍了,到底谁这么不开眼敢揍艾大老板?

  “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道士一巴掌拍得吐血,这孩子躺家里,就要我给你打电话。你赶紧回来一趟吧。”父亲在电话里有些急。

  “被一个道士一巴掌拍得吐血?我马上回来。这样,您先找几个人把这货送乡卫生院去检查一下,别落了什么内伤。剩下的事情等我到了再说。”等父亲把话说完,我连忙叮嘱着他道。一巴掌拍得吐血,难道是练家子?我挂了电话,拦了辆的士就直奔乡下卫生院而去。

  1a看+正版W6章*节上Ac

  从城区到乡下卫生院,的士开了45分钟。等我到的时候,艾义勇才刚刚办理了住院的手续。他的几个马仔都认识我,一见我到了,赶紧迎了上来。

  “大哥!”马仔们走到我跟前,还没忘了打个招呼。

  “义勇呢?在哪个房间?”我停下脚步问他们。

  “二楼最靠里那间,老大刚才又吐了口血。医生现在正给他做检查呢。大哥你看这事儿,该怎么办才好?要不我们去通知弟兄们,找着那个道士直接砍废了再说。”马仔们围在我身边说道。艾义勇倒下了,眼下我俨然成了他们的主心骨。

  “你们要敢这么大张旗鼓,首先进去的就是义勇那小子信不信?”我一听这不行啊,尼玛几百个古惑仔在街上四处扫听道士,这是想弄啥唻?不知道现在正在严打街头混混么?是想多折进去几个人,完了多花几个钱去赎还是怎么地?

  “那大哥给拿个主意。”几个马仔一听动粗不行,连忙问我道。

  “江湖上的事情,就得用江湖上的规矩来办。被人拆穿了,有两下手段就敢对人下狠手,真当没人能奈何得了他不成?这件事你们都消停点儿,别给你们老大添乱。对了,没事多找几个妞来服侍他,他好这口儿。剩下的事情,我帮他办了。”几个马仔带着我往二楼走着,走半道上我对他们嘱咐着。

  “成,听大哥的。”马仔们闻言连连点头答道。

  “哥呀,你可算来了。你看我这吐的...”推开门,就瞅着一50来岁的女大夫正给床上的艾义勇做着检查。耳听得门响,艾义勇勾头一看,抹了抹嘴角对我说道。床头下放了一盆,盆里呕有几口鲜血。

  “骨头没事,至于脏器方面,应该也问题不大。不过最终的结果,得等片子出来了再说。”见我进来了,女大夫的手才从艾义勇那健硕的胸前挪开。

  “哥呀,赶紧帮我把血给止了吧。再这么吐下去,我怕我等不到片子的结果就得挂。”艾义勇说话间,又吐了一口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