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55章 魔都的冬季
  “居士废话少说,你不远千里而来,也是为了出口气占个上风罢了。打得过,自然你有道理。打不过,任凭你舌绽莲花也是于事无补。”老道倒是干脆,说完一甩拂尘看着我说道。拳头大的有道理,国与国,人与人,在很多时候大抵上是如此,这老道也并没有说错。

  “如此甚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可别怪我欺负老头儿。”见人家执意不肯讲理,只想动粗,我也只有如他所愿了。一握拳头,脚下一个踏步上前我一拳就向老道的脸上捣去。

  “等等!”老道见我动粗,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脚下接连后退几步然后一抬手道。

  “要打就打,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诚如老道说的,我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出口恶气占个上风。既然要打,又何必说那些废话。

  “嘭!”老道的脸上被我揍了一拳。

  “道友住手。”老道张嘴吐出一颗槽牙向门后躲去道。

  “道友,原来你这老道早就看穿了我的身份。”我握紧拳头闯进门内,追着老道便要捶打。

  “道友体内道力深厚,我那徒儿万万不是对手。道友,道门中人解决问题,需用道门自己的方式。我们只可斗法,却不能动粗。哎哟,道友不知你是从何人...”老道说话间又被我揍了一拳。敢情他刚才让我住手,是想跟我斗法?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年龄比我大,就能在道术上稳压我一头?只要能赢了我,就能帮他徒弟挡了这一灾。这老道,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道友此番就算赢了,传出去也不光彩。道门中人不按道门的规矩解决纠纷,会被人所不耻的...哎哟...”老道一边闪躲着,一边在那里对我说道。说话间我追上了他,一拳打了他的鼻梁上。

  “师父,万般都是劫数,就让徒弟今日应了这一劫吧。”想不到老道的徒弟倒还有几分义气,从破败的正殿中探出头来,他看着场中说道。

  “好,你且来陪他过上几招。”徒弟话音未落,就看见老头一扭头跑进殿内对他说道。见师父答应得如此痛快,道人一时间有些愣神。本来只是一句客气话,他没想到师父当了真。

  “去,缠住他,为为师争取一些时间。”见徒弟愣在原地不动,而我顷刻间就要追赶进殿。老道一脚踹着徒弟屁股上,将他踹到了我的身前。

  “果真是师徒情深,既然来了,就挨我两拳。”见那道人被老道一脚给踹了出来,我迎上去一拳就捣在了他的眼眶上说道。

  “五雷使者,威猛降灵,轰天霹雳,队仗如云...”殿内老道见徒弟尚能再挨两拳,急忙掐起指诀开始念念有词起来。待到我又是一拳捣在道人另外一只眼眶上,就听得天空轰隆隆一阵霹雳炸响。隐约间似有数道雷弧在空中扭曲拉扯起来。

  “六丁护身。”我急忙往自己身上套了一个六丁咒,一脚将捂住双眼呼痛不已的道人踹到一边,掐起指诀就念起了驱雷咒。

  “噼啪噼啪!”接连四道闪电从天而降,先后劈在我身体的前后左右四个方位。雷弧经久不散,隐隐将我困在当中。而第五道闪电,则是凭空劈向我的头顶。老道见势露出了一丝得色,仿似胜券已经在握。五雷轰顶之法,可是他的看家本事。他不信凭着自己大半辈子的修炼,还对付不了我这么个愣头青。

  “轰!”一道霹雳打着我的头上,老道在殿内一抚掌,正欲长笑几声。雷声过后,却见我依旧站在原地动也未动。不等他将脸上的得色敛去,就感觉到头顶一阵瓦砾四落,随后一道闪电打破了屋顶直接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师父,万般都是劫数啊...”好不容易睁开浮肿的熊猫眼,老道的徒弟就看见师父仰面而倒,头上那满是油腻的头发,也被那道闪电给烧了个精光。

  “劫数,什么劫数,他摆明了就是要置我们师徒于死地。”老道说完这句,头一歪便昏死过去。

  “那瘟神呢?”过了良久,老道才悠悠醒转。左右看了看,然后问坐在一旁正拿鸡蛋敷着眼眶的徒弟道。

  |NC2正版首r发GK

  “走了,还把咱们道观供奉了很久的桃木三清像也拿走了。他让我转告师父,今后再敢踏入小城一步。他就把你剩下的毛都烧光,然后扔到大街上。”徒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轻声对老道说道。

  “你马上去一趟魔都。”我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时间退回到刻把钟之前,就在我把老道放翻在地,正准备踏上一只脚的时候。我接到了沈从良的电话。看了看已经失去抵抗力的师徒二人,我一边跟沈从良通着话,一边在冲虚观内溜达了一圈。一圈走下来,只有老道房内的那尊桃木三清像让我产生了一些兴趣。对着木雕拜了几拜,我便堂而皇之的将其收入囊中了。

  “魔都那边又怎么了?”下了山,我回到酒店冲了个澡后给沈从良去了个电话。

  “有两件事需要你协助,你到了自然会有人跟你接头。具体的事情,他们会负责对你解释。”沈从良还是一贯的神秘兮兮。

  “两件事。”我挂断了电话,伸了伸懒腰倒在床上琢磨起来。

  元月后的魔都下了一场雪,不大不小的,刚刚让人行道上铺了那么薄薄的一层。坐在咖啡店里,隔着眼前的橱窗,隔三差五的会有几个不怕冷的妹子。或是穿着叉儿开到大腿根的旗袍,或是穿着齐臀的小短裙打我面前经过。妹子们身上洋溢着青春和热辣,很是吸引我的眼球。

  “程小凡?”一个身穿着修身羽绒服,脚下踩着齐膝皮靴的女人走到我的跟前轻声问我。女人30岁上下,正是蜜桃成熟时。与外边的那些青春们不一样,她给我一种成熟的美感。

  “请坐,来一杯卡布奇诺。”我起身替女人拉开座椅,然后对不远处的侍应生打了个响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