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68章 不欢而散的满月酒
  也不知道我最后是怎么回的酒店,怎么进的房间。总之等我从浑浑噩噩当中醒过神来,就已经躺在客房的床上了。床头的桌子上还放了一大杯凉白开,看起来送我回来的是个挺细心的人。起身把水喝掉,走到镜子跟前看了看自己有些浮肿的脸,我摇了摇头走进了卫生间。好生的冲了个澡之后,我才觉得好受了一些。将换下来的那些满是酒味的衣裳团成一团塞进了旅行包,我看了看时间,距离开车还有两个小时。

  “昨天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真的不会喝酒。柜子里有一套化妆品,是那些从酒吧获救的同志们凑钱买给你女朋友的。走的时候记得带上,是大家的一番心意。”收拾好行装,我正准备出门打车前往火车站的时候,邓艾的电话打了进来。她要是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柜子里放着一套化妆品。

  “跟大家说声谢谢,下次有机会我请大家吃饭。或者以后你们有机会去我那里,提前给我打电话,全程我招待。”拿起柜子里的化妆品礼盒,我对电话那头的邓艾说道。

  “那是肯定的,一路顺风。”邓艾在电话里笑了笑说道。

  “我特么要投诉,吃了这么多年的旺旺,我的运气也没见旺起来。广告里不是说吃旺旺,就一定会旺么?我要告他们虚假广告...”办好了退房的手续,在门口等候的士的时候,就见隔壁超市的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声。一个男人在那里手舞足蹈的嚷嚷着。

  “别扯了,赶紧回去吧。我还吃了这么多年的老婆饼呢,还不是一直单着?”有人在一旁劝着那人。

  “就是,大韩航空的广告还说:大韩航空,一切由您呢!你上飞机试试非礼一下空姐,看看人家逮你不?你这也是实在混不下去了,可算让你找着一个索赔的理由了对吧。”有人在一旁笑着说道。

  “先生,您的出租车到了。”站在我身旁的迎宾妹子这时提醒了我一句。

  “谢谢!”我对人家道了声谢,然后坐进了车里。

  等我回到家,已经是下午4点来钟了。顾翩翩还在学校没有下班,而颜品茗则是茶庄忙碌着自己的生意也没有回来。将脏衣服扔进了洗衣机,我窝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如今虽然说政策允许生二胎了,可是已经形成的习惯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因为政策不同就会得到改变。加上如今养孩子成本着实不低,所以大多的家庭,还是会选择只生一个孩子。打孩子出生,主家的亲戚朋友们就要准备红包随份子了。算一算,九天或者满月。然后周岁,十岁。上大学,结婚,孩子再生孩子。如果不受寿命的影响,光这一项就得随出去至少6个份子。

  张道玄结婚的时候,送了隔壁邻居家一份帖子。如今人家添了孙子,自然也会发给他一张。这就叫礼尚往来,当然如今就算你礼不尚,人家办事也是会跟你往来一番的。宴是满月宴,等张道玄两口子到时,席间已经差不多都坐满了人。四下里看了看,张道玄找了一处位于角落的桌子坐了下来。这桌上没几个人,都是婆婆妈妈的,张道玄觉得坐在这里远比跟那些大老爷们儿坐一桌要好得多。因为他媳妇手善,坐别的桌上菜之后抢不过人家。

  *更新最ZC快#=上%vv

  小城这里摆酒,第一道菜一定是全家福。何谓全家福,也就是一些鹌鹑蛋啊,火腿肠啊。鱼丸子肉丸子,还有一些不算新鲜的海鲜切成片摆的盘。其实参加这种酒席,在味觉上会让人感觉所有的酒店都是一个厨子在掌厨。随意吃了两口,张道玄夫妇就停了筷子等待起下一道菜来。

  菜都是预先做好的,只等主家吩咐上菜,那些传菜的服务员就会鱼贯而入,将草草热过一番的菜肴在一刻钟之内给你上齐。等到上鱼丸子的时候,按照老规矩就要放鞭炮。只是现如今不让放炮仗,有讲究一点的就会放一段电子鞭炮。那么在意这些的人,也就算了。不过不管放不放鞭炮,鱼丸子一上桌,就代表了两件事。一是主家要来敬酒谢客,二是酒席已近尾声。一般来说,除了婚宴之外,其他的喜宴大多会在1个小时之内结束。

  “来来,大家都过来合个影。”待到孩子的爷爷奶奶,父母先后敬过酒之后。就该轮到满月酒的重头戏了,主家会招呼客人们过去跟孩子合影。这个时候可不能空着手去,多少得给个百把块钱意思意思。也不知道怎么了,张道玄起身准备过去合影的时候,心里头老有一股子不舒服的感觉。

  轮到张道玄夫妇俩的时候,孩子的奶奶抱着孩子,由爷爷拿着相机进行拍照。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没抱稳,总之当孩子的爷爷按下快门的那一刻,抱着孙子的奶奶手一撒,就把孩子给摔地上了。也得亏地上铺了一层地毯,孩子才没被当场摔死。

  孩子被摔了,最紧张的人当人是孩子的父母了。两人分开客人,抢到被摔闭了气的孩子跟前,抱着他就往医院送。虽然两人嘴里没说什么,可是那怨恨的眼神,却深深地表达了他们对孩子奶奶的不满。

  孩子被摔了,酒宴自然也就不欢而散。等到夜间,张道玄家的门被人敲响了。一开门,却是隔壁邻居。老头儿手里拿着几张照片儿,一脸子的紧张窜进了张道玄的家。

  “怎么了老哥儿?孩子没啥事吧?”张道玄探头出去看了看楼梯道,也没见谁撵这老头儿,完了把门一关问他道。

  “醒了,没啥事儿,观察两天就能出院。老张啊,我知道你平日里喜欢帮人看个面相啥的。你给看看,这照片儿...”邻居老头坐到沙发上,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对他说道。

  照片儿是一张客人跟孩子的合影,合影上一对夫妻外加一个老太太,三人用眼看着孩子露出了不一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