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73章 姨奶奶
  “今天看直播,却看见屏幕里出现了个女人,我是不是看见鬼了?求大神解答!”退出了直播间,陈超靠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能平静。接连抽了两支烟,他决定去论坛上求助。

  “划擦,大半夜的你发这种图真的好么,真的好么?”很快,就有夜猫子来回帖了。不过人家不是来回答陈超问题的,而是来抱怨两句,顺便水点经验。

  “我实话实说,大半夜的看这种图片,比看毛片提神多了。”熬夜上网的人还不少,大家反正是闲着也是闲着,不少人在帖子底下进行着回复。于是,从二楼开始,这个楼就歪了。本来是想问问自己看见的是不是鬼,到后来人家却一致的在那里讨论起最近有什么好看的毛片来。

  “嘿,哥们儿,刚才在一论坛发现一个帖子。你看看,是不是P的?”一个小吧主发现了这个帖子,然后将截图发给了自己的朋友。

  “不像,至少我看不出P的痕迹。我说,大半夜的你给我发这个是什么意思?老子才准备上床搂媳妇...”被截图里那个女人嘴角的一抹笑意给搞得兴致全无,小吧主的朋友大怒着道。有些郁闷的靠坐在椅子上,半晌人眼珠子一转,随手就把贴图给转发了出去。

  “我特么没兴致了,也得多拉几个垫背的。”他心里如是想道。

  “生活不易,去去晦气。”泉哥直播完之后,狠打了几个哆嗦,手提背驮的把自己带出来的家伙什又原样给带了回去。将工具什么的随后放在楼梯道里,打开家门,他嘴里念叨着就往卫生间走去。他决定拿个盆,然后弄点纸钱烧了,学着电视里那样跨一跨。至于家里没纸钱这个事情,他琢磨着随便拿什么纸烧点火凑合凑合算了。

  “行了,该走的过场都走了。洗个澡,看看今天收入了多少。”几分钟后,端着一脸盆灰烬走进厕所,拿水把盆里的纸灰都冲干净后打了个哈欠道。

  “下周的主题该换成啥呢?”一边搓着澡,泉哥心里一边寻思着下周他该拿什么来吸引人们的眼球。偷窥挖坟都干过了,要想超越这两件刺激的事情,还真的不容易。一直到把澡洗完,泉哥心里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

  “算了,下周的事情下周再说吧。”时间已经不早,泉哥打算上线看看自己的户头里又多了多少软妹币之后就睡觉。嘴里叼着烟,手里拿着泡好的方便面走到电脑前头,他伸手就去按开机键。

  “阿嚏!”身上打了个冷颤,泉哥一个喷嚏打出来,将烟灰缸里残余的烟灰喷得到处都是。他抽出纸巾先擦了擦鼻涕,然后又将电脑桌上四散着的烟灰给擦抹了一番。

  “妈蛋,啥钱都不好挣。明天去买感冒药吃去。”泉哥嘴里抱怨着,然后进入了直播平台。点开主播账户那一栏,看着今天不菲的收入,他又觉得开心了起来。就这么半晚上的时间,他的收入已经超过了一般上班族一年的工资。遭点罪就遭点罪吧,谁会跟钱过不去呢?泉哥打了个哈欠,端起泡面呼噜噜地吃了起来。泉哥觉得开心,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女人似乎也很开心。她嘴角始终带着那么一抹笑意,就那么看着眼前的泉哥。偶尔伸出舌头来舔舔自己的嘴唇,似乎在馋着泉哥的方便面。

  “3点半了,再不睡天就亮了。”泉哥吃完泡面,坐那儿歇了一会儿。然后打了个饱嗝起身往卧室里走去道。房子是他租的,为的就是方便直播。他准备等这周忙完,抽个时间回去住两天。

  。看正@*版|!章c节}f上

  “姨奶奶,大奶奶让您去一趟。”泉哥钻进了被窝,不一会儿就发出了震天的鼾声。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似乎是出现在一处大户人家的宅子里。跟电视里不同的是,宅子里的丫鬟们并没有那么好看。个头瘦小,该有的地方没有。并且人人脸上都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站在那里。

  “大奶奶...”身穿着灰色袄子,下身穿一条臃肿棉裙,脚上蹬着一双黑底子绣白边弓鞋的姨奶奶闻言有些畏缩。

  “姨奶奶,是福不是祸,您就去一趟吧。待会大奶奶该训训,该打打,训完了打完了,您不还照样过自己的日子?您别为难小的我,我也就是个传话儿的。”下人见姨奶奶不乐意去,连忙躬身凑到跟前劝说着道。

  泉哥恍惚间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姨奶奶,她身上的那套袄,还有脚上的那双鞋,都让泉哥有一种似成相识的感觉。

  “放心吧,大奶奶不会拿您怎么样的。老爷上回还特别交代过,在这个家里谁敢为难您,就自己滚出这个家。小的琢磨着,大奶奶最多也就是在言语上头刁难您几句,您忍忍也就过去了。等老爷从总督老爷那里回来,不就又能替您做主了么?”见姨奶奶心有余悸的样子,下人急忙又说道。

  妻不如妾,那是在床上。在生活中,妾永远是不如妻的。最起码,吃饭的时候是人家吃着你看着,人家坐着你站着。等大奶奶吃完,这妾才能去吃。反过来,在床上等妾吃完了,或许会轮到大奶奶。眼瞅着自己个儿的汉子整天腻歪在别人的床上,这大奶奶心里不憋火才怪。老爷在家她不敢怎么样,现如今可是老爷不在家的时候。她琢磨着,这回得好好儿教训教训这个贱婢,好叫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尊卑。

  “来了?”等姨奶奶到时,大奶奶正端坐在那里捧着烘笼取着暖。(一种里面放着炭火,可以提在手里取暖的陶罐儿。大小约莫是去了壳的椰子那么大,上头还有一提手。)等姨奶奶进门站定,她这才斜着眼问道。

  “是,大奶奶。”姨奶奶有些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低声答了一句。

  “现如今,咱们家也没个规矩了。一个做妾的,见了正房就这么站着,不知道下跪请安呐?”大奶奶是存心要找这个风骚的妾麻烦,起码在她心里,这个妾是风骚的。要不然,怎么就能勾得老爷一宿宿尽往她屋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