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78章 冥冥注定
  “爸...”泉哥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给他爸打电话。

  “臭小子深更半夜不睡觉,咋地了?”泉哥的父亲打着哈欠问道。

  “我那个事情,柳叔好像没办好...”泉哥拿枕巾把头上脖子上的虚汗擦了擦说道。

  “什么?你又遇到了?儿子别怕,你那边有剪刀么?找出来拿着,把刃口打开。坚持一会儿,我马上就来。”父亲一听儿子的话,急忙起身叮嘱着道。

  “怎么了大半夜的?”迷迷糊糊之中,泉哥的母亲被吵醒了。她睁眼看着一旁正往身上套着衣裳的丈夫问道。

  “没事,单位有点小活儿要我去加个班。待会你把门锁好,今晚我估计是不回来了。”不想让老婆担心,泉哥的父亲对自己的女人撒了个小谎。

  “老柳,真抱歉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出了门,泉哥的父亲骑着电动车就往儿子的出租屋赶去。10来分钟之后他来到了儿子的楼下,看着楼上亮着的灯,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要打这个电话。

  “好好好,我在他这里等你,真的很抱歉吵了你的瞌睡了。”三言两语把来意说明,得到了柳大师的答复之后,泉哥的父亲连声在那里应着。挂了电话,他用手机将儿子的地址给柳大师发了过去。

  “儿子,开门!”将车锁好,泉哥的父亲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楼,轻声敲起门来。

  “爸...快进来!”没敲两下,就看见门打开了。泉哥手里拿着把剪刀,一开门就把自己的父亲拉扯了进去。

  “儿子,这次你的事情似乎玩大了。我刚才给你柳叔打了电话,他马上就到。”进屋之后,泉哥他爸一边打量着儿子的住处,一边问着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他知道儿子在这里租房子住,可这还是他第一次踏进儿子的住处。他寻思着,儿子老大不小了,也该有自己的隐私。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是不会来打扰儿子的生活的。

  “滴答!”正说话间,房里的灯就灭了。然后泉哥家饮水机上的灯,又如同之前那般来回闪烁了起来。

  “爸...她来了!”泉哥的手微微打着颤,咽了口口水对父亲说道。

  “别怕儿子,咱们该赔的礼也赔了,该下的跪也跪了。人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只要你心里不拿她当回事,她就不是个事。”泉哥的父亲伸手握住儿子的手,咬着牙对他说道。说是这么说,可是泉哥的父亲自己心里也是有些忐忑。

  “这件事是我儿子做得不对,可你老这么缠着他又有什么用呢?你把你的条件开出来,能够帮你实现的,我们父子绝不含糊。”从泉哥手里接过剪刀,他的父亲站起身来挡在儿子身前四顾着说道。

  “姨奶奶,你就开个口,服个软吧。”接下来,泉哥父子的眼前就出现了这么一幕。跟做梦时不一样,此时的泉哥觉得自己的被困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爸...”他喊了父亲一声。

  “别怕儿子,她不敢拿咱们怎么样。有老子陪着你,你怕什么。忘了小时候,你个怂货被同学欺负的事情了?哪一次不是你老子我去找人家家长为你出头。这次也一样,我是你爸,有事就要挡在你前头。”泉哥的父亲想摸摸儿子的头,自己的胳膊却是难以抬起半分。他看着眼前那个被不停抽打着的女人,嘴里轻声安抚着儿子道。

  “哼哼哼!”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姨奶奶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人发出一阵冷笑。她挣脱了绑在身上的绳子,一抬手掐住了正趾高气昂报着数的小丫鬟的脖子。冷笑声中传来咔擦一声脆响,小丫鬟被她扭断了脖子。

  “好多年了,我终于重见天日,真的要谢谢你了。”姨奶奶随手将小丫鬟的尸体抛到一边,双臂一挥将那两个下人抽打得昏死过去。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泉哥说道。

  “怎么没动响了?接着打。没用的东西,才抽了几十鞭就没力气了?老爷家的粮食,喂了狗都比喂你们强。”正房内传来了大奶奶的声音,说话间,她手里提着烘笼走了出来。

  “你...”大奶奶还想再训斥几句,却被眼前的状况给吓得把话咽了回去。贴身的小丫鬟死了,那两个下人则是摔得老远生死不知。她手里的烘笼啪啷一声掉地上摔粉碎,里边的炭火飞溅得到处都是。

  H《S永久!S免$费B看Oo小m$说Y*

  “恶妇,拿命来!”姨奶奶冲上前去,掐住了大奶奶的脖子,张嘴就咬了下去。一块块的血肉被她撕啃下来,然后大口咀嚼着咽进了肚子。少时,大奶奶的半张脸和半边脖子,就被啃了个白骨森森。

  “心里有恨,却偏偏已经找不到仇人。梦,终究只是你的梦。就算你把它编织得再真实,也是虚幻的。冤有头,债有主,你拿他两个普通人出气,也算不得什么好汉。”泉哥看着眼前血腥的一幕,就觉得喉咙里传来一阵呕吐感。正在此时,一个不急不缓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话音未落,他却是已经恢复了正常。

  “老柳!”

  “柳叔!”

  父子两人回头看去,纷纷欣喜的跟来人招呼着。

  “冥冥之中已有注定,冤有头债有主,说得好。我找不到恶人,却是遇上了她的后人。当年她将我鞭挞致死,又瞒着老爷请了道人将我封入薄棺。却是不想她的后人,今日却是亲手将我放了出来。我没杀他已是开恩,我只想让他们知道,她们的先祖当初都干了些什么。”姨奶奶的环境被柳大师打破,她有些歇斯底里的在那里厉声说道。

  “二三百年了,他们的家道早已经中落。而且我想,现如今就算是他们,恐怕也不会再记得当初自己的祖上曾经阔过。祖上的错,也轮不到后人来偿还,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柳大师踏前一步对这姨奶奶说道。

  “你的苦,你的怨,该你的,欠你的,总会有人来偿还。奈河千尺浪,苦海万重波。若免生死轮回路,众生虔诚念弥陀...”柳大师趁着说话的档口,出其不意地一把拿住了姨奶奶的腕子,然后双目凝视着她高声念起了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