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80章 意欲何为
  “或许我可以帮上点小忙。”我认为想要柳中元的伤势能够彻底稳定下来,首先就要把他体内的毒素给清除掉。至于失血过多,只要人还没死,无非是多输点血罢了。而我的道力,正好可以清除掉喜蛛残留在柳中元体内的那一丝毒素。

  “先吃早餐,葱油饼沾牛杂汤。天儿冷,吃了暖和。”正说话间,就见那个去买早餐的小黄回来了。他手里提着一袋葱油饼,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牛杂汤呲牙咧嘴的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将早餐往桌上一放,然后立马儿将手捏在了耳朵上不停地搓着。汤是刚开锅的,盛在碗里很烫手。

  “吃了早餐再说吧,也不急于这一会儿。”中山装端起一碗满是红油的牛杂汤,又拿筷子穿了两个香气扑鼻的葱油饼递到我手上说道。

  “放一会儿没事,我这儿要不了多大会儿工夫。”我接过人家递来的食物,放回桌上后说道。

  “我们还是回避一下吧,待会好了你喊我们。”见我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拿住了柳中元的腕子。中山装对小黄使了个眼色,然后说着话就准备避让一下。虽说是同事,可是各人有着各人的不传之秘。人家施展本事,自己却在一旁看着,中山装觉得这样有些不合适。

  “不用不用,没有多复杂。”我连忙摆手对他们说道。见我不介意,他们也就留在了屋子里。一股道力顺着柳中元的脉门就输进了他的体内,道力所过之处,我察觉到那股子毒素正在悄无声息的朝着他的心脏部位侵蚀着。一旦让这些毒素侵蚀到心脏,等着柳中元的就是死路一条。

  “怎么样?”小黄见我半眯着眼睛坐在那里,也没见个什么动静,心里一时沉不住气问了一句。一句话才出口,就被中山装给瞪了一眼。

  “小问题。”我嘴里搭着话,将那股子道力给收了回来。摸清楚了毒素的动向,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这一次我运足了三分的道力,顺着柳中元的经络就向那些潜伏着的毒素压迫了过去。一路上摧枯拉朽着,将毒素逼迫到了柳中元的右臂上。

  “有火罐么?去拿一个来。”看着柳中元右臂上鼓起的一个乌包,我用道力团团将里边的毒素包裹住问道。小黄闻言立马转身朝门外走去,这里是天组九江分部的办事处,有自己的医护人员。类似于拔毒的火罐还有缝人肉的针线,都是常备的东西。

  “我待会把这个包扎破,你就用火罐将余毒都拔掉就行了。剩下的外伤和输血的工作,就交给你们这些医护人员了。”小黄很快就带着两个医护人员走了进来,我看了看他们托盘里放着的工具,从里边拿出一根银针说道。

  “好!”医护人员对视了一眼,然后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噗!”我一针下去,柳中元胳膊上的那个乌包就如同一个气球被扎漏了一般,发出噗的一声。随后一股子墨绿色的汁液顺着扎破的小孔喷出了一尺多高。我一抄手,用道力将那些毒液裹住。两个医护人员也很麻利的点燃了火罐里的酒精,啪一声将火罐罩到了柳中元的胳膊上。随着火罐里的空气被火焰燃烧殆尽,几近真空的火罐开始产生一股子强大的吸引力,将柳中元包里的毒液不停往外拔着。

  “残余的一点毒液,吊上几天的水就没事了。现在,我们吃早餐。”我走到门外,将裹着掌心的那团毒液用道力蒸发掉。又问人家要了消毒液洗了洗手,这才走回屋里说道。

  “小凡兄弟,你刚才说你知道是什么东西伤了中元?敢问一句,到底是什么东西?”等我吃饱喝足,中山装将我领到办公室递了一支烟过来开口问道。

  “那种东西,平常人是遇不上的。这次老柳的运气好也不好,不好的是他遇上了那东西,好的是他从那东西手底下捡回了一条命。喜蛛,听说过么?”我点燃了香烟吸了一口对中山装说道。

  “喜蛛?传说中鬼王钟馗手下五福将之一的那位?”人家闻言有些不可置信。

  “大约应该就是他了。”见中山装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我耸耸肩膀对他笑道。信与不信,人的确就是被喜蛛伤的。至于喜蛛为什么会来这里,这个问题正是我想弄明白的。

  “中元他,应该是没事的吧?”多年的同事,中山装最关心的,就是这个老搭档的伤情。稍微顿了顿,他轻声又问了我一遍。

  “就把他当普通的外伤来治就行,休养个把月,好好儿补补身子,应该可以康复了。”我对中山装微笑了笑很肯定的再度给了他答复。

  “这次真是多谢你了,要不然老柳他...”人家闻言这才彻底的安心了,对我拱拱手,真情实意的表示着感谢道。

  “有个事情要对你说一下,就是最近我们的人出外执行任务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不管你信不信,四福将出现的地方,总归是不那么太平。我这次来也不仅仅只是为了老柳这件事,我要查明喜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或许在这个过程中,我还会需要你们的帮助。”我将手里的烟蒂摁灭,然后郑重其事的对中山装说道。喜蛛他们出现的地方,随之而来的都会是钟馗麾下最有战斗力的精锐阴兵。他来这里,他的那些儿郎们肯定也在这里。这件事,我觉得应该对沈从良汇报一下。毕竟真要有事,靠我一个人是无能为力的。

  “那个自然,有任何的需要,只要我们能帮上忙的,你尽管开口。”我救了柳中元,人家对我的态度自然是客客气气。听我这么说,中山装想都没想就把事情给答应了下来。

  “老沈,这次的事情可能有点大了。”跟中山装交流了一番,我找了个借口走出门外给沈从良打了个电话。

  “有多大?”沈从良闻言问道。

  )最%E新章r¤节Z上}

  “还记得以前,你带着天组帮我堵阴兵那事么?我觉得这次要么没事,要是有事,就会比那次的事情还要大。我决定暂时留在九江这边,我家里,还要麻烦你安排内勤多照应着一点。”我前后看了看,然后压低了声音对沈从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