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81章 石钟山 (为冬冬旗大力丸加更5)
  “妾身,多谢将军搭救。”那边厢我琢磨着喜蛛来九江的目的,这边厢喜蛛已经把那位姨奶奶给带回了军营。才一进帐,人家就对着化作一个独臂将军的喜蛛盈盈下拜着道。

  “起身说话,本将军问你,姓氏名谁?”喜蛛接过了亲兵递来的茶水,喝了一口过后问身前跪拜的女鬼道。

  “妾身娘家姓陈,夫家曲。将军可唤妾身曲陈氏。”女鬼起身对座上的喜蛛福了一福说道。

  “曲陈氏,你今后有何打算?”喜蛛见眼前这妇人倒也有几分姿色,心里动了念头想收了人家做个贴身侍女什么的。可是一琢磨,自己堂堂一上将,位高权重。若是这么开口让人家留下,那跟强抢民女有什么分别。脸面,喜蛛还是要的。

  “妾身的性命是将军救的,如果将军不嫌弃妾身薄柳之姿,妾身愿意随侍左右,为将军铺床叠被以报将军救命之恩。”曲陈氏心里早有了打算,这进了阴间,自己人生地不熟的该去哪儿呢?自己也没有个正经的身份,万一被差人抓住了,那不是又要受尽欺凌?做人时被人欺负到死,做鬼她可不想再重蹈覆辙。一番思量之后,她觉得眼前这个将军是一条粗大腿。如果能得了他的欢心,今后自己的日子应该好过得多吧。

  “大王有令在先,军中不许夹带女眷...唉,看你孤苦伶仃也怪可怜的。不如你白天扮作本将的亲兵随侍左右,夜间再入本将营帐铺床叠被可好?待到他日大王事成,本将地位势必也会水涨船高,届时少不了允你一个身份。”喜蛛闻言心中大悦,起身挑着眼前这妇人的下巴温言说道。

  “但凭将军吩咐便是。”妇人欲拒还迎地侧过脸去说道。那兰花指,还轻贴在腮边,做那娇羞状。如此这般,当时就勾得喜蛛心头一阵荡漾。

  “来人,为夫人准备一身衣裳。”喜蛛大喜之下,对左右亲兵们一摆手说道。这眨巴眼儿工夫,他已然称妇人为夫人了。当然这只是个称呼而已,有朝一日钟馗黄袍加身,这大妇的位置还指不定是谁的呢。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来跟有从龙之功的喜蛛攀亲。

  “喏!”一众亲兵眉开眼笑的齐声应道。见得喜蛛如此威风,曲陈氏也就愈发的坚定下心思要跟着喜蛛了。如此位高权重,威风凛凛的男人,有几个女人能把持得住。

  “刚刚接到上级的命令,九江组在你离开之前,统一归你调度。”跟沈从良打完电话没多久,中山装就找到了我对我说道。我没想到沈从良这么快就把这边的担子压到了我的肩上,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这里有个风吹草动,我可以名正言顺的调配力量进行应对了。

  “是不是这边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啊?还有,刚才忘了问你,为什么是四福将而不是五福将?”顿了顿,中山装轻声问了我一句。

  “到底有没有事情,我也不敢保证。至于为什么是四福将而不是传说中的五福将,因为死了一个福将。”我竖起一根手指对中山装笑道。说完,我迈步向办公室里走去。我要抓紧时间,尽快地将本地的地形都装进脑子里。

  “死了一个福将?福将也会死?”中山装看着我的背影,站在原地自言自语着。

  “各位游客大家好,这里就是当年东吴的大都督周瑜练兵的地方了。相信大家都知道,当年赤壁之战时,曹操曾经说过一句话:攻下赤壁,拿下柴桑。其中赤壁在湖北,而柴桑,就是大家现在所处的这个城市了。这两处要冲要是被拿下,接下来东吴的属地可谓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凭借曹军骑兵的能力,踏平整个东吴也只在旦夕之间......”我骑着电动车,以天组九江分部为中心逐渐向外摸索着地形。一群游客正在那里听着导游讲古。

  “赤壁之战,周公瑾一把大火烧了曹军八十万人马。当然八十万这个数字肯定是有水份的。过去打仗,五万人马加上民夫,就能号称二十万大军了...那一把火,烧掉了不下于数万条性命......”身后,导游的声音隐约传来。

  “那不是一仗下来,这块儿就多了几万个鬼了?”有一游客搂着妹子问导游道。导游闻言不悦地看了看那货,没有搭理他。而这货的这句话传到我的耳朵里,却似乎提醒了我。难道喜蛛此行,是来抓壮丁的?我心里如此琢磨着。上一回,他们是在地府偏远地区收纳众鬼补充行伍。可是最后却被双王给破坏掉了。难不成这一回他们改变了策略...?我将电动车停到一旁,回头看着那群游客若有所思。

  看n正版XL章◇节◇上}

  “咱们这儿,哪一处古战场最为有名?”驱车回到了办公地点,我走进办公室问中山装道。

  “古战场?石钟山吧,据我所知从三国赤壁之战,到元末朱元璋陈友谅对决,再到满清曾国藩剿太平天国,再到后来李烈钧讨伐袁世凯,最后解放军渡江,这片儿可是打过不少恶战。怎么了?想去观光一下?”中山装闻言扳着指头对我介绍着,末了开口问了我一句。

  “这样的话,派出三组成员,24小时对石钟山进行监控。一旦发现有什么异常,不管是什么异常,立即向我汇报。”我走到地图前,顺着交通线很快就找到了石钟山的所在。在地图上点了点,我回头对中山装说道。

  “你这是...你是说,那里有可能会有事情发生?”中山装闻言略一琢磨,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他从座位上起身,来到我的身边,看着地图问我道。

  “希望我猜错了,但是眼下,只有防范于未然。真等有事再做准备,一切都晚了。你对他们说,出勤的时候带上家伙。遇到事情不要蛮干,盯住了等待援军是最理智的做法。”我回身走到椅子上坐下,摸出一支烟在指甲盖上来回磕着说道。

  “好,那行动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山装点点头问我。

  “今天!”我叮一声把打火机的翻盖打开,看着窗外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