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87章 相持
  “程小凡!”喜蛛一伸手,从亲兵手中接过一柄弯月形刃口带齿的弯刀一个纵身就对我冲了过来。

  “将军!”众亲兵见状纷纷拔出兵刃就要尾随。

  “回去,守住中军不得妄动。”喜蛛一回头,冲亲兵校尉厉声道。亲兵校尉闻令一抬手,止住了众亲兵们的脚步,随后引领着众兵甲团团将喜蛛的中军大帐围在了当中。

  “喜蛛!”我一个纵身从马背跃下,脚下助跑了两步一举符文剑指着他喝道。

  C%d永久…免,费ma看k@小说I

  “吼!”阴兵们齐齐一声吼,为他们的将军鼓着劲。

  “嘡!”喜蛛居高临下刀如弯月对着我就直劈了下来。我一撩长剑与他手中的兵刃磕碰了一下,借着那股子力道后撤了几步。

  “吼吼!”见自家将军一刀将我逼退,众兵甲齐齐将手中兵刃顿在地上,嘴中连吼两声。

  “哪里都有你这个跗骨之蛆,拿命来!”喜蛛双脚落地,侧举弯刀看着我怒喝一声,随后一猫腰横刀于腰腹急速朝我奔了过来。

  “大人!”跟喜蛛你来我往交锋了数个回合,那几个卫兵才持刀赶到。一见我正与对方大将单挑,他们一整军容就准备上前帮忙。

  “都退下,我家官人不喜人多欺负人少。”顾纤纤将手中绢伞一横,拦住了那几个卫兵,站在那里替我掠着阵道。

  “还是娘子知我。”闻言我一剑将喜蛛逼退几步,回头对顾纤纤笑道。

  “狂妄!”见我与之交锋,居然还敢分心去跟美人儿调情,喜蛛顿时大怒道。

  “嘡嘡嘡!”喜蛛抢步上前,对着我横扫,上撩,下劈,一连砍出三刀来。我脚下往后退了一步,紧接着一个一剑化三清分由上中下三路挡住了他这三刀。三刀之后,喜蛛收刀不前,绕着我开始游走着。这三次硬碰,让他持刀的手臂酸麻不已,手上的力道有些难以为续。而我则是手抚不停发颤的剑身,借机让自己体内有些浮动的道力平稳下来。喜蛛卯足了力气的这三刀,让我俩暂时都陷入了对峙的状态。我们都需要一点时间让各自的气息平稳下来。

  “想当初,我见了你这种存在,连跑都没地方跑。喜蛛,你还在原地踏步,丝毫没有长进啊。”得益于经常默诵和参详父亲给我的经书,我在恢复的速度上,要远胜过喜蛛。就在他尚在绕着我游走,手臂上的酸麻还没有消退的时候,我已经恢复好了。看着他一笑,我抢先对他发起了进攻。一剑化三清,北斗转太虚,正气八方,一连三招打出去,直打得喜蛛毫无还手之力连连后退。见自家将军陷入颓势,那些个本来高声叫嚣着的士兵们也偃旗息鼓了。

  “擂鼓,给将军助威。”还是喜蛛的亲兵校尉跟他贴心,一把推开战鼓旁正愣愣看着场中的士兵,他抢过鼓槌卯足了劲就擂响了战鼓。

  “咚咚咚...”战鼓声震天响起,整个石钟山地界上的花草树木,都随之颤抖了起来。

  “我好像听见了鼓声...”被派出所民警找了个理由留在大雄宝殿内的香客们当中,有人侧耳倾听着道。

  “拉倒吧,你那是肾水不足耳鸣了。”有人学着他的样子听了半天,然后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说道。

  “你才肾水不足,我天天肾宝吃着...”那人一瞪眼回了人家一句,末了,似乎觉得有些不对。

  “各位施主,还请去偏殿歇息片刻。少时本寺会有素斋供应,阿弥陀佛。”寺院的住持在两个沙弥的搀扶下,亲自出面招待起了佛堂中的这些香客们。鼓声,他也听见了。心悸之余,他唯有默诵佛经。祈祷那些不速之客们能被我佛镇住,又或者是能自行离去。

  “快,快,传令前军。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全军奋进,务必不能让贼军跑了。”十八打马狂奔着,一回头冲身边斥候喝道。

  “喏!”斥候闻令一夹马腹绝尘而去。

  “将军有令,前军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全军奋进,务必不能让贼军给跑了。”斥候一路狂奔到前军领军大将的身侧,冲他一拱手高声道。

  “还请回禀将军,某甘兴霸必不负所望。”为首那金冠之上立有锦鸡羽毛数根,腰悬金玲。背背两柄月牙戟,身披虎皮战袍,外罩锁子甲的彪形将领闻言微一拱手道。

  “将军有令,命我等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急往柴桑以御贼军。众军听令,抛下辎重,轻装前行。”待到斥候拨马回转,那大将才振臂高呼道。

  “此人与将军势均力敌,若是长久相持下去,唯恐将军有失。妾有一言,当讲与诸君。成大事者,必不拘小节。这边厢战事已近尾声,将军此行,以收拢兵甲为主,此行目的已经达到。再与人争斗殊为不智。不若诸君各领所部,齐齐将那厮围了,以解将军之危。”曲陈氏坐在帐前,遥望远处跟我打得正欢的喜蛛,微微一皱眉起身来到镇守中军的将领身边微微一福道。

  “夫人所言甚是,只是没有将军军令,我等若是擅自发兵,唯恐将军事后军法从事。”中军大将闻言对曲陈氏一抱拳说道。

  “将军若是迁怒于你等,届时妾自会为将军等直言相劝。”曲陈氏对着眼前大将又是一福道。

  “如此...众军听令。随我前往驰援将军!”中军大将有心不从,可是眼前这位又是将军枕边之人。若是日后她在将军枕边吹那么一股子枕头风.....思量了一下,他心中轻叹一声对左右下令道。

  “喜蛛,你的中军乱了!”见喜蛛中军一阵风起云涌,我双手握剑连连向他逼进着道。

  “混账,谁敢违我军令擅自调动中军人马。”喜蛛闻言一个纵身跃上半空,让过了我的进攻之后回头一看,继而大怒道。

  “将军,是夫人她...”中军大将引军将我团团围住,然后快步跑到喜蛛身前参拜下去道。

  “妇人之见,也罢,尔等围住他。待到前军肃清战场之后,我军再一起撤离。”喜蛛一听这事儿是曲陈氏让干的,佯怒了一句过后对众军挥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