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89章 回家过年
  “此番这几个护卫一路相护,斩首二十级,该他们的功劳,你可不许私吞了。”等到十八麾下的将士清除完敌兵,打扫完战场,我叫过那几个护卫对十八说道。二十级,平均一人能分3个半左右,足够他们往上升一级了吧。送他们入了门,今后的路怎么走,可就全靠他们自己的能耐了。

  “放心,此战杀敌无算,生擒千余人,还有数千个壮丁,我会去抠他们这点功劳?”十八指了指那些正被士兵们押解回营的俘虏和壮丁们说道。

  “那就行,你们几个,就跟着他回去领赏吧。这天儿也快亮了,我也得回去补补觉。完了看看能买到票不,家里还等着我过年呢。对了,回去替我跟我老头儿拜个年。就说我人在外,年三十儿也没给他供奉点什么,回去再补。”我挠挠头,打了个哈欠对十八说道。

  “这是一点儿年货,都是这边的特产。大过年的,你年都是在外地过的,空着手回去总不像话。”整个年初一,我都是在酒店的床上睡过去的。期间酒店方面还为住宿的外地客人免费奉送了一餐自助餐,这让人不由得对这家酒店产生了一定的好感。票是年初三的票,当我离开酒店准备赶往火车站的时候,九江部的同事们纷纷前来送行。

  “爸,今年我可以在家过完十五再上班了。”同事的重伤,让肉圆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万幸的是,同事的胳膊被接回来了。虽然医生说对今后的生活会有一定的影响,可总比做一个不会黯然销魂掌的杨过要好得多。接到了有关部门对于此事的解释,单位的领导索性决定春节期间不留人值班了。并且补偿性的允许肉圆和其他值班的职工,在家过完十五再返回岗位。当然所谓的解释,只有短短一句话,春节期间突发状况,导致贵单位员工无辜受累。虽然只有一句话,可是景区的领导们却是心里有数。因为在我们这块地界上,越是简短的通报,就意味着事情越大。他们不想去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也没有那个资格去查。

  “那行,下午陪老子出去拜年去。”肉圆他爸闻言很是高兴的拍拍儿子的肩膀说道。三年了,今年是肉圆在家过的第一个春节。

  辗转回到家中,已经是初三的傍晚。家里的院门敞开着,隐约间有一股子酒菜的香味传到了门口。我提着行李走了进去,返身把门锁好,推开家门走进去一看,却是满满当当两桌子客人。我乡下的父母,姐姐姐夫们,还有刘建军,艾义勇等人,大家正围坐在客厅里喝着年酒。

  “你回来了,爸爸妈妈昨天来的。”顾翩翩听见门响,回头看见是我,连忙高兴的起身拿起拖鞋帮我换着道。

  “辛苦你们了!家里的年货都办好没有?我这回是半点忙都没有帮上。”我将行李放到一边,将九江同事们送的年货交到她手中问道。

  “哥,一回来就跟嫂子黏糊。年货可是我操心帮你置办的,快快,过来喝一杯。”艾义勇见我跟顾翩翩在门前窃窃私语着,端着酒杯起身就对我招呼了起来。

  “去招呼客人吧,我们俩来收拾就行了。”颜品茗起身走到门口,跟顾翩翩合力提着那一大包年货对我说道。

  “单位有点急事需要处理,包括我的父母,我都只是打了个电话拜的年。这一杯,就祝各位来年财源广进,身体健康了。哦,还有官运亨通,我还忘了老刘你是体制内的人。”我从桌上拿起一瓶酒精含量只有3度的鸡尾酒,用起子起开后给自己满满倒上了一杯说道。我决定以后就喝这个了,比啤酒度数还低。就算我再不能喝,干掉它几瓶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就知道哥会喝这个,我给你准备了几十瓶呢,应该够你春节招待客人了。”艾义勇见我做出一副豪爽状干了杯,揉揉鼻子在一旁笑道。

  “坐下吃菜,待会儿我敬你。刚才那杯算是我赔罪了,现在这杯我敬我的父母...”我拍了拍艾义勇的肩膀,然后举杯对父母说道。一圈儿敬下来,我已经是连续干掉了三瓶鸡尾酒。也就是这丫度数低,换了啤酒,我都不见得能灌下去三瓶。艾义勇这货真挺会办事的,我心里琢磨着,随即举杯又跟他碰了一杯。

  “待会拿几个供碗到我房里来,再拿个盆。”一通热闹之后,直到晚上9点,客人们才陆续散去。临走时,各人又在那里把初几去谁家的事情定了下来。等他们走了,我安顿好父母,姐姐姐夫们休息之后,这才对顾翩翩轻声吩咐了一句。

  (O永久l}免费hT看,{小说

  “老头儿,本应该年三十供供你的。你看这事儿儿子给办的,今天都年初三了。你别怪我,儿子陪你喝一杯。”我拧开一瓶白的,拿了个小酒杯斟满后摆放在养父的遗像跟前对他说道。

  “你这小子,以前没这么矫情的。”过了片刻,眼瞅着酒杯被人端起来,然后父亲跟丽姨娘联袂出现在我的眼前。父亲一口将酒喝下去,拿起筷子尝了尝供碗里的菜,这才抹抹嘴对我笑道。

  “这事儿一多吧,做儿子的就有些想你了。”我起身让父亲跟丽姨娘两人坐下,完了转身拿了瓶鸡尾酒开开,给丽姨娘斟了一杯说道。

  “压力太大,你就出门走走,散散心也好。你父亲在下边,最担心的就是你了。整天念叨着,不知道你过得如不如意。这些个话,他不喜欢当着你的面说,可是隔三差五的,就会在我的面前说上一遍。”丽姨娘举杯,用袖口遮挡住脸面,将酒水一饮而尽道。

  “废话,他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是老子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不是。我不担心他,还能担心谁呢。你小子,就是个不让人省心的货。”父亲一瞪眼,瞅着我说道。说着说着,拉住我的手,使劲揉了揉我的头发。一如往常那般,将我的头发揉的如同鸡窝一般方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