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91章 凶悍的母女
  远远听着女人嘴里蹦出的这句话,我隐隐就觉得怕是要出事。要说掌控家里的经济,男人能忍。对他父母不好,顶多做儿子的多回去陪陪老人做做补偿也就是了。可这特么帮别人养孩子,还一养就是20多年。这事儿除了没有生育能力的人之外,谁特么能忍?

  果不其然,闻言那中年人没有再同女孩儿纠缠,撇下她直奔见势不妙想要闪躲的半老徐娘而去。家里的老父亲紧赶了两步没赶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挥舞着拳头就朝儿媳妇揍去。脚下一软,当时就瘫坐在地上泣不成声起来。丑事,劈叉劈腿头上染绿在老辈人的眼中绝对是一桩丑事。老人家不想闹得全村儿都知道,更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把那个女人打出个好歹来。他不想儿子因为这个女人去坐牢。

  “你这个表子。”男人一拳头砸在女人的脸颊上骂道。

  “你真是瞎了眼,陪你睡了20多年你才看出来我是干嘛的。”女人脸上挨了一拳,反手在男人的脸上挠出几道血印子来说道。

  “首:发%u

  “老子真是瞎了眼...”男人跟女人撕扯在一起。

  “你可知足吧,几百万个干老娘这行当的,也没见谁单着。到最后,不都是嫁给你这种没有眼力见儿的人了么。本来老娘念在夫妻一场,准备把年过完了才跟你提出分手的。既然今天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娘,老娘也就豁出去了。他从牢里出来了,要我跟孩子跟他过。你老老实实答应了,再给老娘个几十万青春补偿金,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要不然把他惹毛了,你缺手缺脚算是轻的。”女人气喘吁吁的撕扯着男人的头发,朝他脸上啐了一口说道。

  “老子给别人养了孩子,你特么还有脸问老子要青春补偿金?老子不管你要抚养费和精神损失费就算不错了。要钱没有,要命老子有一条。还有,想让老子签字离婚,除了这些年老子给你的之外,房子车子一概与你无关,你净身出户。”男人一把薅住了女人的头发,将她摔倒在地骑在她身上朝脸猛扇着道。

  “人把脸不要了,就什么都不在乎了。”父亲摇摇头,转身走回了屋里。他不想站在门口,让老邻居觉得脸上难堪。

  “你敢打我妈?”缓过劲来的女孩儿从地上爬起来,随手捡起了一块砖头就朝男人的后脑勺拍去。此时此刻,她浑然已经忘了,这个男人养活了她20多年。

  “砰!”一声,砖头碎了,男人晃了晃,捂住后脑勺就那么倒了下去。

  “呸...”女孩儿扶着她妈从地上起身,朝昏迷过去的男人啐了一口。

  “你个老不死的,等你儿子醒了,最好让他写一份协议书给我,不然老娘让人弄死你。”用脚拨拉了几下躺在地上的男人,见他没什么动静,女人心里有些发慌。拉扯着自己的女儿,两人就准备离开这里。走之前,她还不忘威胁老人家几句。

  “你别走,你不能走,我的儿子死活不知,你们不能这么走了。”老人家看着昏死在地上的儿子,一伸手拉住了女人的裤腿。

  “松手,老东西再不松手我现在就弄死你...”女人挣扎了几下没挣脱,伙同自己的女儿就准备对老人家动粗。

  “你特么能弄死谁呢,除了体内的精.子,你说你特么还能弄死谁?”我左右看了看,然后拿起了门前一只被父亲穿破了的胶鞋,一抖手运了半分道力砸到了女人的头上问她道。

  “可惜了这只破胶鞋,怎么就用来砸你这只破鞋了。谁都不准走,先把人送医院。”我实在是忍不住,暂时选择性的忘却了少管闲事这一说。走到那母女俩的跟前,我伸手将老人家从地上拉起来说道。

  “我打电话报警,老人家你先去看看人怎么样了。”我挡在那对母女的身前,然后对六神无主的老人家说道。

  “哦哦!”老人家连声应着,迈步就往儿子身边跑去。

  “那个啥,这里有人涉嫌故意伤害。人有没有事情我不知道,我现在把凶手拦住了,你们赶紧过来。对了,带一辆救护车,伤者后脑勺被板砖给拍了。”我伸手拿出手机,径直就拨打了110。留下地址之后,我又嘱咐了人家几句。

  “你就多管闲事吧,别忘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女人想走,却被我拉住了胳膊。她见走脱不得,抬头咬牙看着我的家说道。

  “别说我吓唬你,你最好别有这种心思,信不信我能送你进去,就能让你出不来?我特么真想让你这种渣子体会一下什么叫做强权,可是你不配。知道不?就你们这种男盗女昌的队伍,对这个社会的贡献连它都比不上。”我指了指村头那条狗,然后戳了戳女人的脑门儿说道。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也没有听见警笛声。万幸的是,老人家的儿子没有被那一板砖给拍死。不过看起来似乎有些脑震荡的症状,他开始呕吐了。

  “我说,你们还能不能成了?”我又给110打了一个电话。

  “伤者出现了呕吐的情况,救护车再不来,可真要出人命了。”完了我在电话里强调了一句。

  “半个小时以前就出警了,可能是路上堵着了吧?你别急,我联系他们问问情况。”110的女警还是挺客气,闻言对我解释道。

  也不知道是报警中心的催促起了作用还是怎么样,总之挂断电话后过了10来分钟,一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就先后赶到了现场。

  “人谁打的?”三个警察从车上下来,看着被扶坐在地上的伤者然后问道。

  “喏,这位!”我一使劲,将被我拉住衣服的那妞提溜到身前对警察们说道。

  “你报的警?在这上边签个字。”人家冲我看了看,然后拿出一张登记表来对我说道。

  “程小凡?这名儿怎么这么耳熟来着。”等我签好了字,带队那警察看着报警人姓名那一栏有些纳闷着道。也是我最近低调了许多,要是一直保持着劲头,我相信他们是绝对不会忘了我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