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94章 赦
  “怎么了?奔跑吧大哥开始了,你不是最喜欢看那个的么。”顾翩翩背对着门坐在床上,听见门响也不回头,看样子还在生着闷气。我走过去,挨着她坐下后,一伸手搂住她的肩头说道。妹子看来是真生气了,腰肢一扭,就想把我的手从肩头甩下去。我都厚着脸皮摸进来了,哪里这么容易就被她甩开?手上一使劲,将妹子搂进了怀里。噘起嘴就对她啃了下去。这个时候,行动往往比语言要管用得多。

  “凑流氓...嗯...”妹子还想挣扎,一张嘴却被我的舌头钻了进去。

  “下去喝茶聊天看电视去。”过了刻把钟,一直到把妹子的嘴唇啄成了原色,我才轻搂着她说道。

  “不去!”妹子的眼神明显已经柔和下来,不过嘴里依旧矜持着道。

  “那咱俩继续?”我又噘起嘴凑了过去。

  “还是看电视吧!”妹子眼角闪过一丝笑意,然后轻咳一声起身往楼下走去道。她不敢再继续,因为她以为明显感觉到了我的异样。她害怕自己会引火烧身,有些事情,她只有婚后才会跟我去做。这是她的母亲告诉她的,男人太容易得到,就很容易说放弃。

  “你俩干嘛了?这么快就哄好了?”下得楼来,颜品茗冲我眨巴眨巴眼儿,趁着顾翩翩去洗水果的档口问我。

  “你觉得刻把钟,能够干点什么?”我冲颜品茗挑挑眉毛问道。

  “真心想做点什么,上个厕所的时间都能做。”颜品茗亦对我挑着眉毛说道。

  “......”我咽了口唾沫,端起桌上的茶盏灌了一口无言以对。

  “替喜蛛将军松绑,赐坐!”这边厢我在人间料理着诸般事宜,那边厢喜蛛则是被十八押解到了双王殿。进殿之后,十八正准备呵斥喜蛛让他跪拜双王,却被双王抬手示意罢了。双王坐在座上,看着这个阶下之囚,对视了一眼后缓缓开口道。

  “败军之将,要杀便杀,休想用此小恩小惠来邀买人心。”喜蛛活动了几下被绑得酸麻不已的四肢,然后迈步坐到圆凳上对双王说道。

  “喜蛛将军终究还是我地府的悍将,你看,名册上你依然在册。”双王对视一笑,然后抛下一本名册对喜蛛说道。

  “将军食朕俸禄,却调转枪口与朕为敌,是为不臣。将军在军中多年,军中同僚视将军为袍泽。如今你这个袍泽却对往日的同僚举刀相向,是为不义。将军为了帮钟馗扩充步卒,不惜对那些手无寸铁的众鬼痛下杀手,是为不仁。喜蛛将军,莫非真要日后落个遗臭万年方才称心如愿?”双王齐齐从座上起身,左右站定后俯视着喜蛛道。

  “政见不同,可以商榷。但绝不是发动叛乱,搅乱地府的借口。不知喜蛛将军以为然否?”双王看着阶下不语的喜蛛继续说道。

  “今日钟馗对朕有不满,他叛了。就算他成功了,若干年后也肯定会有人对他不满。人家接着叛,然后地府接着乱。那老百姓们,又何时才能过上个太平的日子呢。从古至今,任何的反贼,都会在自己的头上套上一个正义的光环。如果钟馗真是一心为地府好,那么他现在就应该收手不再与朕作对。他做得到,才证明他是问心无愧。”双王比肩而立,看向殿外缓缓说道。

  “喜蛛将军今日可将朕的这番话说与钟馗知道,何去何从,还望他多加考虑。朕不剿他,非是不能,而是不愿,希望喜蛛将军能够体谅朕的一片苦心。”双王低头看向不语的喜蛛挥手道。

  “你们要放我回去?”听出了双王话里的意思,喜蛛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道。

  “朕要斩你,反手之间。朕只是不想钟馗一错再错,牵连更多的无辜百姓在此事中送命罢了。放你回去,也是向钟馗麾下的将士们表明朕的态度。只要钟馗和众将士愿意放下武器接受招安,朕必既往不咎。”双王缓缓转身,携手走回殿中高位坐下道。

  “来人,送喜蛛将军出殿,传令各关隘不得对喜蛛将军加以阻拦。”双王一拂袖,沉声对左右说道。

  “陛下...”十八见状急了,这花了多大工夫才把这厮给抓住。就这么放了?那之前所做的一切不都成了无用功了么?

  “尔等的军功,朕会一一封赏。此事就这么定了,不必再谏。诸君,散了吧。”双王起身朝殿后走去,少时殿内传来了他们的声音。

  “算你走运,滚吧!”十八深深对着内殿一躬身,然后看着一旁的喜蛛怒道。

  “这次是老子大意了,风水轮流转。下次咱们再遇上,老子必生擒你献给大王。”喜蛛从座上起身,对十八冷哼一声后说道。

  “喜蛛被擒了?混账。传令下去,点齐兵马随孤去救人。”喜蛛被擒的事情,传回了钟馗的帐中。直见他一拍茶几,起身就要披甲。

  “大王不可,我军势弱,大王如此做,怕是正中双王的下怀。大王休急,容臣派出细作打探一番,再做定夺不迟。”军师含烟闻言急忙上前劝谏道。

  “喜蛛跟随孤多年,此番被擒,万一...”钟馗一握拳,咬牙说道。

  4E首发9、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真要有了万一,那也是喜蛛的宿命。大王,不可为了一人,而置自己的雄图霸业而不顾啊。成大事者,不讲小仁小义。还望大王三思。”含烟深躬下去,低声继续谏道。

  “还望军师日后被俘,也能这么豁达才好。”一旁议事的郁垒和神荼二将闻言,齐齐起身看着含烟冷笑道。

  “若是含烟有此一日,必不让大王操心。”含烟起身面对着身前二将摇扇道。

  “都住嘴,你们都没错,错就错在孤如今势弱。含烟,多派细作打探。若有了喜蛛的消息,不管什么时候,第一时间通知孤便是。都退下吧,孤,想静一静!”钟馗抬手止住了部下们的争吵,然后轻挥了挥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