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02章 失踪
  只不过这一次,她来到这个山庄的时候是晚上。夜里的山庄看起来有一些阴森,特别是悬挂在廊内的那些个灯笼,给人一种朦胧而飘忽的感觉。

  “九小姐,您拿好灯笼,老太太在听香楼等着你呢。”一个丫鬟低着头给她递来了一盏灯笼。女孩儿接过灯笼,朝着山庄中央那幢三层高的木楼走去。丫鬟静立在原处恭送着她的离去,等她走出去几米,这才抬起头来。那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只不过此时却是能让人感觉到她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

  “该起床了,七点了。”清晨,等把早餐做好,家里的桌椅板凳什么的都擦抹一遍之后。女孩儿的母亲看了看时间,这才轻轻敲着女儿的房门叫她起床。

  “这孩子,昨儿早早的上了床,怎么还是这么难喊起来。”敲了几遍,没有得到女儿的回应。母亲轻轻旋动了门锁上的把手,推门就走了进去。

  “人呢?”走进屋内一看,床上的被子摊开着,女儿却是不见了。伸手摸了摸被窝,已经是冰冷一片。

  “老头子,女儿啥时候出去的你知道不?”20多岁的人,母亲相信自己的女儿不会无缘无故半夜不睡觉从家溜出去的。难道是临时加班?或者是哪个兔崽子把自家闺女给勾带出去了?对于所有养女儿的父母来说,女儿的男朋友都归属于兔崽子的行列。

  “后半夜吧,我哪儿知道啊!话说这丫头的胆子是越来越肥了,大晚上的就敢偷摸着跑出去。等她回来,我非要训训她不成。”父亲手里拿着刷牙的杯子从厕所探出头来说道。

  “20多岁的人,你训什么训,只要她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我得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哪儿,今天上班不。”母亲白了父亲一眼,伸手从茶几上拿起手机就给拨打了出去。不几秒钟,一阵手机铃声从女儿房内传来。

  “这死丫头,出去连手机都不带?”母亲这回也是恼了,一跺脚埋怨了一句。半夜出去也好,彻夜不归也罢,这些事情可以容后再说。可你首先得让家里能跟你保持联系,知道你在哪儿,跟谁在一起吧?母亲放下电话,决定待会儿打去女儿的单位问问。

  “这身皮肉可真嫩,这皮可以蒙不少灯罩了,这骨打磨打磨,做骨架正好儿。年轻就是好啊,不像老年人,皮松骨脆的。”城中村,低矮的土砖房内。一老妪正伸手抚摸着床上不着片缕的女孩儿的身子。一边摸着,嘴里还一边啧啧有声的感叹道。

  “这身皮肉,要是老头子还在,做出来的灯笼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唉,我去烧水,给你洗刷洗刷。饿你两天,等把污秽都排干净了,再请你去当九小姐。”老妪佝偻着身子往厨房走去道。这是老头子在时留下的规矩,只有将污秽排干净,再把毛孔里的污垢都洗搓干净了。做出来的灯笼才漂亮,才不会有肉腥味掺杂在里头。

  “什么?她没来上班?手机?手机她丢家里了。这个死孩子...谢谢你啊,得空来家玩,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女孩儿的妈妈把电话打到了单位,接电话的是跟女孩儿关系不错的那个同事。得知女儿没有去上班,她妈妈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玩归玩,可是玩到家不回,班不上,这孩子是在作死么?她在心里抱怨着。

  “你干着急有啥用?等晚上吧,晚上要是还不回来,我们就去报警。”见老伴儿在家来回走动着,嘴里嘟嘟囔囔的唠叨个不停,男人把手里的碗往桌上一顿说道。本来闺女半夜溜出去,已经让他这个当爹的心里极为不爽了。眼下自己这婆娘又在耳朵根儿唠叨,更是给他心里火上浇油。

  “你凶我有啥用,有本事你去把闺女给找回来呀。”见男人给自己甩脸子,女人也跳起来了。

  “叨叨,叨叨,除了叨叨你还能有半点儿建设性的意见没有?叨叨能把她给叨叨回来?”男人把筷子往桌上一扔,穿起外套就出了门。他决定去年青人喜欢去的场所找找看,万一找着闺女了呢?

  “麻烦您,见没见过这个女孩儿?”挨家宾馆找着,每到一处,他这个做父亲的都会把钱包里自己跟女儿的合照拿出来问人家。可是得到的答案,却都是一样,没人见过他的女儿。他甚至在怀疑,是不是人家见过,也对他说没见过。如今这样的人有,比如问个路,一部分人会说不知道,一部分人会往相反的方向指。还有一部分,是要收费的,只有少部分人,会很热心的帮你指明道路。极少的一部分人,会带你去。所以要是问路的话,首选交警,然后选择武警的哨兵。不管是消防也好,还是驻军也罢,他们不会骗你。

  中午,男人在街边吃了碗面凑合了一顿。一直这么漫无目标的找着,到了夜色降临,也没有女儿的消息。他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家,倒坐在沙发上昂首看着天花板沉默不语。回家之前,他还在想着,也许女儿已经回来了。可是回到家以后,他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幻想。

  “报警!”发了一会儿呆,男人对呆坐在一旁泪眼婆娑的女人说道。

  )+更Y/新最快上!5R

  “有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这就是报警之后得到的答案。虽然很让人无奈,可是夫妻俩眼下也只有这么无奈下去。因为他们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

  “麻烦您开个门,配合社区做一下人口普查好么?”次日上午,两女一男在城中村走家串户着。他们来到了老妪的家门口,看着这幢岌岌可危的土砖房敲响了那扇老旧的大门。如今这种土砖房,已经很罕见了。他们心里琢磨着,这户人家到底得多穷。

  “就我老婆子一个,有啥可普查的。”半晌,门里才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麻烦您把户口拿出来登记一下好吗?”这是人家的工作,如果不是上头把任务压到了个人,他们也不想这么冷的天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