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04章 有犬巴顿
  “撞门!”连续喊了几声,屋里也没个人答应。许海蓉失去了耐性,后退几步就要让部下们撞门。

  “来了来了,警察也得讲理不是?我这老胳膊老腿的...”正在此时,屋里传来了一个老妪的声音。

  “吱嘎...”老妪把木门打开了,揉了揉眼角的眼屎,她佝偻着身子看着眼前的警察。似乎有些吃惊,他们怎么会到自己这个孤老婆子的家里来。

  “这是搜查令,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许海蓉看了看这个几近家徒四壁的家,然后对眼前这个老妪亮出了搜查令。要不是接到报警说这个人在锅里煮着人,她还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看似颤颤巍巍,一阵风就能吹倒的人物居然能干出那种事情来。

  L看‘正版章节!H上R

  “我不识字儿,我犯啥事儿了?”老妪挡在门口,就是不让许海蓉他们进屋。她提高了音量质问着这几个警察,想要引起同村人的注意。现如今大家对警察的风评不是太好,她想利用人们的这个心理,来替自己解围。

  “犯没犯事儿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一切得证据说了算。你挡在门口也没有,如果你涉嫌阻碍执法的话,我们是有权力拘你的。”许海蓉双手扶住老妪的肩膀,将她往门边推去道。双手扶着你,你想一碰就倒,然后躺地上耍赖,应该也没那么容易了吧。再者说来,自己身后还有一个拿着摄像机做执法记录的同事在全程拍摄呢。许海蓉心里琢磨着,扶住了老妪给同事们腾出了进屋搜查的空当。

  一个堂屋,一间卧室外加一个厨房,这就是这幢土砖屋的结构。房子有个后门,打开后门是一小块菜园子。大约8-9个平方的样子吧,里头的大白菜倒是长得挺水灵的,跟隔壁家那有些蔫吧了的大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警察们分开各自搜查起来,很快,就在卧室里有了发现。

  “队长,这里有一套衣服,还有钱包和身份证。”从床上的褥子底下,警察们找出了几件女性内里的衣裳和一个钱包。钱包里的钱自然是不见了,只剩下一张身份证还有公交卡什么的放在里边。整个屋子就发现这么一套衣裳,至于报警人声称的妹子,则是不见踪影。

  “帮忙查查这个身份证号...”许海蓉接过了身份证,看着上边样貌清秀的妹子给刑侦科打了个电话。不到十分钟,人家就回电话说,这个妹子已经被人报了失踪。这下许海蓉就有理由相信报警人所说的都是真的了。失踪,然后衣服和证件却出现在老妪家里,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

  “人呢?”许海蓉将门关上,然后把老妪带到桌边的长凳上坐下问道。

  “什么人,就我一个孤老婆子...”老妪眨巴着有些浑浊的眼睛在那里装着糊涂。

  “不说是吧,给队里打电话,调警犬过来。”许海蓉也没有跟老妪做那口舌之争,直接就对身边的同事吩咐了一声。打完电话,许海蓉示意同事们控制住这个老妪,自己则是从屋里出来,来到了那块不大的菜园子里抽起了烟。就这么大块地方,人会被藏到哪里去了呢?就算杀人分尸,从接到报警到现在也不过一个小时的时候,她一个老人,不会有那么利索的手脚。况且真要那样的话,屋子里也不会这么干净。不仅没有痕迹,甚至连气味也没有留下。

  “这葱可种得真不如白菜。”许海蓉抽着烟,眼神又从隔壁家的葱上边掠了过去。心里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随后她就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将手里的烟蒂给扔到了一边。

  “来两个人,把菜园子给我挖了。”许海蓉从门后找到了出头和铁锹,对同行的同事们招呼了一声。一个人用锄头刨,一个人用铁锹铲,很快那些白菜就被铲了个一干二净。种菜的泥土很肥沃,肥沃到里边养活了不少筷子粗细的蚯蚓。蚯蚓的身上油腻腻的,正在干警们的脚下成团的扭动着身子,似乎在对他们表达着不满。

  “继续!”许海蓉蹲下身子,拈起一团泥土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起身点了支烟对部下们说道。泥土里有一股子腥臭的味道直冲鼻端,深吸了几口烟后,才勉强把那股子味道给掩盖住。

  一直挖了几尺深,也没有发现个什么。这让许海蓉有一种一拳打空的感觉,难道是自己猜错了?她原本以为,菜地里会掩埋着一些她感兴趣的东西的。例如,尸体什么的。

  “队长,巴顿来了。”打前门传来了警员的喊声,巴顿,是警队里一条金毛警犬的名称。巴顿很老了,今年已经十二岁。虽然它的体力已经大不如前,不过它灵敏的嗅觉还在。

  “过来!”许海蓉起身进屋招呼着,然后拿起了床上的那几件衣裳递到了巴顿的鼻子底下。巴顿吊着舌头绕着许海蓉转悠了两圈,然后伸长了鼻子在衣服上嗅了几下,转身就往后门菜园子小跑了过去。

  “呜~汪!”巴顿绕着菜园子溜达了两圈,然后趴在一个地方冲许海蓉吠了一声。许海蓉知道它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拔腿就朝巴顿那边走了过去。

  “汪!”巴顿等许海蓉过来了,这才起身冲着身下的那块泥土吠了一声。

  “挖!”许海蓉一个挖字出口,就见屋里那老妪起身撞倒一个警察拔腿就要往外跑。

  “啪!”许海蓉拔枪朝天开了一枪,想要制止老妪逃跑的行动。不过人家似乎并没有被枪声吓唬住,脚下的速度反倒是加快了许多。

  “啪!”第二枪,许海蓉一枪打在了老妪的腿肚子上。子弹钻进肉里的那一霎那,老妪踉跄了一下。她觉得自己的腿肚子先是一麻,然后一痒,最后才传来一股子钻心的疼痛。

  “老头子...”倒在地上的老妪,伸手在那里高喊了一声,似乎是想让自己那个死去多年的老头子来救她一般。

  “队长,下边是个地窖。”负责挖掘工作的干警没挖两下,手里的锄头就挖到了一块混泥土的盖板。将盖板掀开,露出了一条石阶。探头朝里边看了看,他看见了半地窖的白菜,还有躺在白菜上的那一个光着的女子。